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眺望(组诗) (阅读1468次)








     黄昏的红光

天空正在死亡,没有人哭泣
抬头向西看吧,奴隶兄弟
屋顶,树枝间,喜鹊窝那边
欢呼声,此起彼伏
奴隶万岁,万万岁
黄昏的红光,正在闪耀着
夜色照样温柔
真理的胯下被抚摸
人们都说,摸得好
没有人感到羞耻

天空正在死亡,无人叹息
只有华丽的云朵,复制云朵
还在卖弄,彩色的谎言
还在塑造耳朵,塑造眼睛
塑造领导的根,群众的阴
肥硕,艳丽,挺拔
要抹平白昼,否定事物
人们都说,塑造得好


       窗 户

夜幕下,大海笨拙的嘴巴
正在吞噬着红光
海面平静,魔鬼在瓜分银子
陆地高耸的一角,云贵高原
垂死的老狐狸,纷纷告密
海浪乍起,推波助澜
如光荣编造谎言

我的那扇窗户的高度
正好是一座灯塔的顶尖
谎言如波浪,正在摧毁灯塔

我的窗户,虚幻,无聊
灯塔,只是耸立着
它不能发光,也不能说话
把人的内心引向纯朴,辽阔
灯塔的顶尖,在风尘中
照样虚幻,无聊

谎言如波浪,一直在摧毁灯塔
事物不再隆起,英雄末路
最后的红光,闪烁其辞
万物崩摧,窗户破碎
但没有一丝声音,没有呐喊


      我的现场

我不能像鹰,在峰峦之上创造时间
感到羞耻,卑贱
我正在眺望着肮脏的大海
水波和鱼的坟墓,有些恶心

陆地上,狮子关在铁栅里,发呆
熊猫在做人工授精,生产玩偶

奴隶在微笑,笑容可掬
屠户们的微笑,比杀猪刀还锋利


         回 忆

仰望,可耻地活着,只有回忆
他回忆着,语言吃人的瞬间

不是拜占庭彩窗上幻觉的黄昏
是语言吃人的现场,拥挤不堪
奴隶的血在流,淌成小河
陈旧的圆月,从小河里打捞上岸
滴着腥臭,仓促上天

现场,落叶的语言在窗子下奔跑
跑到大街上,还在奔跑
最后,粘在黑夜,不知去向
只有小麻雀,小鹦鹉,小八哥
在圆月旁边抒情,啄食词汇

在现场,没有哭声
他回忆着,几个桃子般发亮的光斑
一盘新鲜的头颅,潮湿,红润,
背景,理想主义的白帆鼓着风
迎着刀口的光,佯装虚静

语言的吃人现场,拥挤不堪
他的心灵,被红润的嘴巴咬着
一直在肮脏的水域下沉,下沉
用锦旗抱着光荣的石头,奴隶的忠贞


         铁 栅

我梦见,铁栅里有狮子
又隐约看见,灯塔里有黑猫

铁栅里的狮子,正在微笑
它们的吼叫之声,有点虚伪

灯塔里的黑猫
习惯小心翼翼,蹲在高处
习惯声音甜美,暧昧,狡黠

两个灵魂,体制车间的蛋糕
上面都爬满了可怜的虫蚁
苍蝇明星,飞蛾倡优

狮子的微笑,不会爆炸
黑猫的目光,不会熄灭
看见的人,心里发毛

可是,没有人呐喊
狮子,稳坐铁栅,吃着肉
黑猫,高居灯塔,歌唱众猫



         田 鼠

月牙照着大地上的铁栅
黑夜的粘液在流淌
煤井的深渊里,矿工成批死亡

有的田鼠忙于打洞
有的惊慌失措,竖着小猪的耳朵
有的在附会明月,反对阴影

有的田鼠直立着,观望四周
不停地抬起脚鼓掌,鼓掌
有的田鼠在宣扬,沉默的权力
嘴一张开,露出了一口假牙

月牙照着铁栅,夜龇着牙
处处摇晃着老鼠尾巴
田鼠借助月色在广袤的大地上行走
它们,都能洗净黑夜的粘液
奔向黎明,附会红日

红日,狂躁地升起
一个世界上最大的赝品


       顺 民

顺民,语言监狱中的囚徒
随时都欢天喜地,要奔向未来

顺民喜欢养温顺的狗,乖巧的猫
它们的尾巴,摇啊摇
摇得春暖花开,臀部瘙痒

顺民,在语言风暴的铁栅中
快乐地劳动,变成蜜蜂
变成笔直的小白杨
笔直的干,笔直的枝
变成载船的水,河流或汪洋
比喻越好,囚徒越多
语言的铁栅越牢固,顺民越爱劳动

