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赤壁】 (阅读1958次)



【赤壁】

周郎,迎战吧
曹孟德太咄咄逼人了
你的心事
不要告诉孔明

羽扇纶巾的周郎
樯橹间
比观沧海的曹孟德
帅多了
(注解:将帅的帅)

周郎
擂鼓吧
挥剑吧
点火吧
......

从不写诗的周郎
其实,你很懂诗与歌
你让小乔研墨、摆琴
你在窗口远眺江水
波浪其实平缓
战船早已沉底

周郎
我与你不同
我写诗,实事上
我想做将军
想娶小乔为妻
2008-7-21

《故人》

有故人来自纸上
纸上的故事,不宜蔓延,不宜
打盹,那种长度也是种两难
似是漫不经心,又似漫无边际

曾经,我们隔着湖戏水,隔着湖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这个夏天的故事无人分享
就连所有的死敌也悄然避开

这样的午后
有一丝丝亢奋,有一丝丝奋不顾身
有一丝丝阳关酒气
2008-7-1

《鼹鼠》

经常想像你劫后余生的窘态
如何活过,我所想像的日子

往往,闪电过后
紧接着白酒兑水,洒在
没完没了的夜空,以及
关闭了的灌木林和土洞口

如果愿意,你完全可以趁雨夜
离家出走,沿街岂讨,或是卖身为奴
只是以后的日子,不要抬头仰月,不要
爱上沐浴月光的幽灵
所有幽灵的前身都是精灵
岁月把她们从主人的位子上赶了下来
尔后,与你不期而遇,但不宜相怜

不可能有答案,是谁
攫去了所有的良辰美景
想哭是很正常的事
2008-7-2

《动物凶猛》

长期以来,我很是想伙同所有的植物
与动物来一场决战
2008-7-2

《忆嘉兴》

零一年夏末,嘉兴秀城区
尘土飞扬
麻雀们灰头土脸,如我,如他
此年夏末
嘉兴少雨,阳光辣辣斜射入网吧
一个文学梦,混沌
如南湖之水,南湖之景区
美好与不美好的事实
此刻,尘埃早已匆匆落定
此时,阿香姑娘已不再叫懿妃
而某人,最终也没能成为康熙
麻将声声,啤酒横飞
断裂的年月,美妙得让人心疼
而我,而他,而阿香姑娘
玻璃之画面,透明、相隔,
城市的样子,你可以想像
那裸体的、凶猛的、嫩嫩的
无时机可待了
2008-7-3

《地主》

会的。会有人在半夜来敲门
我真的不想开
我不隐瞒什么,我天生怕地主
我坦白,我是一长工
我的黎明和黄昏是紧挨的
就像音乐,一气呵成
这痛苦的,美妙的,无时不在的声音
像太阳掉在水里

偶尔,我很想同地主说说话
在皎洁的月光下
我努力辩解自己是无辜的
带着令人心软的表情
当然,高高在上的地主
永远只是冷漠,或者趁
半夜来敲门,什么话也不说
敲完就走
2008-7-4

【一个人的村庄】

零一年,我曾写过同题诗
内容已然忘却,现在
一个人又回到了这里
乌鸦们早已莫明其妙地集体消逝
稗草,在石板缝间疯长
那长势压倒一切生命
很是担心,那衰败的房子
倒塌于灰尘的积重.
谁也不能折磨你,除了村庄
这山,这水,这瓦砾,瞒天过海的谎言
在轿车的嘶鸣中
轰然散架,一场
庄严肃穆的交配嘎然终止
2008-7-6

《风筝》

在晴朗的午后
孤独是件美妙的事情
比如,一个人独自去野外
放放风筝,跟着风跑
风筝越飞越高
高得没了踪影的时候
我就拉着太阳跑
拉着太阳跑的感觉
真的很美妙
2008-7-9

【钓鱼】

小的时候,钓鱼
是我暑假生活中的惟一娱乐方式
太阳将我的皮肤炙成
红色,尔后变黑,变白
像鱼鳞般脱落

现在,城市中
钓鱼者越来越多
他们的皮肤,从来
不会被太阳侵袭
他们是白白胖胖的高雅者
2008-7-10

【凉风起天末,四下皆幽灵】

毫无疑问
我从未见过幽灵
从不恐惧
当是一阵风吹过

有风吹过这酷夏
是件很爽的事情

有幽灵经过这暑夜
这惬意
由你来说
2008-7-10

【美女】

夏日的街头,灿烂夺目
不是因为建筑,不是因为汽车
所有的女子都那般娇好
让人不安份
如果你看见了什么
不要大呼小叫
更不要愁肠百结
你没有翅膀,注定
有种高度你无法到达
2008-7-11

【爱情叛徒】

结果是这样的----
我被拖入幽灵者的队伍
去偷窥一个个婚礼
2008-7-12

【大赦】

这酷暑,大赦草木
好祖国,大赦民众
众丈夫,大赦妻子
汇率大赦工厂
诗歌安静有序

2008-7-14

【梦一】

昨夜一梦,梦见
所有富人,死后
灵魂皆顺利升到天堂
在瞬间,我仿佛明白
天堂同人世没甚区别
本质相同
由此推想
天堂堂主之位
争抢时的刀光剑影

之后,翻身继续睡
有梦的睡眠是丰富多彩的
睡眠中有梦是残酷的
丰富多彩的
残酷的
顺其自然
2008-7-16

【明月】

想想,没什么好郁闷的
就连一己悲伤也虚得慌
每个人都可以苦大仇深
每个人都可以巧取豪夺
你有权不喜欢清泉石上流
我有权喜欢明月照松间
明月上的事,已是往事
明月下的事,都带着
隐形翅膀的夙愿
2008-7-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