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采石场》 (阅读2604次)



《采石场》

在夏日,山谷里生长着沙枣、矮槐
溪水漫过浅浅的卵石,流向
无名的远方。若是上午,一些羊儿
会踏乱野花,来小溪边照镜子,它们的
最终目的是给小溪一个长长的热吻
一些人会蹲在小溪边,洗一把脸上的热汗
他们总被远处的山坡吸引,那里
生长着山榉和毛栗树,夏日的风不时
吹过,使它们发出轰然的喧响
幽暗的,明亮的,有着
列维坦或康斯泰勃尔油画的风格
但那些人不会想到这些,他们必须
回到高处的采石场,和在那里更多的
坐在石头上歇息的人汇合
很快,碎石机重新启动,发出轰鸣
粉碎的石块被链条带往高处,跌落在
碎石堆上:一座尖尖的小山又增高了一拃
它们很快就会被工人们装进卡车,带往山外
一个平原上的水泥厂是目的地,在那里
它们达到了灰色的极致:经过加工,它们
成为了对人类有用的水泥
而碎石机链条上,另一些更碎的粉尘不跌落:
它们只是飘散,并被风带往山坡、山谷——
以灰尘的形式,它们留在了原地,然后是
无声无息地消失:像宇宙中的暗物质
采石工人拒绝这种矫情和浪漫,他们学习身边
山头的沉默,放炮,崩山,撬掘,粉碎,装载
挖掘机,碎石机,钢钎,铁锤——这世界用
自己的硬,粉碎他们的软。无论如何
轰鸣的碎石声中他们没有了多日前
找不到活干的恐慌、无助、暗淡
——劳动,永远使人心安
他们灰头土脸,挥汗如雨,心中有着
各自的小算盘:房子,化肥,学杂费,提留款
现在是八月,他们还可以挥汗再干半年
直至寒风吹,雪花落,群山换了素衣
工人们衣衫褴褛,拿了铁锹,坐上卡车离去
随后撤离的是挖掘机、碎石机、传送机
被挖去的山体,像一个巨人身上的灰疤
但很快就被白白的雪覆盖,被覆盖的
还有山谷,小溪,山坡,山榉和毛栗树林
喧闹了一年的采石场,现在静下来了
仿佛敌人已撤去的不被记录的战场
只有静:本来的,巨大的,蔓延的
仿佛什么人也没来过
什么事也没发生

                        2006.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