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黄 (阅读2258次)




是的

不会再有第二种
颜色
它只反射太阳
黄色的部分
这种反射
我们常常叫抒情

曾经是帝国
也曾经是无数流民互相吃的陆地
好比法清  好比汪白
和我
我们三个人站在长江和黄河分水的山脊上
我把法清当饭吃了  也许
汪白再把我当饭吃了  也许
我们吃着
同时不忘勃起

历史因勃起而延续
延续到2008年的3月
这个月的麦苗万古长青
和流民的抒情一样  当然
也和它们的祖先一样
都是黄土背景下一片无辜的绿
沿着我的视线
沿着太平洋西岸这片顽固的陆地
海水退潮后裸露的虚弱海滩
滑行
麦苗在北京以南
还沉埋在大地以下

诗人们散开在沉静的黄土上
就叫农民
诗人们聚拢在嚣张的黄土上
就叫贵族
黄土被雪覆盖
黄土上的人民就表露真相

我有三千里的情怀
我是这荒唐帝国的一条并不雅观的拉链
每年我都会从南到北
再从北到南
粗暴地撕开这后妈的肚子
再优雅的缝合
这土地顶着我母亲的名号
卖笑接娼
而我的亲妈
正在很远的亲戚家搓麻

08/3/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