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无意给时代命名 (阅读1494次)





雪灾  股灾  奥运
都不及这场地震强烈
今年  是无梦之年
有人要杀了我
因我拍了部同名的电影
因我的谶语  道破灾年
而我
无意给时代命名

死  惟其强大
在于不得其所
在于死的人
没有准备去死
在于死得太多
我们不懂
盛大的死  不在万条命的死
一条命  也是万条命

戒一根烟吧
活得再长一些
和平年代  要自我拯救
放浪吧
抱一个不想干的女人狂啃
管她嘴里有没有泥

我是个骗自己的骗子
管不住我的眼睛
爱看每一个从废墟里扒出的女人
她们丰乳高耸
腰肢曼妙
她们的面颊鲜嫩可亲

那些有爱的人
不要再把自己伪装成仇恨
伪善和伪恶  都同样可悲
那些禁不住悲伤的人
以后最好闭嘴
嘴再硬
也抵不过内心的柔软

几天以后
只是河流改了道
只是山岳重换姿容
三个月以后  奥运来临
我们要盛装悲痛
在默哀中表演忧愁

朋友们
从现在要开始警惕
文化的刀
正嚯嚯磨响
把灾祸
仅仅切成小块的灾祸
让你们这些可怜的
没死的人分食

吃掉灾祸
你们又怒目相向
要开始警惕
每个人被现实淘洗的嘴脸
死尸般浮起在盛宴的湖面
回头  看看你的脸

08/5/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