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七月文字 (阅读2128次)



http://blog.tianya.cn/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daibinger



《夏至》

大海即将煮沸。
午夜的水龙头集体罢工
消防战士们解除了装备
刀枪入库,顾不上谁家后院起火
走迷宫的勇士发觉甬道变长,于是半路折回
等待水落石出。
嘎然而止的瀑布,见证了肌肤与凉席的短兵相接
空穴不能来风,索性坐等暴雨倾盆
我有信心与好花相见,流水涤身是迟早的事
那时谁暗中扣动的扳机像是命令
天空迅速交出了闪电,惊雷立马劈开了闸门
鲤鱼跃跃欲试于海面的姿势,比不上水洼在皮肤上闪亮的美
作为回应,我和他整宿都在较量谁的江山更坚固
胜负未定。他策马回营
我留下来照看沼泽上新生的绿色植物

2008-7-6


《碎言碎语:谈诗人的责任感与信仰》

一个优秀的诗人必然是有责任感的诗人,谈论诗歌不需要责任感的那群恰恰是不具备责任感的一群。这种“酸葡萄”式心理的认识与诗歌的必然深入生存和洞察人性无关。诗人的责任感是诗人自身的一种能力与决心,这种能力与决心督促诗人在任何情况下无条件地承担义务。当然它绝非肤浅地指向所谓铁肩担道义式的疗伤或拯救,而仅仅意味着有尊严地、自由地写作,即责任仅是与尊严有关的生存行为。一种有责任感的写作完全出乎诗人内心自然,只能如此,别无选择的个体行为。它源自诗人内心的信念或曰信仰,同时也意味着诗人内心的精神状态,一种深刻的存在维度。
说到信仰,我认为它绝非盲信与狂热的理想,信仰作为一种天然的内心指导,作为写作的基石、根本和重心,在本质上应提升着诗人的整个生存状态。一种对生存和人性造成伤害的信仰其实不是信仰,只是狂热的理想,是激情的冲动。对写作者来说,信仰只是面对写作的精神状态,它在写作的过程中不断重新确立,不断产生新的可能,不断推翻和重建。所谓终生的信仰指的就是这种精神状态,而非某种教条或决心的恒久固定。信仰永无满足完美的一天,它总在不断突破和追问中寻找。那种视信仰为简单的献身激情、而与责任感无关的诗人要么是下不了决心,要么是丧失了相应的能力。信仰与责任感并存的写作就是那种沉默地始终不渝地坚持自己立场地写作。它远离一切喧哗和事件的中心,有时候,它只作为内心激情的渴求而存在;有时候,它仅仅作为一种对世界的疏离与异化,一种对人生的新鲜洞察力地必然体现。
2008-7-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