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8年的作品 (阅读3318次)



大  寒  饮

      之一:鼠说

能企望这场雪
为鼠年带来什么呢
年是旧的,春联和剪纸是新的
日子是一口锅
揭开就沸腾
菠菜叶早已是烫熟的塑料

既然2007没有碾剩些什么
把腊月悄然到来的雪
当成米粒囤积吧

银鼠会搬走一切:恐慌和雪灾
它们穿梭在岁月里,
是一群毛茸茸的卡通
唇红齿白的那只
叫姣好
也叫记忆

    之二:归程

无处下脚啊
想想那些错乱的雪
屋顶上、高压线上、污水塘中
甚至人家的烟囱里
到处留下凌乱的足迹
它们其实也没有更好的地方可去
眼神恍惚呆滞  不如纽扣
还有根针线拽着

不如那些火急火燎的打工仔
村口还有个着急张望的
白发老娘

    之三:大寒

大寒天
常看见他把手推车
停在菜场口
他的孩子跳下来就追狗去了
而她帮着他吆喝
把煤块往下卸

她的围巾有些旧了
抖落一地碎雪
她和我眼里的雪  不一般白
也不是一回事

我总觉得
持续的凝冻天对于我们这些人
要更长一些

    之四:遗忘

其实晴天不是摊开速写本
就可以随意描画的样子
雪没有走的意思
有人敲打着失灵的鼠标滑轮
咒骂那些半道上不听使唤的车轮
报纸涂得像花脸,把红橙黄蓝的预警
隔天刷新一遍

试着忘记那些断水断电的孤城
返乡的人潮、倾塌的棚顶
河流的长鼻涕
真的需要一种白
带来遗忘

更多的雪扑向大地,天知道
这个冬季它忽然
疯癫得像手舞鞭炮的孩子
乐趣只在炸开地缝的那一瞬

      之五:数九

雪山之巅
你会看见幸福吗
雪在今年的南部中国
更像一场真正的雪
天堂的雪

也许什么都不是
雪花只是爱着或恨着什么  倾其所有
对于它们的疯狂
我一向只装不知
可我知道那爱到发白的陨石:冰凌花

数着九
这样越过了寒冬
苍山不见得更老
熟悉的和陌生的旅人在困守的夜晚
相对而泣

    之六:雪舞

黄昏还没有来临
我从一袋不加糖的豆浆里
咂出了暮色的原味
虫豸们清好了嗓子等待雪霁

从一片到另一片
雪花的孤独之舞
在我的注视下有一些趔趄
最后化去的白
隐去了尘世的足印  它将回到夕阳
携来的净水瓶里

并最终成就这支雪祷之歌
群山之喉已锁
这时我决定化身为一只唱歌郎
背负着暮色
慢慢飞翔



  《色•戒:平安夜之果》

我把苹果揽在手心
在夜晚橙黄色的光线里
它带有主观的弧线
你不能忽略的
臆想的波浪和美

你的夹克拉链
也闪着金属的光芒
它与陶罐、果子、眼镜片的感光度
略有不同

“我要以苹果来征服世界”
暗伏于夜色
塞尚的苹果释放着蓝光

衬布起伏
这无损于结构的均衡
和结局的完美

2007.12.24



  《 元宵寄远 》

并非我的祝福
而是眼泪
升腾了它们

一棵想在天空生根的树
落回了地面
天明,它们炸裂的伤口
将裸露在雪地

从来未曾深埋
你看见的坠落
都面朝大海



    独居女人(外二首)


最后她点燃一支香烟
说起一起长大的
好姐妹之死

“原先那般恩爱
简直可以用口水拌饭……”
再后来那姐夫发来请帖
喜宴日
是她姐妹的周年祭日

她想扭过头去
脖子下的磁疗仪蛰疼了她
这个苏北女子有颀长的身段
她体内那些怨愤会被催眠
而烟蒂
会烫坏无辜的垃圾篓


    《只有一些针尖还在发亮》

无法不热爱麻将、独居和一尘不染
过往的婚史是一种羞辱
欢欢是一个例外
当它追至楼梯口
又被哄回去

它与他们的不同
她能辨清
为了阻止他们的投影
她关掉窗。他们的轮廓或精致或粗硬
闲时她刻他们  用尖利的嘴

她飞针走线
针眼下有秋来晚景
有重复的十字绣绣面


    《雨天描述》

持续的坏天气
连肉眼看到的黑都靠不住
天下乌鸦大演习,从暗到更暗的
一百种黑法

他们每个人
在她面前都有一个坏掉的肾
一个麻痹而结巴的舌神经
盲人摸到剪子和布
摸到火,他缩了回去,停下来开始描述:
这是一只高大、壮硕的象
口腔里插着针
象鼻里晃动着震怒的水

