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观阿根廷《激情探戈》 (阅读1317次)



大提琴突然开口惊落浮尘。世上只剩下
红与黑。试探,纠缠,迟疑的腿
追逐不安分的心,走得磕磕绊绊
直到低音鼓踮起脚尖,推举更多的
决绝,令冰的燃烧
拱起坚定的曲线!而琴弦不慌
不忙,趟过火狐的媚野——

孤独就要追上来了。激烈对峙中
黑鹰男人和红焰女人更加紧密纠缠
用身体切切私语,又若即若离
腰臀狂甩,欲脱队而去
与风流一起私奔的,还有秩序
隐忍太久的裙裾,终于
爆出一串串大笑——

而纠缠远未结束。自由与控制
相互恣意挑逗,手臂与手臂
持久地答谢与论辩——忽而
架成小炮所向披靡,忽而
一个挫折:转身,回首,顾影自怜
像是破釜沉舟前与自己辞行
四目交织的一瞬,又重拾骄矜——

那桀骜不驯的眼神!请粗糙我们
苍白的情感,过于滑腻的活法
眼前的细碎和疲软的声带上撑不起的脊背
此刻,都渴望铿锵一回!让欲望
在热辣的脚尖上盘旋,让灵魂
在吟唱的肌肤下惊醒——或者让我们
就地死去,为了再生时真正的雄起——

继续摇头,甩臀,扭身。继续一路坎坷地
酣畅!对生活说了多少次不,才赢得
风情万种,赢得这来路不明
却异常饱满的阴与阳……大提琴越发
不慌不忙。南美洲的蝶翼
煽动东方。听它曲线镇定地诉说
各成一统的合作,心有灵犀的对抗——

听它最终说出:爱,与激情的形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