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公正的正午 (阅读2403次)



  
  “公正的正午,永远由火焰编织”
  瓦雷里,在海滨墓园,这个时刻,可有
  从北区8幢701室到东区12幢一路
  菜铲碰响锅底的声音?
  这些伟大的菜铲,翻动着
  阳光、雨露、悬空的月亮、流星、突然的暴雨以及
  风——饱含在一朵黑木耳、一角荷兰豆的颜色里,
  如果再加上几片诚实的莲藕,
  那就是荷塘月色。
  
  我会做饭,可不知道做给谁吃,在美国
  你说。我也是这样,常常。可也有人
  不会做饭,但知道做给谁吃。
  但是,没关系,此刻,
  阳光,正滴落在菜铲与锅底之间;
  作为妥协,瓦雷里,它们当然也悬在你
  海滨墓园万丈深渊的
  上空。
  
  杜拉斯,或者正是这一切,让湄公河的水流向大海,
  又归回她们的源头。
  
  
  注:引文引自瓦雷里《海滨墓园》

2008/7/24交完水电费回家的路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