2008-6-2


  《 五月,雨中的汶川 》

1


清晨的樟树上挂满水滴
当我凭窗
俯视雨中停靠的小彩车、车旁
会走动的小人儿
总以为自己在远眺  



昨夜我的汶川疲惫、沉寂
一滴水在由南到北的呼号中

停歇了下来
一场来自地核的捶胸运动
放慢了它的节奏

2

是独自穿过旷野的时候了
多么可耻

从农人脚下掠夺他们的河流、村庄
从一张待哺的小嘴里
攫走母亲

蔚蓝,辽阔。当我背向
残腿乞丐的一只碗,又从碗中的缺口
看见天空的完整。大灾面前
他只是用四肢支撑着爬过来
捐出碗中所有硬币

你不可能不认识他
那是天上的父所珍爱的
那是川西最富足的孩子

3

五月,走进一座没有学生的教学楼
手中的粉笔搓得吱吱乱响
它曾经画出多棱体、圆锥体

那么,画出孩子们在操场的奔跑呢?
粉尘漫天飞扬
有预制板断裂制造的,有千斤顶和挖掘机带起的
白色的烟雾在升腾、在变幻……


最后变成了一些
睡姿不成样子的学生
我想将教鞭重重地敲下去,敲下去
直到那些散落的课本、文具
惊跳起来
被阳光重新拾起

4

沟谷中
石头和泥沙还在赶路
它们急于汇成一条河流

河床无端被阻塞、被激怒
遇到陡坡就撕开个豁口
遇到倒塌的房梁、树桩
就推搡着走



也有脾气古怪一些的人,把躯干
摆成天地不让的架势
就绕着走

5

断流之前,请垂额!
坍塌之前,请俯听!

你就要灭绝的
是一千顷蝌蚪和麦浪的母亲
是一百万只流浪蟾蜍的父亲

准备好了吗

阳光隐藏着,让人觉得它从来不存在
这岿然不动的苦难
这废墟中合围的黑暗。但谁能怀疑那信仰之舟

------凡生者用哀恸之眼
抚摸过的残垣、断桥、山川将在沉默中复活
将充当黑暗与光明的介质
并汇入五月
这越来越密集的鼓声和雨点




    在六月的天空下


《儿童节》

翻过五月
翻过一座座
左肩高右肩低的山脊


此时全世界的儿童都在拍手
等待蜜饯、电动车
甚至六月的雪人

天堂里的管风琴响了
小天使们在唱诗班
应该得到鼓励
甚至最结巴的那一个

也许他们集体商量好了
都留给另外那些孩子们吧:
省下朝霞
省下镶满星星的屋顶

也不要这芒种前的雨水
混合着亲人们太多的思念和恸



《同一个家》

仿佛一夜之间
所有人都失去了家园
心悬在同一个经纬度

从一楼到顶楼
打开隔断就是一家人了
彼此厌倦的邻人
老死不相往来的山藤
在屋顶水塔的注视下
忽然牵起了手

不要说貌不惊人的王老吉
还有一个个从不伟岸的民营企业
此刻胸膛拍得震响
请收下吧,急需的帐篷、药品!
请握紧吧我的手我们的手!

种种生命的迹象
都在搜救犬的鼻子下
一夜复生


《吃草的大熊猫》


没有游客的卧龙镇
它们的空翻、滚彩球
献给没有表情的天空

你见过孤单的熊猫,躲在暗处
怀抱着幼婴的国宝
但你肯定没有见过争抢枯草的国宝
伸着红舌头,舔着粥碗
像天空赶丢的一只羊

没有人向你解释
天为什么忽然暗下来
新鲜的竹叶
被哪一个粗心的饲养员
替换成了干草

宽恕那个瞬间吧
在神无暇顾及的山谷,在被篡改的生态里
你活下来了
因为人类的陪伴


《 征  兆 》

如果真有这样一种云
一直就横卧在我们头顶  
而忽略每天都在发生
那是在昼中,或日落
“天际晴朗,而有细云如一线”
那将临的事物已经不远
它来的时候我们还在迟疑张望
当它说“毁灭吧”,有人开始大笑
那园中之果已熟透
但无人摘取
一座不信的城里每天
都有人醒来又有人昏昏睡去
只有小孩不怀疑他们的所见
也不避讳说出。他们径直指向了天边:
看,那云!



    《 辉煌之祷 》

驰过赛场的风
被每一对飞翔的翅膀感觉到
它将引导我们去寻访------

目睹那美善,那轮回
隐藏于万壑之中
也隐于灰白、素朴的宙斯神殿之中

与光明并驾齐驱
那竞技场,从来不曾毁于战火与风雨
……奥林匹亚,请带我攀登、超越
那看不见的山峰
请将你的光辉沐我,让我

用人性之目,触摸酒神之殿
允许我们在长久的禁锢之后
释放内心凶猛的火蛇

最后请接纳这蝼蚁之爱、之颂
让大美隐藏于斯,惟智勇者,成就
一生与光明那盛大的追逐



    旧事:1982年的铜仁三中

    《 政治课 》  

物质决定意识
或者意识反作用于物质
在高二文科班被熟记
并不因为真理。而湖南腔的弯弯跑道
悠长多了
那时还不懂得落日忧伤
毛狗罗罗
也还没有追上它自己的立尾巴
围着高考的指挥棒
打转的,是我们一群考生
时隔二十余年
我重又见到了他
可以肯定的是
光阴作用于他头顶的半壁江山
又反弹回去
他见到我落落大方的女儿
仿佛就是三伏天,我趴在课桌上打盹然后
醒来。阳光的精彩讲演
被庄生的一念否定

