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张稀稀又回来了 (阅读2784次)



你又回北京了
朋友们交完钱
从洗浴中心
把你领出来
你给大家开讲
精神病院的生活
家乡鹤岗的轶闻
抑郁症和艺术
南怀瑾和周易
还有你想象中
筹拍的电影
你脸上的白癜风
奇迹般痊愈了
头发却愈演愈烈
像一名潮流青年
顶着三色朋克头
配着黑框眼镜
你很帅,很兴奋
充满想象  
出口成章
你告诉我们
你的艺术成就
是希区柯克
政治理想是丘吉尔
还准备和叶蓓结婚
明年到北京看奥运
要在开幕式现场
听叶蓓演唱奥运主题歌
相信美丽的今夜
你明净的脸上
写满幻觉和冲动
我曾痛下决心
你我一刀两断
此刻却灰飞烟灭
精神病就像生命中的假期
一个重返童年的夏天
你度假归来
带着不成长的大脑
和一颗亢奋的心
令朋友们烦恼又心酸
同时也为你高兴
骨头汤你吃得不多
啤酒只给你三瓶
你一边喝一边大声说
鹤岗满街都是偶像
满街都是我的偶像
我今年是群龙无首
木秀于林,亢龙有悔
你们也必然经过
我这一关
饭馆快关门了
你还在自言自语
相信美丽的今夜
相信美丽的今夜
最后向我要一本
签名的《K文件》
我写在扉页
西区柯克
一生平安


暴力倾向

你说我有慧根
也有暴力倾向
你说我们必然
经过你这一关
你是强迫症
你的打火机
一闪一闪


假期

吃了5倍的镇定剂
然后拨通120
抢救人员赶到时
你正好昏迷
三天三夜
就像假期


妄想症

你的精神病
其实已经好了
你的心病了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
15分钟的名人
害了你
为了这15分钟
你变成了混子
变成了古怪的发动机
你接受鲁豫的采访
你答应王小丫的邀请
叶蓓投资10万
筹拍你的DV
大家以为你是妄想症
而你只想得到人民币


张扬和贾樟柯

你打张扬手机
你打贾樟柯手机
几十个电话拨完
你得出结论
贾樟柯不能合作
张扬是个大傻逼


你的剧本

你着了魔
通知所有人
叶蓓投资10万
拍你的电影
你开始选监制
选场地,找道具
还给朋友们
安排了角色
嘱咐大家
认真阅读剧本
你发来的剧本
只有一句话
“赌徒们三三两两
离开了小酒馆”


精神病也这样

每次在精神病院
被捆起来
你马上就清醒
每次你表弟过来
直接俩耳光
你马上就理智
还画画、写诗
献给表弟
真是出人意料
精神病也欺软怕硬


你的药

这种药,服用后
身体就像被捆绑
在精神病院
大夫强制你
吃它
你看不见绳子
却动不了手脚
你想真他妈
见鬼了



魔鬼

在教堂边上的斜坡
一个人从背后
一把把你
按到地上
说超市规定
偷一罚百
然后翻出你钱包
拿走了你
一个月的工资
啊他就像个魔鬼
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你一边说一边比画
突然张开双臂
学着那个人
向我们扑过来

太闹挺

你不上班
学校每月
发你1200块
你不想要了
别人都涨工资
比你多二百
你说二百块
差不少呐
每月拿这1200
心里太闹挺


你的北京

你抽烟、喝酒
买儿童食品
留时髦的发型
穿流行的衣服
在鹤岗的精神病院
你装得像个好人
回家就动刀动枪
你对一切从不绝望
你只想来北京闲逛


你在平房

前院是果树
后院是菜地
中间的两间平房
是你在做梦
你在吃泡面


我是老师

在鹤岗
有人要打你
你大叫
别碰我
我是清华的
在北京通县
有人要打你
你大叫
别动我
我是老师


在学校

你打了两个学生
一个在课堂
一个在操场
你从美术老师
到后勤员工
最后被校长撵回家
一路耳光响亮
你说小逼崽子
想打老师还
我不了解情况
但直觉很古怪
其中一个
真他妈该打

