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雪意小札 (阅读2424次)



《初雪》

一面青铜镜中磨碎你的白发
林逋的爱子病死在一月
此刻的怨恨,竟从撕烂一柄鹅毛扇子开始
而孟浩然寻找梅花刚刚回来
酒葫芦里盛着冰片。远山,那垒垒石块
如同一代又一代作古的诗人,在林木
黝黑、枯瘦的臂弯中骤然醒来,重新接受雪的哺乳


《南山有梅》

漫山傲雪的梅花,找不到一枝仰面的花朵
雪屑,每从骨节上铮铮地剥脱
我由此理解杜甫唾弃的腐肉。那精雕细琢的诗人
宋玉的晚年,已成为反面的教材
时至今日,幸存的诗人都住在南山
南山,乃是中国诗人的屏风
半醉的陶潜偃卧于其下,梅花,梅花多么惹人喜爱


《村庵》

拥雪自坐,田畴里已不分蓬与苎麻
缓行于山脊之上,李贺的蹇驴,颈上的鬃毛
雪深十寸。另一条山径上
贾岛与松老、柴扉相遇,吟哦声戛然而止
寂如冰挂。大雪掩盖来时的道路,焉知际遇不是离去?
炊烟宁息,世味但如嚼蜡
一排低矮的村落,在山脚下默默承受落雪


《望海楼头》

如今我在积雪中寻找诗僧皎然的心迹
一如常建在禅房外,莽撞地误入
半闭的花蕾。望海楼头,潮头的雪狮子头怒吼
呼唤海岸线上的落雪。于我身后
玉树琼枝掩映,此时的新城连绵,盐堆蠹砌,东青门下
种瓜人甘愿老死。于我眼前
苍鹭的心意自足,双肩担起一担薄雪,从滩涂上平缓地飞起


《山谷》

弃车而行,我在山涧之前驻足
一株青冈树站在崖边回忆往事,那花青色的梦痕
葳蕤的树叶倾听,山谷幽谧,白驼
宁静地走向远方。而岑参的革囊里盛满烈酒,霜刀映照
猬状的胡髭。此前我路过十字街头,一条汉子
站在风口串着羊肉,火槽里的炭火如血
犹如整株发红的树干卧在里面,烟火燎黑他的面孔


《密林》

雪在东,雪在西,雪在南
雪在北。雪下到林上,雪下到林中,雪下到林下。雪马
与雪龙嘶吼。槎丫森密,宛如巨舟上的樯椽
白鹭的翅翼翩然撞击雪淞,烟雾迷濛
而我想起一个诗人在蓝关前踟蹰不前,何等相似的惆怅
沟渠中雪积一尺,雪在心中攒足一丈
韩退之,既知华山投书,又为何不能从大雪之中退之


《快雪时晴》

快雪时晴,我与年迈的守林人闲谈
才听到屋后深陷中的喘息,车辘扬起的雪一直溅到
他的两鬓,又看到他从容地煮雪
米粒在沸水里嘤咛,惬意地撞响铝锅的内壳
竟让我默然流泪。往生,我们都有一个亲人,一个自己
子猷的风度依稀是竹叶上的薄雪
乐天,乐天,你吹开的绿蚁我们熬成了一锅稀粥


《平湖》

白木碧天,四面湖山淡泊
我在舟子里小饮,心意纯净,雪霰在轻风中碎为齑粉
而黑鸟沉重,急掠而去……
夜幕在不觉中垂下,仿佛慧星卷起白雾的长尾
一个银白的世界全部漆黑,幻象
重归于零。我在湖心勉力挑动商隐的灯花,影影绰绰
小舟滑行于天穹的反面


2008-2-6 除夕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