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薄薄的 (阅读2297次)



[薄薄的]

追赶而来的木锤敲空了
树干,敲碎蜗牛的壳
寓言没有第二个通道了
举手推门,薄薄的恍惚扑面

开始慢慢撰写此生将要发生的事
无非是爱,恨,别,离
无非是妥协、接纳
该预备好了
在漫长的日子里忘记音节的轻重

[天真]
那些人用一生安装玻璃
另外一些人喜欢指鹿为马
而大部分的时间
我用来敲打铁皮鼓
敲打那些无邪
敲打它们去对抗虚伪

现在
是谁从我这儿拿走了纯棉
余下的骨头锋利而孤独

[奇迹
潘多拉的盒子
每一次打开,都有精灵飞出
一小片叫"奇迹"的水雾
悄无声息地落向心口
记忆的液体
"奇迹"的味道
无法藏匿
在水雾的虚实之间
一段故事被浸泡
凝成珊瑚的暗礁


[举手]

那天下午的阳光
像往常一样
你们歌唱,朗诵,举手
黑板仍然明亮
2:28分
大地没有任何预兆的
摇晃

淬不及防
时间和你们一起倒下
在地图的西南版块
瓦砾像阵雨
废墟里沾满灰尘血迹的小手
向上举起

一只只被折断的翅膀
一朵朵沾血的花
和倒置的房屋
散落的课本
在同一个下午
拥挤在没有方向的黑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