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大写意·月 (阅读2028次)



推开窗扇,一大片洁白的月光
      迎面而来
我的指尖,一瞬间感到了清凉。
那薄如竹纸的光毫
犹如秋之羽翼。这秋日的神谕


李白的月光,
这张若虚的月光
在葡萄酒琥珀色的浸润中
灵活地跃动。像一个调皮的精灵

独自静坐。一杯酒一把月光的秋天
这样的夜晚,或赤身裸体,或
宽袍长袖
旧瓶装新酒,或新瓶装旧酒
并不重要。

独坐高楼,自斟自饮
想到一个人的落寞
最冷的月光总是从睫毛深入
然后是发根,是心底彻骨的寒冷。
大碗喝酒啊,大块吃肉啊
一个醉醺醺的文人
用手,独自触摸了夜幕的秋之一角

皓月当空。天空纯净得像一块蓝色的宝石
不是秋夜,哪里有这样的晴空?
不是晴空,哪里看得到苏东坡的月光?
那唱着月光光的女子
在静静的夜晚突然衰老
她的唇边,长满了一个女人红颜褪尽的悲凉

还有那些被逼上梁山的人,在这个夜晚
也被我这一杯酒所关照
一千年前,那些走投无路的汉子
在八百里水泊,曾经就着冰冷的月光畅饮
他们的快意,岂止是因了这浅薄的叛逆?

一样的月光,一样的凉意
曾经照过古人又同样照着我的月光啊
它亲眼看到了多少悲欢离合、壮志泯灭
它用一双冷眼见识过多少王朝更替和世态炎凉
……
我突然感到,这清凉的月光
没准是一个醉酒的老人
面对世事,他醉眼惺忪
我们的痛苦或者欢乐
岂不正是推杯换盏的儿戏?

你方唱罢我登场,你你我我,来来往往
这月光缓缓镀过的人生啊
你因什么而清凉如斯?
你为什么混沌如斯?

不经意间,我在月光朗照的铜镜里
看到了迎风而抖的几茎白发……
本文标签:


本文最近访客
查看最近位访客收起
上一篇|下一篇|返回日志列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