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世两界 (阅读1970次)




      

大明大暗的窗外
不再是我的鹭鸟天堂
潮湿的胃囊里剩下仅有的酒精
一直像思想者的造型
或者凝固
或者无能

窗外再没有兰香的诱惑
任由那个不由分说的承诺
夜风过耳
我的空谷缓缓降下,降下
是谁多梦的肉身
沉沉隐去,为一团无声的光。而未知的
就像一路上的幻想,从傍晚到午夜
从阴到阳
内心的一切表现
不能用简单的荒凉概括
当我听不见这个世界的时候
我突然看见:
云层爆裂
大地粉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