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阿卓务林的诗(诗选刊·6首) (阅读2373次)



◎耳朵里的天堂

那个孤独的哑巴
静静地坐在门前的古松下
一脸的庄重
好像有一道命令
比他的心更固执

他的嘴唇蠕动如蛙
如一只无声地鸣叫的青蛙
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似乎有一打话
在他的脑门挣扎

但他始终不肯打开
话语的城门
似乎有一尊佛
让他宁肯背叛自己
也不敢泄露天机

他那左手捂住右耳的姿势
让我怀疑,他是在用一只手
塞住一只耳朵里的人世
用另一只手
打开另一只耳朵里的天堂
(《诗选刊》2006年第1期、《诗歌月刊》2006年第4期、《格言》2007年第11期转载,《2006中国新诗年鉴》选录。)

◎在低处

在低处,甚至更低处
河水漫过一条金鱼的尾巴
绿色的水草顺流而下
一个骑马而过的民族
花多大的勇气
也找不回曾经的马路

在低处,甚至更低处
男孩的饭碗缺了三个口
空鸣的石磨怒目时间的粮食
一位慈悲为怀的母亲
站了起来
又无奈地坐了下去

在低处,甚至更低处
挖掘机的尖角直刺大地的心脏
丝质的渔网撒向空空的天空
一棵不善言辞的松树突然枯萎
树上的鸟群逆雪而上
飞向属于高山的世界
(《诗选刊》2006年第1期转载)

◎受伤的鱼

月亮抚摸着十月的海滩
一条受伤的鱼,自我疗伤
或者痴痴地等一个人
一条鱼,甚至一张网
它怎么也不会想到
一盏向它洒来光明的灯
把它引向深过深渊的黑夜
(《诗选刊》2007年第3期转载)

◎天空

南高原的天空空空空
空无一丝云
柔嫩的庄稼
渴得要死了

这是六月的南高原
快要着火的天空
我朝它大声喊:
下雨吧

过了四分之三秒
从天空传来一个回音:
对不起
你拨叫的用户
不在服务区……
(发表于《民族文学》2007年第1期,《诗选刊》2007年第3期转载。)

◎内心是空的

房子是空的
除了一个旧了多年的杯子
杯子是空的
除了几片因过夜而萎缩的茶叶
茶叶上过分夸张的齿痕

内心是空的
除了一双呆了多时的眼睛
眼睛是空的
除了眼珠子里往事模糊的凝视
凝视里已经化脓的创伤

一个勤于思考的男人啊
此刻,毫无表情地干坐着
他真是没有什么想法了
(发表于《诗参考》2006年12月总第24期,《诗选刊》2007年第3期转载,《2007年中国最佳诗歌》。)

◎停止

鸟语一声紧似一声,变得难以翻译
花香掩盖大地,天空挂满传统的衣裳
一场春雨悄无声息,来得那么及时
远处野牛的牙齿忍受剧烈的阵痛
近处猎狗的鼻子闻到血腥的清香
有人开始疯了,有人向山上走去
有人在巢穴找见遗失多年的童年
这是一个适合雨水、适合情变的季节
干了的事即将断裂,净了的物即将发霉
趁夜色还不算至浓,我将停止漫长的幻想
停止短暂的回味,然后封锁通往你的幽径
(发表于《诗选刊》2007年第8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