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沿着寻常陌路返回 (阅读2314次)



  世事往往就是这么偶然,譬如突然的邂逅或造访。
  几天前,无意中翻出三四年前发表的一篇声明《批判“谷雨”的十个理由》,觉得有点意外。发表这篇声明时,正赶上我的长篇小说出版。几乎没有任何征兆,我突然决定改笔名,出版社编辑死活不同意,最终还是拗不过我,将我的署名由“谷雨”改为“唐颂”。
  但“唐颂”这个笔名也就用了仅此一次。此后不久,一些哥们遇到我,总要埋怨几句:谷雨这笔名好端端的,干吗要改呢?大家都喊习惯了,谁会喊你唐颂啊?想想也是,改后的笔名一样经不起推敲,倒不如谷雨来得简单明朗。因而,新的笔名弃之不用,换回旧时衣裳。
  现把《批判“谷雨”的十个理由》摘抄如下,以兹留念。

  自即日起,我决定将笔名改为唐颂,“谷雨”弃之不用,概括起来主要基于以下十个理由:
  1.“谷雨”太过俗气,叫“谷雨”的人也特多,经常会出现混淆。
  2.“谷雨”太像一个诗人的名字。
  3.“谷雨”的民俗风情味太浓,很容易让人想到二十四节气。
  4.“谷雨”是个中性词,没有性别上的明显区分。
  5.“谷雨”在节奏上过于保守,似乎被某种力量约束着,缺乏一种冲出去的速度和力量。
  6.“谷雨”在纹理上,缺乏一种粗糙和尖锐。
  7.试图改变或逐步改变某些视而不见的东西。
  8.或许我想隐藏(或说出?)我过去的抑郁和悲伤。
  9.决定将“谷雨”的过去彻底消灭掉,当是跟过去做个了断,开始新的可能。
  10.想到了再补充。

  声明的落款日期是2004年10月27日。小说于2005年1月上市,虽谈不上畅销,倒也卖得不错。我甚至一度反对将这篇作品列入青春小说的范畴,而更倾向于对我个人心灵史的一次追溯和漫游,也许我曾经度过的时光对我个人来说,是非常刻骨铭心的。
  但这又怎么样呢?“对于这个世界和虚无的上帝,我们早已经伟大得,或者是被剥夺得,没有了任何秘密可言。”而今,我置身江南,生活在俗世,寂寂无名,早已闭口不谈过往。
  突然想起一朋友说的,江南的美让我有时候无望:比如如花美眷,比如似水流年,比如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不过就是这么瞬息之间的事,长久不得。我看后兀自苦笑,想到自己来杭州三年,竟从未留意过江南的美,哪怕是这瞬息之间令人绝望的美。
  也许是太疲倦了,江南的美未能掀动我内心的波澜。也许是太焦虑了,我更应沿着寻常陌路回到昨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