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和平时期 (阅读1417次)



在和平时期

1

日复一日我们看见风趟过乌云
磨损自己,在这一汪巨人遗留的洗脚水;
然而在阴霾大地,早不存在的价值被重提。

2

我们流亡在和平时期,对外称
是一场场即兴的旅游,对内是战火处处
焚烧我们随身携带的一片深秀。

尽管百姓鏖战于商业、逸乐,且地产商
一再把他们的山水更新出桃源的血泊,
我们仍追随了浓墨偏锋的一笔——

七十年前奥登在中国丢失了衣修午德,
即使他们都学得了古中国人
眸子的清澈。今天,我们丢失了中国。

3

丢失就是认识。在战时,哀歌
等于爱歌,我们在婴孩的哭声中
离开这座城市,赶去溺爱另一座痛哭的城市。

犹如一个巨婴,艰难转头看另一个巨婴
——他正在产床的中心击掌,他似笑
尚未大笑,乱发脾气的时刻还未来临。

但他已经懂得把RMB换成USD,
把美丽定义为美利坚。爱歌换为哀歌,
是我们对他唯一的打算。

4

山水酣畅,出落一派悲观;
人民酣畅,呕吐各自混沌的画中天。
在哈尔滨,我们丢失了东北烈士纪念馆。

正如我们在洞庭丢失了天下之忧。
在凤凰丢失了苗人蛊,在平遥丢失了
烽火台。在难民中却发现了徐霞客。

而不是徐霞村、戴望舒与施蛰存,
二十年代迅速跑出赤色,犹抹血迷眼;
二十世纪迅速跑进黑色,犹能镀金。

5

寒山碧水有夺命金,黑山白水
又如何?祖国遽然对我们变脸,
佳能数码也能模仿粗颗粒乐凯胶卷。

你在光前挥手,带出熠熠
是我们的旅程,露天电影烧着空白
的一段胶片,黑山白水,又岂不是黑水白山?

祖国呵,我在胸中细理那栩栩柳烟,
那都是你扔弃给我的,那都是我籍以
偷渡战火的盘川。

                               以上2006.5.14.夜作于哈尔滨至北京T18列车上

6

从东三省下到北平,人民怒而不争,
从关外回到北京,人民的甲兵
一致向内。宣传移动着边界

修订着规矩:酒肉换作了荣辱
仍然与酒肉同义;击柝者搜集民谣
竟相当于与虎谋皮。

在北京桃花仍然蒙尘,夜行之,昼伏之,
最后一个暗杀家找不到菜市口,
在美术馆剖腹,为无名山再增高一米。

7

资本也自诩过自己的非俗之美,
我们见到他演出,从街头到电视,
他声嘶力竭带领全国翻新:

在北京他如水蛋体育馆般可爱,
在上海他是一个老赌徒伪装了新手,
并随时准备献出自己陈旧的私处。

而事实是动物园门前竖立了京巴狗
足以令万兽噤声,既然狗要吠叫
人民要合照,我们何必绝食,咆哮?

8

来自陕西的灰北京中午吃清晨吃,
结果却吃得越来越象一个江南胖子,
只有西山依旧,山阴仍拥翠微。

溪水涨,载酒可以行,
韩博不是韩愈,虚无犹迎佛骨?
高晓涛也不是高适,刀剑杀出罗汉?

王炜离开王维,假装戌边。我离开北京
假装拥有李贺的夜色,转瞬间晞薄——
来自渤海的日出我们黑夜里吃。

9

国富山河在,歌舞几时休?
腰缠百万贯的人过了扬州到杭州
正好煮累死的鹤,而我们索性帮他拆琴。

焚琴的木炭从江南一路扔至岭南,
一路铿锵有声。今天,美景需要涂鸦手,
古琴只是量贩KTV里的帮凶。

而我们需要更黑的颜料画城市的真容,
首先如木刻刀剜出1910年的沪杭线!
接着洗笔,如洗秋瑾血,把西湖洗成墨池。

10

悲伤的是山水抬升了地价,还兀自秀丽,
黄宾虹的叛军已经被逐出国外,
悲伤的是云还路过中国,江南自晴雨。

幸存者无伞,暴雨里过苏、白堤,
四十年前的冤狱被洗得一乾二净,
我举起相机拍摄他,只拍得白茫茫

一圈水汽。他惊惶地挥手拒绝——
“别拍我,这二千年的布景更美!”
要是美是帮凶,我索性上桃花岛,入瓦岗寨!

11

是的不可能再美了,山河竟然
未毁,但同时我们胸有草木深,
抡斧斤向此金明,血泊变鸣禽。

四十年前这里有无名氏,死于无何有之国,
仍如张志新,仍如刘和珍、徐锡麟,
一百年前这里有舞骷髅者,笑如刑天。

一百里金粉地,他作无常傀儡戏,
我是北宋卖眼药者,满身眼睛过临安,
绕而不入人血馒头之肆。

                                     以上20006.5.20.晨作于杭州

12

“你们谁记得5月16日?”我在梦中怒斥,
梦中人皆欢喜,皆组织游园会嬉戏。
一个噩梦。我也险些不能记起。

美也在修订规矩,西湖空明,
底下有上千年的淤积:全是云的残骸;
而陶成章的东湖,更深百尺。

噩梦淋漓,列鬼环绕,即使游人都烁金
也不减鬼们剑中英气。举国疲软
只有他们驻足处牢如钉子,即将掀起乱世。

13

日复一日我们看见风趟过乌云
随我们流亡在和平时期。铁轨在生变、
气流在生变、广州深呼吸着城中村。

美也在呼聚不美:在山西仍有65人
困于煤井,他们的骨头在黑暗中移动
发出铮铮声响,不亚于嵇康和庄周之歌。

不美在牺牲,成为新的美。台风穿过
东南沿海,新界的竹树凶猛碰撞、结集,
是时候了,让我们走进城市,开始战事。


                              2006.5.23.终稿于香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