你表哥

你表哥在湖南
被几十人追杀
从车库楼顶
跳下去
整整昏迷一个月
你还在买婴儿食品
你还在吃泡面
你还在打学生
你还在做白日梦


你爸爸

你爸爸
不再见你
一晃三年
一年365天
三年就是三年多天
你爸就快老了
你一无所知
马上你也要老了


你妈妈

有时你妈妈来
给你生炉子,做饭
有时你妈妈来
听到你骂,被你赶出去
有时你妈妈来
离开平房,放弃你

你和比尔•盖茨

为了治你的病
父母举债度日
六百块钱
可以生活半年
而你不到两月
就花掉六千
你对花钱
已没有概念
你是比尔•盖茨


你的抑郁症

有三种抑郁症
怯懦型
幻想型
天真型
第一种怕见人
第二种胡思乱想
第三种喜欢儿童
经常会在大街上
蹲下来说话
去拉小朋友的手
你说自己久病成医
你准备用毛泽东思想
治疗精神病


你的微笑

我电脑里
还存着一张
迷迪音乐节上
你的照片
里面的人
酷似裴勇俊
年轻、俊秀
一脸学生气
人群中
多么清晰
你双肩背包
微笑着
望向远处

你这种微笑
永远消失了


你的幻觉汽车

2003年,有一天
你抽完大麻
坐938路回家
在车厢,你看见
一颗流星慢慢坠落
一只小青蛙
跳进了月亮
汽车正行驶在
飘渺云端之上
转眼四年
这辆车还没到站
而你变成了司机


下雨天你不在

我好像从没见过
下雨天时有你在
在月坛南街
在建国门
在望京
在通县北苑
在四惠东
在廊坊
和你在吃串
和你在钱柜
和你去找小宽
和你走在
四惠铁轨沿线
有时星期六
我们等你
咚咚咚地上楼
快递员一样
按响门铃
要么艳阳高照
要么冰天雪地
你背着双肩包
永远像刚刚
从什么地方归来
背包里永远装着
一摞大导演的影碟

分行少年

你俩完事后
这个80后
女偶像说
搞摇滚的做爱
像机关枪
一阵突突
很快就完
你们写诗的
分行
她有点喜欢你
安啦分行少年


你的记录片

你有一部记录片
没有拍完
主角叫孙浩
一个青年画家
他曾被大火烧伤
留下了残损的五官
你要拍他的日常生活
你要拍那场大火

通县明月光

从中午一直喝到半夜
你、我、大高、小宽
喝了多少谁都没有醉
小宽说就像高手过招
我们是说起李白
床前明月光
低头思故乡
才喝到了半夜
才谁都没有醉


这个冬天

你在电影院里
摸她的乳房
她没拒绝
你俩一起沉默
你就那样摸着
看完了电影
结束了这个冬天


有什么不同

和你一起来的同学
有的作曲成名
有的电影获奖
有的买了房子
有的混迹CBD
做了小白领
只有你
带着抑郁症
又回到家乡鹤岗
那时,在通县北苑
八平米的砖房
床上睡仨
地上睡俩
看不出你们
有什么不同


