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读评:寻人启事:缺席的在场者——读朱朱诗《楼梯上》 (阅读2441次)



寻人启事:缺席的在场者——读朱朱诗《楼梯上》

印象中,朱朱的这首《楼梯上》被不少人解读过,更被很多人在文章中引用来表达人生的境遇。有人从中读出了场景的隐喻,包括心灵的和俗世的,也有人读出了感觉的诡秘,包含生存的领悟和永生的玄思。

在此,我把这首诗读成一首场景诗,里面有三个并列同时类比的场景。舞台场景的元素包括:时间、地点、人物、人物的行动。

诗的第一句是第一个场景:此刻楼梯上的男人数不胜数。时间:此刻;地点:楼梯上;人物:男人;人物行动:挤满楼梯,数不胜数。

诗歌开篇第一句就点出了“楼梯上”的现状,《楼梯上》同时也是本诗的题目。在这首诗中,“楼梯上”隐喻着一个合法的、公开的展示场景。据我所看到过的一些解读,似乎很少人对这里面着重提到的“男人”提出异议。这里有两种心态,一种是下意识本能地认同了这一个原始场景,另一种心态,就如某位评论者说的:“男人”似乎约定俗成地代表了尘世中无奈地奔走、无法回避选择的芸芸众生。而我的疑问是:为什么“楼梯上”只有“男人”没有“女人”?是“女人”不能上楼梯?还是“女人”不配上楼梯?或不屑上楼梯?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既然“楼梯上”没有女人,那“她们“都跑哪里去了?何故缺席“楼梯上”?

诗的第二句是第二个场景:上楼,黑暗中已有肖邦。第三句是第三个场景:下楼,在人群中孤寂地死亡。这是两个位置相对立的场景,表现在空间上的对立:上-下,隐喻人或物的高品-低格调;行动的对立:成为肖邦-沦为人群,隐喻永生-死亡;人物感受的对立:黑暗中的共鸣-喧闹中的孤独,隐喻知音-对牛弹琴。在这里,正是“肖邦”的典故成为了这首《楼梯上》的诗眼,通过它把诗定位在“觅知音”的基调上了。

事实上,“肖邦”的激情又是为谁而演奏?肖邦与乔治·桑的爱情故事,也很能带给我们深思:他们共同生活的九年是肖邦一生中最重要的艺术创作阶段,他写出传世的音乐作品,乔治·桑给肖邦带来了一个创作上的成熟、智慧和力量的全盛时期。无独有偶,歌德《浮士德》的名句也能带给我们这样一个引领向上的女性形象:一切无常世像/无非是个比方/人生欠缺遗憾/在此得到补偿/无可名状境界/在此已成现实/跟随永恒女性/我等向上、向上。

然而,这些“女性”在“楼梯上”是缺席的,需用一种曲折寻找的目光,才能在男性艺术家的作品背后,找到她们曾经火热的身影,而她们都不现身于”楼梯上”,她们藏身于“黑暗的楼上”或“楼下喧闹的人群”。

因此,《在楼上》于我的阅读感受,更像是一篇“寻人启事”,寻找那些失踪于“楼梯上”的女性,同时也好奇想知道,这些“失真”于“楼梯上”的女性,又是怎样化身为这些“楼梯上”男人的“楼上知音”和“永恒女性”的呢?同时,她们之中的一些人,又是怎样被幻化为恶魔,成为令一个男人惨败或碌碌无为的“红颜祸水”?
2008年8月
附朱朱诗:
《楼梯上》
此刻楼梯上的男人数不胜数
上楼,黑暗中已有肖邦。
下楼,在人群中孤寂地死亡。
199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