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达摩山下赠达摩流浪者 (阅读1626次)



达摩山下赠达摩流浪者

第一个是你,水遁的捻火人,翻身
蹈浪者。未知你曾否潜行过此?
我在这里第一次渴饮转山路上清净雪,
而你已经畅饮百次,自夸可比青稞酒之美;
我在这里涉水,金沙江,而你已经领澜沧入湄公。
雪走到了山下,其宗桥旁,开桃花,
属于你的,山、浪花、明暗月。

第二个是你,贡秋丹增强丘,
曾经带海进城。如今出城去,剪红衣
为僧裙。我们也曾一起深夜大笑下山、
笑煤车狂灯,在太行,不知为谁而忙。
正如那冬天的枯涧送乱石无名,
达摩山下,花也无名。当你突然问起“喂马,劈柴,
周游世界”,我愿回答:“森吉梅朵,尘世中应当的幸福。”

第三个是你们,森吉梅朵学校的童子们:
多吉甲、康卓草、扎西东珠、才让卓玛……
我走过的路你们也走过:甘南、青海、香格里拉……
你们也攀石上山,见过老喇嘛罗平和他的猴子,
它有吉祥的名字:喜喜。如今这名字也属于你们——
因为它在空中跳跃、放大霹雳,我们才有这人间的焰火;
因为它被捆于悬崖,我们才能在火中接过金箍棒。

一座山就是一千个奇迹,且不问山顶的足印谁凿,
那面影是否是我黑夜里洗镜,用这满山月光。
“山上,马腹滚热起伏,松针露。”吟这俳句的人
用松针缝补百衲心,而山即是心。
拾得和寒山子既可以是凯鲁亚克和施耐德,
也可以是妻和我。我们追雪下山,
心中水流婉约,纵使脚下世界嶙峋、汹涌如昨。

此山恍如昨夜,初度为虬眉行者经过,
他是冰川纪的背包客,包中是苦蜜、闪电和马腿骨。
此山恍如初开,在群山之首中运行,列仙梦中转侧。
我愿如他磨牙、结舌、焚肝,再入此雪洞中,
我愿如他闭眼能看见道路,知道平川和莽林
都有道路千万。愿天下行者也知道这一切
一如达摩和罗平示我:昨夜月全食,星依旧耿耿。


                                2007.3.6.凌晨.其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