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再次写《弟弟》,一首 (阅读1823次)



弟弟(二)

1
深夜的时候,叔叔打来电话
给我传来弟弟的消息
凌晨再次打来

2
“抽空,你去看一下,说是缝了七针”
这指的是他的儿子,也就是
我的堂弟,也就是
我的弟弟

3
我发现我又一次写到弟弟
当然,我写过不同的弟弟
这一次只是重复
我写过这个弟弟,打架的弟弟
我不知道,这究竟有什么意义
就像对于地震,写一首诗
到底有他妈的什么意义

4
他其实还是一个孩子,不满18岁
来北京,在一个餐馆打工
几乎吃不到新鲜饭菜
晚上睡在硬凳子上

5
弟弟和我
他似乎有深仇大恨
远近已经不是问题
从来不打电话也不来我家
就是见面
也没有几句能说的话
但是小时候,我们不是这样

6
少年不可限量
这是一句良好的祝愿
放在我弟弟身上
我希望不是

7
到现在为止,他晦暗的岁月
已经慢慢展开
世界也为他打开一扇侧门
当然,他长出阴毛
那应该是早几年的事情

8
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
随百草必然
嫁比邻未必
生女未必嫁比邻
她们最后都去了南方

9
关于她们去南方的事
显然已经超出了我在此的叙事范围
在另外的叙事,她们还会出现

10
所以啊弟弟
你怎么会知道
我为什么变得如此忧伤
所以啊弟弟
你并不是孤军奋战
你们,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
已经全军覆没
2008070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