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听听湖水等 (阅读1895次)



事件进入真相


你没力气转身
一直往前走
分不清哪是墙壁哪是镜子
哪是可以触摸的
哪是幻觉
精神的恍惚带来肉体的恍惚
你日渐消瘦,这怎么行呢?
你不出门,这怎么行呢?
你就这样盲目,越来越小
再小下去,真的可以在一枚戒指里居住了

2008.9.12


对称


树冠之上,是积雪的山颠
倒影在附近的湖泊表面

旁边吃草的麋鹿不理会这些
也不理会潜伏的狮子?
它眼睛里的无知
像湿漉漉的草叶

2008.9.22

《诗林》2009.6


只有我了


谁能修理她心理的钟表
它坏了有一段时间
她也知道

谁能不接触她的生理而去修理
只有我了
我曾说服月亮在晚一点的时候照亮她
那时梦境浑浊
然后渐渐地澄澈起来

2008.9.28



把自己看小一点


我劝你去一些景色宽阔的地方
如山颠,或草原
用昆虫的眼睛看看世界,好吗?

2008.9.28


有戏曲唱腔背景的诗歌写作


这是一个嘈杂的空间,有成群的鸽子和鹦鹉。
我文字潦草。要深入的事物太多,却只能浮于表面。
唱腔的一半漂于意识的半空;相形之下
父亲的陶醉状要真实许多。父亲用一只眼睛看,另一只眼睛在场外倾听。想想小时候的父亲瞪大双眼看戏台上变花脸。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混沌。想想六十年代初,父亲还没有结婚,一个人甘于坐在剧院。我仍是一个混沌,或者说是一个在后台迟迟没能上场的演员。(他不结婚我就没机会)父亲好象很有耐心。
如同现在,他晃着脑袋,不知道我的写作已经分神。

2008.8.12


听听湖水


什么时候可以像那些完全放松下来的柳条
静下心来
听听湖水
目前我可能做不到
原因有很多:
没时间,很忙
天气太热,或太冷……
这时猛然想起很多年前
浮在湖面上的一具女尸
后来有两个人划着小船,用钩子将她拖到岸边
然后往岸上拽
看他们很吃力的样子
我以为她已经很轻很轻了呢

2008.10.10



遭到一次埋伏


在过道的拐弯处我遭到一次埋伏
其实
为我设下埋伏的只是一块小小的菱形石头

(一瞬间将“埋伏”这个词加到这块石头身上
是每一个人的条件放射。)可是

当时天空的蓝色像是有一股磁力吸引着我
接着是一只鸽子飞来,让这股磁力有了弹性
像一张弓,越拉越满

一阵景物错乱。我重重摔倒在地上

2008.8.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