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妖魔化中国 有时并不是CNN (阅读2406次)



妖魔化中国 有时并不是CNN
  一位朋友问我,怎么看报纸上的诗。我说,别问我,你把那些东西当成诗是你白痴。他说,既然这样,报纸还有意思吗?没意思,那是当然的。所有的媒体都没什么意思,地方上的小报纸,中央的大报纸,一个德行。要么是主旋律,要么是装逼,要么是白痴。所以,我写过《记者,别挡住我的阳光》一文,希望媒体不要操弄民意,任意东西。联系到今天的现实,看来这样的文字,还是很无聊的。
  一个简单的例子。山东的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现在成了公众人物了,他的两首词在《齐鲁晚报》登出来之后,被全国人民骂了个狗血淋头。为什么?蠢啊。这次大地震之后,全国的诗人假诗人写了很多诗,但多少是真正的诗呢?“无言独上西楼”那种,自我意淫,寻求心理上的抚摸。更多的,还是那种刀笔吏。很多人为此忙得不亦乐乎,甚至说震出了一个诗歌界的新天地,脑残到极点。出集子,广场朗诵,或者在媒体上发布,除了自欺欺人,没意义。他们那个东西骗骗自己或者外行还差不多,但对于内行人,对于一些有良知的诗人,一切都是闹剧。所以有很多真正的诗人,没有亲历灾难的诗人,都选择沉默,比如韩东等。而象王兆山那种东西,是人就不会写。更讽刺的是,他还是个什么作协副主席,这不但给山东作协抹黑,也给中国作协抹黑,难怪韩寒同学说:幸亏没加入作协;难怪会有山东作协某会员要求退出作协。
  面对全国人民的诅咒,王兆山倒是镇定异常:“写文章都是这样,肯定有很多评论,各种声音都有。” 当一个人无知乃至无耻到这个地步,想必阎王爷也要五体投地,山呼万岁了。象这样的人,其实不需要他道歉的,因为他的价值观已经使得他可能的道歉成为一张废纸,成为粪坑中令人恶心的蛆虫。丧失了基本文学判断力和媒体职业操守的报纸,以及使王兆山之流感受“党痛国爱”“纵做鬼,也幸福”的作协等豢养机构,会否也和王兆山一样毫无触动,目前为止还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值得肯定的是,即使有触动,也仅仅是一时。想让他们从中汲取教训,正本清源,势必与虎谋皮。
  孔子曰: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当我们向全世界推广孔子学院的时候,是否也要将孔子这句话的精神取向充分领会和把握?当我们所有媒体都在为主旋律而有所为时,是否会想到从良心出发有所不为,将王兆山之流的文字拒之门外?遗憾的是,似乎无论有所为,还是有所不为,都在违背广大民众的意愿。我甚至心怀恶意地揣测:他们正暗地里得意于他们的有所为和有所不为。
  弄虚作假,是媒体的一贯作风,这是大环境决定了的。我所知道的一个晚报,自己掏钱收购自己的报纸,然后在报纸上说,本报经过同仁的努力,在某某期间销售量上升了多少多少,云云。有鼻子有眼,骗人都不带脸红的。这种无良的报纸,你能指望它给你阳光,给你发出民间的声音?以前网民就流传着一句经典的常用语:做人不能太CNN。本意以及引申义,指的是,不要独断专横,不要歪曲事实,不要挟持民意,不要妖魔化中国。不管别人是否在妖魔化中国,但中国的媒体,往往是在妖魔化自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