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铀夫人 (阅读2307次)



铀夫人

一阵东风送走我的马海毛
谁知道,它也挑逗长头发

这年轻的乡愁都是放射的
全由着你们本身的原子价

我眼中的半圆形世界可以
在没有修辞的机器旁焕发

何必要让此花与彼花同位
我摘下它,它就是吃人花

遗留下来的酒蕊看着你的
眼睛,是发明,也是私通

我一定要献给谁吗,如果
性质活泼来自浓缩的宇宙

远方那几朵已经瓷化的云
习惯烫出帝国神道的走边

2007.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