通县一夜

狂躁的黑夜,暴雨滂沱
你们斗殴,你们砸汽车
你们被一群司机追杀
你们被两个民工搭救
你们四散狂奔,天亮之后
忘了开始时你们一共几人


快一点

你跑着听到
背上的人说
快一点
再快一点
慢了我会死
你不知道自己
正在往哪儿跑
只是让自己
快一点
再快一点


鸡蛋什么颜色

你浑身脱光
两桶水从头顶
缓缓浇落
这是封鼻封口
你上身靠墙
屈膝如坐板凳
双臂前伸
脚尖点地
这是发电
在通县拘留所
一切按部就班
你是大学生
你给大哥读报纸
你给大哥讲故事
你给大哥画裸体女人
你给大哥朗诵你的诗
大家说真他妈没劲
来一个黄的
你尴尬地傻笑
羞涩还有害怕
恨不得整个白天
全部禁声静坐
一直等到晚上
大通铺变成肉案子
一个通县小贪官
一个燕郊强奸犯
躺在你两边
你裹在破被子里面
闭上眼睛就是隐者
身体小心轻放
不越边境半步
偶尔大脑一阵短路
拼命想着红烧肉
偶尔值班你站着打盹
偶尔给大哥倒倒尿盆
偶尔提防半夜有人
来砸自己的脑袋
连做梦、撒尿、打呼噜
也有点战战兢兢
你说你惜命
你一直记着封口时
满脸冰凉的水流
一个东北老乡
小声对你说
哥们,挺住
你一只耳朵
当时刚被打聋
是因为你不知道
鸡蛋什么颜色
你说白被打
你说红被打
你说黄被打
你们说啥色儿
就是啥色儿
还是被打
标准答案是
大哥说啥色儿
就是啥色儿

陈丹青和二百万

以前你有过一次
狂想症的前兆
那是为了我
你给陈丹青电话
要借200万
在清华美院
陈丹青是你老师
曾给你的作业
打了200分
你要借200万
你说你一定能还


你低着头

大家在一起
你低着头
若有所思
有人叫张稀稀
你啊一声
其实你什么
都没想

你低着头

大家在一起
你低着头
若有所思
有人叫张稀稀
你啊一声
接着低下头
什么都不想

慈母手中线

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十多年前
你爸告诉你
这就是诗
后来你
这样写诗
我吸食大麻
它们带给我
干净的幻觉
像我洁白的
女朋友



月坛南街

2001年,你刚到北京
在月坛南街路口
我去接你
你挂着耳环
双肩背包
那条新裤子上面
打着流行的补丁
站在路对面
向我招手
我差点唱出来
小小少年
叫张稀稀
没有烦恼
但愿永远这样好
当时艳阳高照
你腼腆地微笑
同一个路口
我还接过
崔恕
张肆
鬼金
阿丝

大高
晶晶
尹丽川
云中羽
临渊
韩歆
水牛
迟宇宙
古尤尤
我接你在中午
接晶晶在傍晚
她说我像个庞然大物


这列火车

你回鹤岗那天
错过了票面车次
下一列等到半夜
你和七个大包
没有座位
没有伙伴
只有火腿肠和泡面
火车快开的时候
你眼圈发红,朝我挥手
还是一个忧郁少年
我想不到你的今天
想不到这列火车
永远带走了你


火车往哪开

我书架上
还放着你的侯麦
和二手玫瑰
人间四季
我一直没看
二手玫瑰
你走后
我再没听过
以前我们一起
听火车往哪开
一起哈哈大笑
火车往哪开

火车往哪开
开得可真快



故乡的云

你唱故乡的云
眼泪掉了下来
大家在喝酒喧哗
没有人看见
你一个人孤单地
飘在故乡的天上


精神病院有一道大铁门

在精神病院
你安静理智
准时吃饭
准时睡觉
排队去领药片
翻看室友的圣经
还与人讨论文学
回家的当晚
你一边骂
一边举起菜刀
赶着老妈和老姨
披着棉被
跑到了大街上


精神病院有一道大铁门

精神病院的铁门里
住着一群诗人
他们妙语连珠
幻想无度
如果每天少吃几片药
伙食做得好一些
里面就像天堂


精神病院有一道大铁门

精神病院的大铁门
分开了我们和他们
我们能想象他们的快乐
他们不了解我们的痛苦


精神病院有一道大铁门

关上铁门的精神病院
铁丝网颤动的修道院
围墙高耸,与世隔绝
晨起锻炼,一日三餐
排队打水排队打饭
排队领取药片
你隐藏在病人中间
看到和外面一样的
黄昏落日,夜空群星


一样飞

一只有精神病的鸟
一样飞得很高很远


你的白夜

不在白天
也不在夜里
你想到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
和成都的“白夜酒吧”
那和你无关
你失眠的夜晚
是忧伤的夜晚
你醒来的世界
是幻觉的白昼


