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读三十年代《良友》画报 (阅读1630次)



读三十年代《良友》画报

               鸟来鸟去山色里
               人歌人哭水声中
                       ——杜牧

狐步舞连连掩饰不了爆炸案,
铅字日日砸向影印版,
与今不同:那时,如果有百人死于非命,
便有十人死得磊落,有一人死得轰烈。
而读报者也便成仁,维港上空开天窗。

且看他们叫卖“小儿自己”药丸,
军阀专用,附赠柯达小型镜箱,
外国胶卷抹去中国惨像,
射日游行紧接着大东亚运动会,
我摸不透编者之心。
背后的一个中国却摸得透:
白布裹着梅兰芳,霉纸迭成飞机送行。

我折迭黑白页,你折迭明暗月,
我情愿这情歌一停再停,郑萍如
是女死士变成封面女郎?还是相反?
终于上海滩管弦遽断,香茶拌了血星。

直至蒋、冯、朱、李诸公均变时尚,
名媛疾呼救国,“幽默”仍然不忘:
四万万人仍然在鲁迅面前怀念林语堂,
即使一万一万地减少,“捷报”后面
我看见有人托盘端着自己的血头——
有人如举炸药,有人却像游花灯。

唉,千种喜悦总结一处:都是恨。
人歌人哭,谁比谁更断肠?
自缢的女明星,扯烂了我的黄埔旧军装。

             2006.4.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