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远山远水》 (阅读2768次)



《远山远水》

一带青色是歧路的永别
云霓的远山里有着几多的磐念
它含愁,我心也疼痛如月
它千年悠悠,逝水也是远流
而当它迷蒙于地上的向晚
我体悟了万物生死
体悟了岁月的袅袅云烟
俯在窗口的询问还如春天:
“不是说好要伴你永恒吗?”
瞬时,柳絮的年华已飞过了千山
岁月,已如旅行包上的拉链渐渐收紧
燕子飞时我看到:远山与远水
袅袅中,一带青幽是不褪色的哀愁
燕子飞来时,是柳荫,是永续的世间
——如果我必须告别
请给我告别的夕阳时代
如果我必须离去
请给我千山与万水的归途
  千山与万水的送行
请给我绕城环郭的年龄
霭霭中,郁郁远山的青黛心,万古忧……

                     2008.3.29.


《江山》

浮烟中也有如画的容颜
从前它是月前的明镜
如今它仍是红日中的巍峨
万里烟波处的霭霭翠国

年年,红日如云岚西坠
红日照江山
而照彻里已是苍茫,是暮色的山河
是绿杨点缀里的无边世代

一派青脉的朗朗也是千川
谁热爱地上的锦绣
就让她热爱桑田东流
谁热爱江山
就让她热爱万里的忧愁

热爱时间的变幻如虹
岁月的含伤相望于苍翠的绵延
相望于屋边杨柳,相望于夕阳尽头
而西沉的彩霞里正有流连的华年
家国正江山万里,如绸如棉

                           2008.3.30.


 《江山》(二)
 
春天,燕子在屋檐下啁啾:
“我们飞越了万水千山,
看见峰峦巍峨,春江东流,
杨柳点缀于楼前岸边,
是万里光阴的山河相映。”
 
如果没有出门时的凛然相见
如果不是一场青春年少的宿命
  不是人间的衣衫消损的长缓,流年
如果没有年年的凝思,深夜的泪流
我就不会留连春秋的恒久
 
江山——
当我能够告别
请让我告别永在如锦
当我心伤,当我一世离去
请留下零落、磅礴、万般世事哀愁
 
留下我的年纪,飘零逶迤……
 
                               2008.3.31.
 


《山楂树》

四月的风旗扯刮了蓝都
空光里,墙垣低去,微尘又落
山楂树的雪芳倾向于满树

谁是四月的白客?
在渐近渐雪,在陌田
谁是青风的棉马迷误在人间?

远城上,新翠连上了晴朗
一带轻岚下长墙的绵厚
也是万里草色的深心悠悠

山楂树,青都里暖暖遥看
庄严年华相识于玲珑风鸟
它青春,玉心,所思:在雪山

                2008.4.22.



《春雨》
 
春雨的细脚锁住了青烟
屋顶上,麻雀的忧愁又将经年
 
柳树温垂了,湿翠滴落矮墙
暗亮里,山楂花凋坠了青春白瓣
 
斜斜的浅光划过参差春枝
哑燕窥视雨霭:万户楼屋的偎偎迷离
 
人影散匿了,土路延伸寂芳
它憨浑的心思是几里的河畔:
 
河流上,正是雨草,正是花朵的弥漫
俄罗斯的春天——
 
                          2008.5.6.
 
 
《春雨》(二)
 
春雨中,翠巅与细枝摇荡了风旗
万般事物垂向树边,斜依雨壁
 
滴嗒的小鼓时针,敲凉雨檐
燕子偎依细黑,殷殷探看
 
广衢里,春城缓缓陷进愁肠:
枝上花团已湿落了数里
 
青和亮,跌落进楼屋的方眼
观望者相悦,度去了柳翠的春年
 
而远路上,正是雨稠树苦的静望
橘灯中,春日的湿脚移向了昏黄
 
数家不去临窗:风小雀暗
万里细丝正落进垂默寂迷的夜地
 
                        2008.5.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