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缺席者 (阅读2103次)



《缺席者》

就站在我的对面。在枯荣易变的庭院
教我识别花香,星辰,和木窗上
越来越明晰的露水
我快要疯掉了,月光垂直
叶子落了一地



《今夜》

无论怎么改变,我都无法回到树上
做一片简单的树叶。我也根本做不了纵深的溪水,一道
清爽的山坡。今夜,这满山的寂静都是我的
都是我的。这山上的树
树上的风,风中
吹落的树影:松树,桦树,云杉树
都是我的。我想你,你也曾
是我的。



《今夜》

让光来到纸上,遮住暗淡的脸
让石头归位,从粉尘开始
有柔弱的心肠
让名词爱上动词,形容词
在广阔的黑夜里奔跑
遇上植物的香气
让我的乌有之乡烟雾弥漫,纵情起火
剩下的灰烬
自己把自己责难



《即景》

多年后我们又是
另一个样子。离开眼眶的的泪水砸在枕头上。夜晚
多么重,夜晚多么
轻。在床的两侧,去年的柳树生烟
仿佛回不去的梦镜
我爱你,爱你
抱着我的现在,和松开我的将来。


《阳光下》

熔化的钟表,变暖的石头。某一刻
蝴蝶擦动的风声。
当我忍不住回头,溪水在山间卷曲,白云在天空卷曲
我的兄弟姐妹,在野花开败以前
还聚在春天的山坡上
他们热切的朝我招手,唤我灯灯,灯灯
仿佛黄蜂的嗡鸣,在树木间的空地上
越来越清晰


《热爱》

我的热爱肯定来自某条沉船,深海处
看不见的旋涡。清晨,阳光丈量着海面,渔船
向路人出示旗帜。当海风停在出海前
高高的桅杆上
我爱那些在海边弯腰劳作的人们
爱他们胸中汹涌的浪花
爱他们祈福的心,他们手中
鲜活的腥气。



《大悲山》

路上走过携带海水的人,藏着火焰的人
在大悲山,草木尚绿,向上的台阶通往寺庙
我不认识诵经者,我认识
从山上滚落的松果。


《渴望》

消失的湖水变成了人间的泪。我多渴望这一切
不是真的,我多渴望山还是山,房屋还是
房屋,孩子们还在汶川的教室里
发出明亮的读书声
我多渴望我的兄弟姐妹如今健在
都很安全
蟾蜍没有成群结队,披挂着劫后的雨水。


《这一年》

这一年,雪从未下得如此悲烈
远从未如此地奔跑近
大地从未如此地颤栗
这一年,受伤的泥土和坚固的云
从未如此悬空我们祈求的心

这一年,有太多的不幸,像刀
出鞘时
寒冷的光,划过每一双善良的眼睛
有太多的泪水,挤满天堂的窗棂

这一年,草木继续生长,秉承着天意
神在天上,不说话
他已说不出更多的话
他双手合什,仿佛睡着了
仿佛,要愈合一个受伤的尘世。


2008.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