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秋日诗稿 (阅读2693次)



  



      房子埋藏着人的记忆

  

房子埋藏着人的记忆

人的种种

伤心事

不愿再提及——

  

所以房子坚固:

用钢筋、水泥和砖石——

为了承担

那沉默着的,重量

  

           08.11.11

  

  

  

  
  

      房子静默不语

  

房子静默不语。

在市中心的某一栋

居民楼里 ,有时

也像山坡上芳草萋萋的坟堆

  

房子静默不语。

不语,有时也有

暮春

  野蔷薇苍白欲落的气息......

  
              08.11.11

  

  

  

  
  

        卧室的窗户

  

长方形木框上浅绿色的漆

有些斑驳

枣红丝绒窗帘,睡前从不拉上

睡时也习惯性地

保持脸朝向它的姿势——为了

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窗外的蓝天

  

这是我卧室的窗户

七楼之上。街对面是一大片穷人的

自建平房

无数黄昏,无数清晨

我曾凝视过那参次蜿蜒的屋顶

在阳光下,它黑瓦的鳞片会奇妙地

河流般闪耀

  

那时总是很早醒来,仿佛不舍得再睡下去

仿佛我和黎明

有着情人的约会——

曙色初现,天色幽蓝深湛 ,清凉如露。

我常常有人鱼

置身海底的感觉

  

世界沉沉睡着犹如茂草下的土。除了

梧桐树梢的那只鸟儿

那时,我总是在它的叫声中醒来

它稚嫩的嗓音天真而欢快

从不知忧愁......一年年,恍惚

和黎明的天色融为一体

恍惚它的叫声就是黎明的声音

  
           08.11.8

  

  



  
荒废

  

很久没有读书了。

奔忙中的昏沉填满我象庭院长满杂草

有时,静下来是可怕的。

空落落的庭院,许多年都没有什么变化

再过一些年,也许仍是老样子——

  

我仿佛已到了那样的时候:

我似乎习惯了,却依然畏怯,又随它去

——那荒废了的生命、爱、岁月......

  
                  08.10.8

  

  

  
  

     黄昏碎思

  

1.

黄昏不言不语,使你成为一场细雨

  

2.

黄昏属于那些人

属于他们背后长长的、孤单的影子——

沿着乱纷纷的

大街小巷它们回去

(树叶旋转着飘零......)

  

3.

黄昏是一次远行

虽然你靠在窗前,两手交抱

凝视楼下的忙碌街景——

另一个你已悄然前往

一片烟水茫茫的昔日水域

  

.....黄昏是一次醒来

它从你的衣柜深处

默默掏出那些纠结的旧毛线团

  

  

  

  
  

           旧电影

  

浓雾中一座陌生的城

清晨五点的出站口,寒意彻骨

  

一个人走了过来: 高高的额头

宽大的衣服, 两手插兜

  

象从未见过似的,彼此侧脸

打量——然后,微微一笑

  

驱车半小时来到一栋旧房屋

门口有一株已开始落叶的法国梧桐

  

木头的大床吱嘎作响。书桌上

两枝百合隐隐散香

  

......十年后,女主人公再次观看这一幕

自一本泛黄的笔记本里(那时她正清理

  

覆满尘埃的杂物间。一部分将抛入垃圾箱

另一部分,将廉价卖给收废品的小贩)

  

她还翻到了一些诸如“我们往日那非尘世的

爱与美”、诸如“不灭的灵魂”

  

之类的字句......

她胃里泛起一阵轻微的辛酸、嘲谑和厌腻——

  

        

  

  
  

      冬天的构成

  

寒冷,凝成了灰雾

在僵硬的混凝土楼房之间、 道路两侧

流浪汉般,随处躺卧——

枯黄的草地奄奄一息。被截肢的

梧桐用白茫茫的茬口瞪视

十二月末。雪迟迟不降

矮小的冬青树篱蹲坐于尘埃里......

什么构成了冬天?

在画面的一角,最后,你一定不能忘记

那个小小的、皱缩的人影

  










        秋日已深

  

秋天在大叶杨残剩的叶片上

依然灿烂

仿佛是用午后两、三点钟的阳光

锻造而成

  

一只喜鹊喳喳叫着,落在路边的稻田里——

那里沉甸甸的稻子已收割。稻茬

半尺来高。

野芦苇的白花在山坡下

微微地飘

  

这是城郊二十分钟车程的乡下

我刚刚为一只流浪狗,找到遮风

避雨的家——

温暖、安心。

家:它为一切生命所需

  

...... 最难的莫过于心灵的家。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心灵,很可能

终生、无枝可栖——

像孤鹤

  
               08.11.7

  

  

  
  


    每年总有这样的时候

  
在昏昧中度日

犹如在深海里潜行......

偶尔,从谁家窗台上盆栽的菊花

发现秋天来临。秋意已深

  

很多时候

仅仅是活着。不知道为了什么

也无暇去思考

像陀螺, 绕着惯性的圈子

  

越忙碌就越空旷——

每年总有这样的时候

仿佛晾衣绳上,一件

无人认领的旧衣服......

  

不如做那只活一年的草本植物

风霜雨雪,尽情体味季节的变换

不如放下一切背起

简单的行囊,徒步游历壮美的山川

  

每年总有这样的时候

对虚掷的生命感到懊悔——

一事无成,一年已将尽

一事无成,蜡烛已越来越短

  

虽然秋天在窗台盆栽的菊花上金黄灿烂,虽然

我在痛醒的片刻也曾微微拂动了一下——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阻止着我:

恐惧、倦怠、还是致人麻痹的慢性忧郁......

  

我无力,像烧过的煤渣

                   08.11.7







  

当风从梧桐的叶缘吹出......

  

早晨起来

脸总有些苍白

不吃早餐,一边系上外套的最后一枚扣子

一边匆匆赶往上班地点

  

每年总有这样的时候

忙忙碌碌,像傍晚的马路

又似乎空空茫茫

如同,并无列车停靠的站台

  

每年总有这样的时候

荒漠般,在酷日下、恹然欲睡

——就像牲畜忍耐

它们那磨得发亮的重枙

  

但,当风从梧桐的叶缘

吹出最初的黄意

有什么开始醒来 ,在我心里慢慢

凝结出一种尘埃

  

点点落定的静:

它生出天高云淡的旷远,也生出细小

微软的刺——

(一些事,只是不去触及)

  

08.11.1

  

  

  

  

  


  

     柔软的时刻

  

“风吹树叶的声音

也是甜蜜的回忆......”

  

那么多年的岁月在孤独中过去

为什么我的心灵依然会湿润

  

——为了这样的话语?

  

我知道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

我知万物的汁液里流动着,同一个

万古不变的秘密

  

因此我的忧伤不是徒然的。

我的忧伤原有一双

幸福的金色眼瞳——

        2008.10.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