顺民,语言铁窗的囚徒
英雄破壁而飞,反抗语言
被囚徒射杀,陈尸语言里

顺民,布景又是狂躁的红日
还是一个巨大的赝品


      铁 塔

狂躁的红日,隐喻的脏血
还是那个巨大的赝品
正确的光,自上而下
照着奔跑的鼠群
出现了铁塔锈迹斑斑的尖顶

塔尖对抗虚空,对抗光
又一次,戳破红日
戳进去,流淌着脏血

没有一只老鼠看见
在我的愤怒中
塔尖向虚空升起的决心

上升的铁塔,在大地上
莽撞地投下一个巨大的阴影
我让唱歌的奴隶
都埋葬在阴影之下

奴隶瞪着眼睛,啜饮脏血
塔尖和塔的四周
罪恶的襁褓裹着阴影
光明锃亮的铁铲埋葬光明


     马 群

无助的马群
领着无助的赶马人

晚来的红光,闪烁其词
照亮了草场
从甜美到荒芜
只在瞬间

这是风月的零落
马群翻过高耸的秃岭
消失在山的背后
重返子宫

有人看见,高耸的那边
最后一匹到达的红马
烧完了它的鬃毛

所有的马都死了
连同肮脏的光一起暗下去
只有石头,还在隐忍


       鱼

红光照见小船,照见鱼
小船服从小小的桨
受惠于波浪的隐忍

像鱼一样游来的句子
像鱼群一样排成行的诗篇
都服从鳍的摇摆

啊,小鱼
我们服从水
所以,我们摇摆


    梨树下

梨树上
架着一个大喇叭
梨树下
睡着一条灰狗
大喇叭不停地叫
前途——光明
前途——光明
灰狗翻了个身
继续睡觉
梨花纷纷落下
落在灰狗上
灰狗睡着了
没有发现梨花


      在云下

这是东方的云下
光荣的子宫,同时张开
同时分娩人渣
红光照着,血在喷涌

红光同时照耀着
一群猫的笑脸
它们是不久前分娩的
一群好猫,确实好
每一只好猫的身上
都长着一个光荣的子宫


      枪 口

枪口,就在背后
不要回头,要乖
也许啊
枪管黝黑的口径
正在对着你打哈欠
只等你加快脚步
也许啊
你的身上
已经冒出一小滩血
但是,你还在
把对手身上的枪眼
叫做玫瑰
这是历史中的一点点血迹
红的,偏黑
已经不够新鲜
甚至你完全可以
轻轻地把它抹掉
就像擦拭一把玩具枪
属于游戏的一个细节

枪口,就在背后
不要回头,要乖
要像猪一样
伸着脖子,吃食


   又一只老虎

赞歌中唱道——
又一只老虎
横着一条尾巴
独自走着
背负着光荣,还有梦想
寻找着一头水牛

一对笨拙的脚迹
从近处到远处
浸着浑水
这是沙地上
最单调的涂鸦

老虎找到了水牛
老虎把水牛吃了
老虎饱了
老虎死了

它的死重于鸿毛
它是被看见过的
地上的一个涂鸦者
它的脚迹
使一捧清水变浑
又自我澄清


     笑 容

这里的人世间真好
大家看,地上
所有猫都在笑
它们笑天上的乌云么
天上
所有乌云
都忙着化成彩霞
人世间
作家协会
正在请人抒情
请猫撒娇
台上台下
所有的猫儿
都是娇滴滴的
它们都有生殖器


