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巫术的夜晚 (阅读4652次)




         1

他砍掉荆刺,使世界发生了变化
他擦亮火柴,让黑暗中的人们成为火把
火光照亮了那张幽灵般农夫的脸
干燥的劈啪声,就在整个山坳里回响

一些事物从此轰轰烈烈,从高处滚落
但另一些却留下,成为世界的主宰
有人欢呼“从此换了人间”
得胜回家的人们迈着胜利的步伐

仇恨得到了化解,于是金戈化作犁耙
田垅上的落日仿佛一杯美酒
在幸福的醉意中,贫困
要把未来生活的色彩体验

有人说就像蜜,比蜜还要甜
但饥饿的肚子却嚷着提醒:这是甜蜜的谎言



          2

哪怕是甜蜜的谎言,也要相信
因为肉体服从了心灵的指引
芸芸众生皆有如此一信:真理
就是免受更多苦,更轻松地活着

干旱的岁月或许会有甘霖
从头顶浇落——即兴的暴雨却不听
劝阻,把愿望和事实泼得剔透
继续干着损害人的勾当

他们存在,受苦,不过如此而已
一个恶梦曾将数千年捆绑
他们惊愕地坐起,当一束光
打在灵魂幽闭的小窗上

穷苦人把仅剩的希冀都押给他
殉道者则将生命当作礼物作了奉献


          
           3

世界,终于有了改变。一个人的
威名在悄悄树立——
绝对的真理,受压迫者的救星
那赞颂的歌声一再扬起

老人们见过他迷人的举止
和非凡的意志。他挥动手臂
一个方向成为众人的方向
一群乌合之众,走在同一条信仰的途中

他观察星象,关注大地上炊烟的起落
和口腔里,一根水银柱的刻度
为了精心构制自己的塔楼
他把博物馆的古籍翻得烂熟

貌似真理的演讲滔滔不绝
诱人的词藻,挟着制造激情的高度技巧



           4

正像他身上的土气不曾更改
他熟谂这块土地和他的人民
盲目,无知,顺从天命的安排
驯服的皮肤抑制着鼓胀的血脉

夜晚到来时,他需要
做一次游戏——仿佛童心
突然升起,他要从游戏中测试
自我存在的意义

没有对手的孤独发了绿
没有规则的游戏藏着杀机
为了完美他的节目,他动用了谋术
像一名旁观者,把自己藏进一个深洞

直到萎靡的眼睛渐渐蒙上云雾①
不能辨识这精心编织的虚伪



           5

事情闹大了。心灵所受的耻辱
从每个人的脸上得以透露
正直的法律被权力判为非法
陷于巫术的大魔幻家已不能自拔

笔已停止书写,但还是太迟
必须将舌头也一并剪除
一场无形的屠杀在进行中扩展
儿女们像野兽,父辈只好去发疯

只有空气能嗅出空气中的毒素
只有愚昧才体会到愚昧者的好处
石头也会流血的日子
只有亡者,才能免受生的惊恐

田野上的树木缄默地站立着②
像那些受惊吓者竖起了汗毛


         6

田野上的树林缄默地站立
此刻在夏季的太阳下全是干枯的枝条
在那里的一片杨树林里我放声哭泣
因为历史老人又一次上演了它的悲剧

风暴消逝了,天鹅都已飞走
只剩下直直的烟囱独自儿激愤
粗长的手指,戳着白云的脊梁骨
“真主,是一只翩翩的蝴蝶

而不是一只阴鸷的食肉猛禽”
而当醇正的天空渐渐升高
挥之不去的怯懦也就日益突出
一提起忠诚,人们就心惊胆颤

心惊胆颤仿佛恶梦缠身
当生者成为死者的墓地



         7

世界由来已久,太阳红彤彤
光线像五线谱一样奇异地
弹跳了几下,一幕戏剧就有了段落
舞台上的优伶被刷进了幕后

或许空气容纳了足够的肺活量
灰尘以掩埋人的名义再次
制造新的荒凉。新的一代
嘟哝着嘴,根本不理睬幸福以外的思想

一个老人缓缓爬上了山冈,他要对你
说一点自已的想法:当人类
积攒了经验收获了教训
能否就此把荒唐阻挡?

有人小声说,历史难免会重演
——但请不要将我列入预言家的行列


            
①  引自威廉·布莱克(1775——1827,英国诗人)《由理生之书》第9 章
② 引自蒂蒙图斯·卡波维兹(1921——,波兰当代诗人)《沉默的一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