你的禅

我能想象
在精神病院
你低着头的样子  
屁股坐在手上    
眼光木然
那是你的禅



强迫症都是天才

出门的时候
你弯腰穿鞋
右脚伸进鞋洞
这个动作
像跑针的唱片
你竟反反复复
做了10次
伸一下脚
倒一下鞋窠
伸一下脚
倒一下鞋窠
伸一下脚
倒一下鞋窠
……
直到水水提醒
你才成功穿好匡威
系好鞋带
站起来
你的生命继续了


你的程序

你要烦躁
就突然张大嘴
玩命运动下巴
你要生气
就复读机一样骂人
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
还有很多时候
你变成结巴
变成暴徒
变成演说家
变成臆想狂
变成和尚
变成歌迷
变成流行感冒患者
都有点莫名其妙
我们已经很久
没看见
甚至忘了
你高兴
是什么样子
你身体里
运行着
一套新程序
我们不能了解你
你也不清楚自己
程序员是谁
这真他妈废脑筋



传说

你不是传说中的天才
你是传说中的精神病
软弱、疯狂、胡思乱想
拥有特殊的爱好和特长
在没人注意的时候
独自一人,呆坐窗前
像有无限心事,历尽沧桑



混蛋

你一无所有
是个混蛋
但你穿上漂亮的衣裳
还能泡到好看的姑娘



伴你成长

你已年过30
心智不及儿童
容貌仍像少年
白癜风和抑郁症
还将伴你成长
伴你疯狂成长
伴你疯狂成长



热带永远有美好的传说

你手上长不出冻疮
你梦游没有人阻挡
你失去的,都会回来
猴子会扛着香蕉回来
姑娘会坐着飞碟回来
把背包随便扔到沙滩上
热带永远有美好的传说

你的猴子你的精神病
你的姑娘你的白癜风
椰子掉下来,你还有热带
热带永远有美好的传说



找不到的张稀稀

正要放行李
我一转身
张稀稀跑了
月台找不到
出站口找不到
整个火车站
都找不到人
火车就快开了
找不到的张稀稀
变成一枚定时炸弹
埋在了朋友们的生活里



退票

你说北京呆够了
你要回家
我担心你把票丢了
最后我却把你丢了
你天天想着退票
退票退票
退那几百块钱
你能干个JB毛



空手回家

每次坐火车回家
都把行李扔掉
这一次还砸了手机
你恨自己的
电话没人接
也恨行李太沉



天黑了

天黑了
外面很冷
你没有钱
也没有房子
你去哪里
不是你有精神病
是你成心故意
要过一个弃儿的冬季


承受一次自己的什么毛病都会好

你就随便
进一家小饭馆
一个小工厂
告诉老板
你给他干活
不要工资
只要吃住
三个月后给你
一张火车票
涮盘子
搬石头
装水泥
送煤气罐
干完活吃饭
吃完饭干活
那里有
比精神病院的镇定剂
更让你清醒的特效药


你在这一夜

你到火车站退票
你在广场上疯跑
你打朋友电话
说有人斗殴
快来现场
你狂发短信
把认识的人
都当作救命稻草
最后你在麦当劳
砸掉了手机
扔掉了行李
一个人走到大街上
这一夜,风大天冷
你四处求救
没有人管你
我也不管你


魔王与菩萨

你不是魔王
我不是菩萨
我救不了你
也管不了你
我怕你杀了我
也怕我杀了你


玉田民政局

电话回过去
是玉田民政局
应该是张稀稀
到了那里
接电话的人说
张稀稀,没这个人
现在下班了
明天打过来中不
一晚上,我满脑袋
是你流浪的身影
和唐山人唱歌般的口音



你到北京来

你到北京来
家人不知道
你去唐山
你去佳木斯
你去星空漫游
你的家人
也是后来才听说


黑夜里你走在

黑夜里你走在街上
你去麦当劳
你去火车站
你去星空漫游
再也不回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