     鹰和马

在另一个峰峦的旁边
不是在教科书中
一群灰马,到了最高处
仿佛就是一堆石头
一群鹰,俯冲到最低处
仿佛只是几只乌鸦
有一只黑山羊,独一无二
在山腰上,长出胡须


     乌 鸦

死亡,还是新生
时候到了
乌鸦会来叫喊的

不是所有的乌鸦
都在恶俗的光中眩晕
不是所有的乌鸦
都会书写寓言

但现在,如日中天
所有的乌鸦
都被锁在光里


      又一只乌鸦

为什么曾经叫喊的那只乌鸦
飞走了,没有回来

或许,喜鹊们拔光了它的羽毛
它有羞耻感
正在山中蓄毛

或许,它飞错了方向
抛弃我们,在光明中沉沦

或许,它雄心勃勃
去创造正义的一个果核
却被镌刻在碑文里


      仰望者

这位仰望者是最悲惨的
对于世界,他什么也没有命名

他来时已经有无数只鸟窝
留在树枝头上,留在诗意里
就像一个个污点

他去时夕阳已经下山
鸟窝空无,鸟已经死亡
树的影子已经回到了自身


       桅 杆

一棵死亡的栗树
现在,是一根普通的桅杆
它立于滇池
使傍晚平静下来

滇池背后的山谷里
作坊,炉火烧得正旺
有人在打制砍刀
有人在用栗树制作新的桅杆

滇池岸上
有人在写作
用荒诞的语言
赶制万物的模子

滇池的黄昏,西山之下
写作者也创造了一根灰色的桅杆
它使滇池之水平静下来


       言 语

谎言和物语,都活着
今天,是番茄长出的圆
明天,是番茄涂抹的绿
后天,是番茄描绘的红
紧接着,又是它轮回的圆

千千万万个番茄
有几个破裂了
流出了酸甜的汁液
使刀刃潮湿

千千万万颗奴隶的心
有几颗忍受不住浑圆
也破碎了
它们使刀刃生锈
让死亡无人品味


        春 赋

万物崩摧,但此时此刻
铁匠还在高黎贡山中打铁
季风还在云下艰难地引领着风雨
我还有一点爱需要埋藏在土里

万物崩摧,但此时此刻
猫头鹰的眼里还有一丝光亮
我还能梦见屋檐上的一只云燕在歇气
因为还有春会来把我的爱付之东流


       黑 鸟

一只无名鸟,我叫它希特勒
它站在泰山的松枝上
全身已经黑透
对于山下的小麻雀
它高不可及,黑不可喻
一直处在照耀的中心

它的翅膀紧紧地抱着
比小人物的眼睛更恍惚的宇宙
此时此刻,我看见
它像乌鸦的咒语一样穿透人心
它使所有的小雀在矮处变得琐碎

年复一年,无数石头沉到海底
黑鸟,仍然站在泰山的松枝上
高高地处在照耀的中心
没有羞耻感,更不可爱

我想赶走这只黑鸟
小鸟们,让我们一起呼喊
嗨,希特勒。嗨,希特勒


          赶马人

上帝呀,我的呼唤无法让他转过身来
他是骡马的伙计,一个赶马人

他让落日的村庄在心中留下屋顶的青色
他让屋檐上的麻雀排成一行
他让几缕炊烟像我的信念一样垂直升起
他让拉车的骡马离开马车去吃夜草

他从来不制作概念和诗句
他在浅显的河边创造影子的瞬间和哀愁
他在棕色的骡马隐身时离开现场
他可能还会从另一个现场中赶车回来

他真的又出来了,高举着马鞭
他又让一树桃花在风中纷纷撕碎创造时间
他的马车又开始在落日的山路下陷
他越陷越深,再次随骡马一起离开现场

上帝呀,我找不到他转身的门槛
看不见他陷落的洞穴,留不住一个赶马人


           我 想

二OO六年春天,诗人成了时代的赝品
在这最后的时刻,我还想写一首诗告别

我想把一只乌鸦安排在路边的杨树上
我想把一辆送公粮的马车安排在夕阳的余晖里
我想让小时候那片松树林的球果都饱含松子

二OO六年春天,诗人成了时代的赝品
我想夜幕已经在一群山羊的眼泪中拉下来了
我想让我们这些忠实的牧羊犬都退到幕后去吧


   死 亡
          

有一个人
在山中
弯腰挖土豆
把土豆装满了箩筐
过了一会儿
那人不见了
来了一头牛犊
站了一下
摇了一下头
也不见了
来了一个春天
下了一场雨
春也不见了
土地养过的
都不见了

       2006-5-17


             大学的钟声

大学的钟声敲响,老师和学生,都在学习倾听
我听见,在南方的高原,无论晴天还是下雨
山上,或者山下的湖泊,村前,或者深涧中的河流
都在用心脏的跳动,掀起波浪,用星光般含蓄的智慧
将公平的岁月打磨好的石头和沙粒,轻轻推向岸边
与此同时,我听见植物的活化石——银杏树粗壮的根
悄悄伸向潮湿的红土,抱住石头,不停地呼吸
与此同时,云南梧桐,云南青松,海棠和桂树
也吸吮着露水,土地温暖的气息在蒸腾着
来自心灵中的旋律,将他人唤醒,滋润着倾听者的美德

大学的钟声敲响,自由的旋律,撕开了时间,推开了空间
创造着一座接一座的高峰,包括高山的坡度,栉比连绵的矮小丘陵
我听见,隧道从潮湿的阴暗中出来,桥梁在和煦之光中连接
走在街上的人,在稻田和山地,弯腰劳作的父母和姐妹
那些像棉花一样开着的脸庞,也听见了钟声
与此同时,在高蓝的天空下,校园的银杏,嫩芽冶炼成了黄金
与此同时,胸怀抱负的青年,开始反省自己,反省知识和他们的时代
先是一批人迎着钟塔的方向走来,紧接着,来者络绎不绝
他们是创造者,要把万物的神性和人性之花,赋予生活的意志
赞美干净的语言,花瓣与花瓣,叶子与叶子般集拢的辞藻
与此同时,他们警惕语言可能的堕落,治疗心灵的创痛
伟大的生命不能被成规操纵,他们在科学与诗中醒来
从此,他们有了羞耻感,学会了感恩,也学会了思想
就这样,在校园里,越来越多的心灵,回归钟声的朴素和单纯
越来越多的人,从这里出发,再一次成长为人

                                    2006-9-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