    《数学课除以语文课》

除以零
那些数学课上发呆的时光
乘以春夏秋冬
那么多没有搞懂的数学题
考试,啊考试
翻书也照抄不来。那时我多爱数学
系在弦月上的那块钻石馅饼

叉叉角角
唐先生的代数,杨先生的几何
大于、痛悔于、疑惑于,但绝对不能取代
或略等于
我对《荷塘月色》的热爱

时光的《背影》背后
隐约还有一个背影
如果你回身躲闪,迎面撞上的镜子
会倒提着你的光脚丫
把你再掷回去

2008-10-5

    《 十月之痒 》
      ------ 给宝贝儿

你的手在我的脸上摩挲
当你伏在耳根呵气
痒遍布十月  由南
自北

记起我们曾经是同一个
那时你站在床上朝我啾鸣,伸着小手
脚下是摇晃的地球

向北,空旷的十月适合远行
也适合围炉的回忆
秋风又袭,这新款的围脖将取代我

为此担忧,我的念叨是那样多
但你终会启程
我将松开嘴
看你扑向白桦林的怀抱

当我的爱枯黄,旋转
在秋风中短暂停留
它羞于启齿
在这潮湿、蜿蜒的南方子宫

10月29日记  

附:

瑞星的小卡卡发出了阵阵鼾声,小旅人不知疲倦了没有,十点钟的卧铺车厢熄灯后,一个人独对黑暗的感觉会怎样。
黄昏时分最能让人体验到思乡的感觉,你体会一下吧。我在短信中这样叮嘱道。
“让她锻炼一下吧”,这是贵阳站10月29日的女值班站长用不容商量的口气说的。是的,为什么需要站台票呢?没有特殊的必要。我看着这个妈妈级的女站长,昨晚梦想的奇迹终究是被坚强代替。
可我不想培养人民的女警花或者女站长,我是凡人,也是母亲。厚着脸皮,我去咨询窗口向另一名女站务人员求一张站台票。
“孩子还小,要送进站去?”她打量着我,语气有些犹豫。“那你把孩子叫来我看看。”
我朝孩子张望的时候她已经改变了主意:“嗯,拿一元钱来吧!快点!”
我和孩子拥抱着兴奋的时候,已经在心里祝福这位打破规矩的好妈妈公务员了。
卧铺车厢显得拥挤。我盯上了一个大眼睛、穿制服的女列车员。
“请问您是这节车厢的列车员吗?”她很热情地迎了上来:“是呀,有什么事吗?”
“我的孩子......”我有些激动也有些期待,她跟我走到了洗手间门口。当她弄明白孩子既不是身体差也不是有什么特别的问题,只是第一次出门,她笑了。她的笑容让我相信,她真的懂得了一个母亲的心。
“您放心吧,我会沿途照看她的,有什么问题我叫她来找我!”
她走到孩子的铺位前,拉着孩子的手,像一个真正的姐姐那样。
我得下车了。在没人的地方我拉住了她,我想表达一下我的谢意,或者为我孩子将给她增添的麻烦表示一下歉意。
“不不,这是我的职责,我不能收您一分钱。您放心下车吧!”
她姓熊。这是美好的一日。





    《 灯盏花 》

治疗单上的文字从来龙飞凤舞
八月,阳光写在草坪上的签字
自信而武断
“灯盏花” ,治疗我腰伤的一种注射液
像极了一个藏不住幽暗的名字
就是说,我身体里那些黑暗需要被照亮
骨头不再是骨头,我必须
为一次对抗和对身体的
漫不经心买单
我早已过了宁折不弯的年龄
对生活的每一次屈膝
不再让我皱眉。多么自然,
如今我趴在白床单上
接受一簇橙色小花的探视,允许它们
举着灯盏在我的静脉中行走
在骨架间打夯


《一座山接受你》
  ------悼诗人沈河


一座山接受你
在今天,它卸下风尘
降下帷幔,隐在白云缥缈处。

那是一个怎样的去处
其山形如椅,如砚,或如莲?
清风为你清道
以待舆驾。你选择了高处,心无挂碍
旦暮间,早把一切看破

当泉涸
怎样的相濡也将相忘于今日了
你终于不再往坡上爬。携造化相游

再无
外物可扰心,悲欣自足。

再次看见你
你在山外,在晨光中,依旧书生样子。
你渴了,得饮于诗
抛掉手中杖,你奔着那片桃林而去
你终被远山接纳
那原是一种抵达


2008.11.26





《歌  者》

突然看见一个人
突然被一个从未见过的人定住
那人正从荧屏那端看过来,握着话筒
他先是吐出一根金线
接着吐出一整片云彩

一浪一浪,掌声淹没了他
他慢慢慢慢地转身
走进阳光本身
天玄
地黄

歌声升至太空,回旋良久
微光点点,那是恒星还在徘徊
我为阴浊故
独留器世间,去留两不论。

2008-1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