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今天的文艺批评究竟缺少点什么 (阅读1640次)



    我并不大相信体系的存在。就此而言,说中国当前的文艺批评缺少基本的体系,在我看来不是什么坏事。中国人骨子里有着极强的依存心理,体系之类的东西只适于培养人们的惰性。而文艺批评是激流,他在不断的流动中蓄积势力和能量,冲击堤岸,又荡起全新的浪花。这将不可避免地触及到一个深层次的问题,文艺批评的对位与错位问题。正如在史蒂文斯的眼里,田纳西的坛子成为引力的中心一样,对位文艺批评就是要建立并呈现这样一个引力中心。用不着预先证明文艺作品是否都具备这样的引力中心,谁要是较真求证,那他就会陷入蒙娜丽莎微笑的迷惑,因为,你在任何一个角度看她,蒙娜丽莎都是正对着你微笑。但千万别故作聪明说:你的视角就是蒙娜丽莎的视角。只有傻瓜或者自恋狂才会把文艺批评凌驾于作品之上。这里就需要一种对位,如同一把钥匙对应的卡簧,一个密道对应的地宫和出口,甚至一场春雨对应的复苏。那么是什么构成这种对位?换句话说,谁更有资格成为某部作品的文艺批评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似乎有些荒谬,因为,言外之意否定了一大部分人的文艺批评权,或者,昭示着绝大部分的文艺批评可能是无效的文艺批评。当然,这种无效不是靠时间或空间来裁决,而是靠某人来裁决。那个人就是最能洞察作品秘密的人。基于此而建立的文艺批评,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都会让作品和文艺批评相映成辉。
    这样说几乎不能令人信服,因为“相映成辉”作为尺度远不够清晰。事实上,这的确是一个不能够准确界定的标准,但是人们却能感觉到。就像从瓦雷里的文艺批评中感受到象征主义的重要性和波德莱尔的不朽一样,就像从贝克特的文艺批评中看到一个被重新发现的普鲁斯特一样。显然,这样的文艺批评超越了还原美学、接受美学的窠臼,而是在心灵的更高层面建立了感应区间和互为启示的对话。我们今天的文艺批评整体上黯淡无光,这来自于双向的缺失。一方面是伟大作品的缺失,一方面是伟大文艺批评的缺失。其中伟大作品的缺失是文艺批评平庸的根源。平庸的作品必对位平庸的文艺批评。
    相对对位文艺批评,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错位文艺批评。错位文艺批评的特征主要有这样几种,第一种是复述作者。这类文艺批评家大多都缺少个人的审美尺度,他常常把文艺批评写成作品和作者说明书。第二种是转述观念。这类文艺批评家有审美尺度,但遗憾的是不是自己的,而是寻章摘句引来的,你会在文中看到大量的引文,或者某某说,就是很难看到他自己是怎么说。学者们的文艺批评大多可以归为这一类。这一类的文艺批评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八股文,你可以比较,基本是差不多的结构和论说方式。你不能不承认他读了很多书,可是,说来说去还是游离在文本之外,自说自话倒也不算是最差的文艺批评,但是,他深入文本的能力常常肤浅得让人无法忍受。第三种是恶意谩骂、诋毁。这也许是文艺批评中最糟糕的,因为这样的文艺批评很难让人信赖他的诚意和见识。如果文艺批评中掺杂了其他的企图,那文艺批评就不再是文艺批评,而是一种斗争的工具。尽管文艺批评上的争鸣(有时尽管被冠以“商榷”的礼貌之语)向来都是以斗争为模式的,但是谩骂和诋毁终究与发现一部杰作关系不大。那些为个人利益或团体利益而恼羞成怒,或口诛笔伐的人,不管当时言辞多激烈,毕竟不会比一部好作品活得更长久。第四种是夸饰。扪心而问,每个文艺批评家都曾写过言过其实的夸饰文艺批评。也许这其中的原因很难一下分辨清楚,比如屈从权利,笔墨交易,或者碍于情面等等。这是文艺批评错位中最不可以让人接受的,也是相对普遍存在的问题。这类问题一多,文艺批评也就摆脱不掉庸俗的习气,不仅暴露出文艺批评本身的不严肃的,也暴露出文艺批评家人格和尊严的丧失。这也是人们看不起文艺批评家的根本原因。
    一个好的文艺批评家与一部好作品应该是一种情人的关系,他们心有灵犀,彼此互通又依赖。他们不存在谁阐述谁,分析谁,他们是相互打开对方,并取消彼此之间的界限,成为一个再生的有机整体。
                                         2007.9.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