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含泪的余秋雨只有伪善 (阅读2513次)



含泪的余秋雨只有伪善

  我曾买过《文化苦旅》,那已经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的我,就象现在一样,经济拮据,但这本书的名字,以及媒体对他的宣传,使我买下了那装潢考究的书本。我对于他的了解,基本上也就这本书。我以为这是个有良心的中国的学者,具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具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及至到了后来,王朔等人对他的排斥,又让我认识到,某些所谓德高望重的知识分子并非想像的那样占据着某种制高点。但即便如此,我对于余秋雨这样的文人,还是保持着几分尊重。
  但现在,我要改变我的看法,原因是我看到了一个朋友转述了有关他的文字,于是我去了他的博客。“百感交集出新书”,这是他的倒数第二篇文章。他说因为大地震,希望新书延后出版,并声明:“面对人间大道,任何书翰文墨都不值一提。”如此振聋发聩,如此掷地有声,不愧是一个捍卫中华文化文明的先行者啊。寥寥几句后,他开始为他的新书做了详尽地说明,言及自己的遭遇,以及自己以一当十与世界争辩,捍卫中华民族的种种努力……够了,余秋雨先生,我差不多要哭了啊。不是感动,而是难过,是愤怒。我为我从来没见过这样一个善于标榜自己的人而感到惭愧。真是阅历浅薄啊。
  然后他又写了最后一篇文章:“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他“含泪”劝告死难者的家长放弃请愿,并说这将给国外“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的机会。好一个放弃,好一个借口!其随从主流的意识形态之幼稚,到了令人可笑的地步,到了让人懒得为之言说的境界。为什么要放弃?他援引几个地震专家的说法:“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他说这是房屋倒塌的主因,有了这个主因,再寻找证据就难了,因此当务之急,希望老百姓放下心中的苦痛,配合政府做好当务之急。话说的如此之美妙,如此天下之为公,怎么不叫人感动?但是我坚信,这种感动只有他自己,只有某些人,绝对不是那些丧失孩子的亲人,绝对不是那些亲历地震灾难的人,也绝对不是所有希望寻求公理的中国人。大家都在说人饥己饥,人溺己溺,怎么到了余先生这里一点感觉也没有?很想问一句,在沉溺于丧子之痛,而又求告无门之际,您也会这样舍小我,成全大我吗?或许您真得会那样,但是,您忘了一点,宪法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难道仅仅因为地震,就漠视人权和宪法吗?地震发生了,但政府还在,政府只要存在,那就得为民做主。
  我还忘了,他,余秋雨先生,告诉我们,他认识的一个佛学大师(我们一般人是没有资格认识的)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天啦,我尊重佛教,我尊重菩萨,我尊重护持,但是,我知道,假如明天余先生被汽车撞了,房子被毁了,我会告诉他:请不要难过,请不要打官司,全国人民都在为你祈祷,你就要与上帝同在了。余先生会答应吗?对于这场毁灭性的灾难,余先生如此淡然,果然不是一般的大师啊。
  而就在前一片关于出新书的广告中,余先生还言之凿凿地说:面对灾难,“现在的中国,高过911之后的美国。因为,当时的美国有恨,成为后来发动两场战争的动因。而这次中国,无恨。中国人承受了一场无与伦比的灾难,却不想寻找泄恨的对象。中国只想用爱解决一切,当然,也包括接受国际的爱。”可是转过头来,又要“含泪”劝告,这是多么荒谬多么自相矛盾的事啊。是,中国大地震之后,民众显示的爱心足可以让世界动容,但天灾之下难掩人祸也是事实。我们不能以所谓的国家荣誉而置天灾人祸于不顾,否则,那还叫以人为本,那还是真正的“人间大道”吗?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传统,似乎对余先生很有教训。但掩瞒家丑,也得分场合,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要掩瞒真相,却罪加一等的家丑。不但是家丑,还是国际之丑。一个正努力面向文明的社会和政府,是不可能采取如此卑鄙的手段的。
  很遗憾,一个天天“热泪不止”的大文人,他的眼泪所结晶出的东西,竟然就是枉顾民间疾苦、粉饰世间太平。这样的眼泪,除了让我们看到伪善,看到奴才嘴脸,还会有什么呢?写下这篇文字之后,我还将做一件事,那就是,从某个旮旯中找出那本《文化苦旅》,踏上几脚,扔到垃圾堆中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