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不知东方之既白 (阅读2826次)



           一九三八年春天的傍晚
           我和弟弟听到了西山那边的炮声
           我们关上门板,跑了出来
           在长长的路上
           我看到了数不清的逃难的人们
           男孩,女孩,叔叔,阿姨
           没有梳着短头发的妈妈
           没有乌云,只有火烧云
           没有炊烟,只有岁月纷飞的硝烟
           走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时候
           我在地上看到了一本书
           像块小石头一样,嵌在地里
           但被我一眼看到了
           这多么美丽而坚硬的小东西
           是呐喊,彷徨,七月,希望
           还是船舶制图,卡夫卡随笔选
           我认为这不重要。美妙的是
           路边还有一个很大的旧书摊
           我蹲下身子,翻看着书
           于是世界变慢了吗
           有人饮泣,有人流血
           于是世界变暗了吗
           我都不知道
           我在一本书里找到了五六个错字
           我说,你的书不好
           我掏出铅笔,把错字勾了出来
           我掏出铅笔,画了一个美女,戴着花环
           一把驳壳枪,扎着红绸子
           我掏出铅笔,我说,日本鬼子,你向我开火
           你把我灭亡。我只管做自己青草流水的梦
           我说,日本鬼子,去你妈的王道乐土
           我只管偷听躲在电冰箱后边的小鸟
           像子弹壳一样叫嚷,啄着早晨
           并不好好珍惜时日
          
           5月11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