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体内的人群 (阅读3859次)



体内的人群

在我的肉体里住着一个狂徒
整个世界曾被当作食物
它吃下了物质性的一部分
他被我的精血滋养,被无数英雄的命运滋养
如今已发福
每日吟诵着“神龟虽寿,犹有尽时……”
他的隔壁,是一个欲望之精灵
每当我精力充沛,他就倏忽醒来:
这里可有灿烂的肉体?

不!不!
我将果敢地判他死刑
(可耻地象唐玄宗在马嵬坡时的心情)
或判他在最遥远的流放中,渐渐枯萎
可他的秉性宛如春风吹又生的野草

一位圣人盘膝在大脑的沟回里
他鹰眼一般的思想——
受苦受难的智慧自然而来
维护着黑夜伤口一般的宁静
他不需要语言这过于含混的东西
他直接感觉我的痛苦
只有在孤独噬心的时候
我才能叩开他的心扉
他大雪一样的吻在我心里燃成火焰
我幸福得泪流如雨
而他叹息着:不要靠近我,我会给你招来灾祸……

一位诗人寄居在我的骨头里
有时是一些诗句,一些动人的谎言
她同我热恋、争吵、离异、又言归于好
我们一同陷入社会这越来越深的秘密
一同陷入一个个孤寂而又高傲的黑夜
一同在一个谎言中迷途而后转身
一同坠入含混的意义的旋涡
一同在语言的矿苗里,提炼露珠一样的世界

我假装不知道:她是以我的骨髓为食
她的亲吻吸进我的整个回忆和希望
她亲抚的手指如痴如醉地嵌入我的骨头
刮尽了我骨头上的肌肉
而这正是我的誓言
我们一同高喊,一同喘息
“我们同生共死,同归于尽”
但我知道:她是永恒的
她同样知道:我有无数条生命

                          2001.3.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