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回国(诗六首) (阅读2309次)



《什么是十九路军牌坊》

  什么是十九路军牌坊
  前座的的士司机反问我
  我顿时哑然
  不知道该给他描述形状
  还是该给他讲述历史
  抑或给他谈周围的其它建筑
  最后我打算放弃这些努力
  直截了当地说
  请你先过天河立交
  再掉头上水荫路往北
  一直开,开到头转左
  快到先烈中路以前
  有一个小坡,就到啦
  果然一路顺利
  在我付钱的时候
  的士司机不停地嘟哝
  哪里有什么牌坊
  不就是沙河顶吗
  当我站立街头  
  才知道那些浴血奋战的英灵
  确已被市井生活淹没
    2008年4月7日于广州

《我的少年豪情》

  我的少年豪情
  我回到重庆
  我内心羞愧难忍

  三十年前出发的地方
  我已经难以立足
  只能面对远流的江水

  我仰起头
  把嘴张到最大
  呐喊永远无声无息

  一个人虚有其才
  如同偷生
  岁月是多么残忍

  为什么是山城
  起伏不平的坡坡坎坎
  培养出人的火爆和豪爽

  我低下头
  紧咬右手食指
  悲痛地埋葬青春
    2008年4月10日于中国

《车过黄鹤楼》

    车过黄鹤楼
    这是我平生第九次
    其中六次先过长江
    再过黄鹤楼
    两次先过黄鹤楼
    再过长江
    只有一次
    我来到黄鹤楼
    暂时不走了
    独自流连一个下午

    车过黄鹤楼
    我总要隔窗凭望
    频频回首
    它让我身心愉悦
    以前我想仅此而已

    第九次车过黄鹤楼
    我先过长江
    分别看上下游的江水
    如心情般缓缓流淌
    黄鹤楼等在我的正面
    然后站到我的侧面
    最后落到我的后面
    我在茫然中盼望
    遇见三五只黄鹤
    哪怕两只也好
    一只就算啦
    免得另一只忧伤
        2008年4月18日,武汉

《湘江不说话》

    湘江不说话
    这个自然现象
    在第一个人看来
    是无情
    在第二个人看来
    是动情
    在第三个人看来
    是绝情
    在第四个人看来
    与情无关
    现在,四个人和我
    合围一张桌子而坐
    谈天说地,怀想女人
    分吃一条十斤重的桂鱼
    小风吹拂我们的头发
    湘江整晚没有说话
    却未停止北流的步伐
        2008年4月22日于湖南株洲

《尊敬的母亲》
——为去世十周年的母亲扫墓

    尊敬的母亲
    你在这个山腰
    睡着一生最长的觉
    那是何种感觉
    目前我没有经验
    也没有听过来人讲过
    我粗略想象一下
    这一觉应该无梦
    噩梦和美梦都没有
    这一觉应该不打呼噜
    鼻息轻灵而均匀
    吸引众鸟来栖居
    这一觉应该始终平躺
    不翻身,不蹬铺盖
    天空很低,星转斗移
    多数植物都充满幸福
    你终于拥有安稳的睡眠
    直到自然醒来的那一天
        2008年5月1日于四川省蓬安县巨龙镇高庙乡

《我感到了震动》

  我感到了震动
  大地对我的脚说
  我的脚对我全身说
  同时跟小腿和大腿说
  带着惊吓和愤怒
  分别对我的上半身说
  逐一告诉肾、肝、胆
  逐一告诉胃、肺、心
  与大小肠一起倾诉
  让天听见痛哭
  两天三夜的雷雨
  我的头脑越来越不清醒
  我的脚步越来越不稳定
  有一种非声音的声音
  瞬间通过我的脖子和脊柱
  我的耳朵听见了
  我的眼睛听见了
  我的鼻孔听见了
  我的嘴巴听见了
  我的胡子和头发听见了
  多少年的苦难、悲伤
  一丝一毫都源自深处
  我和我指代的躯体
  今后能够向谁说
  这场生命中最大的震动
  还要延续多久
  又能延续多久
      2008年5月19日于重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