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难忘的2005年 (阅读2867次)





◎冬日访刘十九不遇

不论是在晋代还是元明中期
我们都是含辛茹苦的畜牲




◎天生牛逼难自弃

火车从不肯在郊外
随便的一个地方
停留
我多想在一个不知名的
小站
停下来
随便谋个营生,随便一个人生活,写诗
直到秋香抛开世俗的压力
千里迢迢来看我





◎相逢何必曾相识

五月
听说有槐花香
五月
听说有火车来
想写给
小丽的信
一直
也没有
动笔
清晨下细小的雨水
壮怀激烈
口红涂唇
拿起镜子
笔是颓的
身子骨空啊空
远山是远山





◎沈依依

十二点,我坐下来喝茶,我这个落魄的书生啊
我冒雨打车到红场酒吧
我的小红刚送走几个达官贵人
她说合肥的官人昨都一般模样呢?
肥头大耳朵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

在这个美好的  
夜晚里
星星多得像星期三
女人没有痛经
微风吹动星条旗
你想一个人想得猎猎作响
你的祖国暂时
空有其名





◎悠悠

五月二十二日
我登黄鹤楼
凭空追忆了多年前
你题诗的样子,崔颢
还记得烟波江上那么多的哀愁吗
还记得那次我送孟浩然之广陵吗




◎虞美人

提到春花,你就心酸,鼻音严重的
是福建男人;那晚的行程,刚做了祷告,洗了脸,念了金刚经
规律十分复杂;今晚你扮花旦
长江边上,你预测今晚雨水停歇,江滩上涨
遇了贤明的人,黄鹤楼没有悔恨的意思。





◎松柏记

小朵的花漫不经心
南下的车厢,压抑而潮湿
你看见整片的松柏
列车经过的时候带来呜呜的响声
松柏中坟墓林立
你坐在3号车靠窗的位置静静的想事情
想什么呢
等到那一天也好
坟莹新修,死去的人无所谓悲伤
无所谓生离死别
人生二八九,都是小聚会,你只有一年以上的衰老史
你何曾有过一年以上的哀伤史








2005年1月18日09:25: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