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 镇/无处可逃/沉淀/给秋天的一封信/后退 (阅读2694次)



2007.11.15 小 镇


我惧怕它,犹如惧怕自己的身体。
            ——题记

穴巢丛生。从这里到那里,
一些阴暗的物体正被我轻蔑地张望。
那岁月的鞭打,那疯狂的罪,那不带一丝感情的秋天,
以及顷刻消无的弹性——今天,
我无所谓痛和快乐,只将家乡的小路走遍。
从这里到那里,每一条路、每一个穴
都埋伏危险。我真的
早已受够了月光的欺负,
它刁蛮的神态将我深深伤害。
所以,我一定要清除它的生活,生命中的毛病、疵点,
以及那不断断裂的篱笆墙:
它无奈地伏在我的肩上,呻吟、咳嗽。
我无所谓那疯狂袭来的体虚、抑郁症,
那些弥散的乐声充满毒,
渐渐侵害一些肉身。现在,小镇上最善良的那个弄堂
又要出现月光了——它将深深地把家乡笼罩,
并且渐渐剖开教堂的大门。
从这里到那里,不见一丝残酷的痕迹。

(写于2007年11月15日 海盐武原)



2007.11.15 无处可逃

没有人能抗拒这紊乱的生活的真实性,
在这座小城的出口
那些疯狂而来薰衣草味
迷醉了人们数天的生活:阳光下,尚未开放的纯洁
还躺在安静的地面上,它久久不能说明现在的生活。
高傲或孤僻。或迷失。
当最后一声低吼
践踏了这个风和日丽的早晨,
天气决定重新消失,从万丈迷雾中
奔向更高的尖锐——呼叫,是那顷刻间愈合的奔忙,
它和生存紧紧关联。
而我无处可逃。那到处流淌的情欲
久久不肯离开现场。现场一片阴翳,像阎王老爷的府第
挂满白色纸灯,灯火闪亮,像马上就要从纸灯中
燃烧开来,然后蔓延……

(写于2007年11月15日 海盐武原)



2007.9.29 沉淀

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余下的沉淀
就是漫无边际的静默和孤独。
太阳花还在窗台艳丽,装着
要与窗外的晚霞争宠——
为了表明它还活着,它必须贡献这样的误会。
通往太阳的路还很遥远,事实上
它也早已开不出花朵——但它的内心平静:
岁月早已积淀了人们的猜疑和揣测,
所有的,早已不足为奇。这是真的——
它还将枯萎的花朵挂在枝上,只是为了
伪装自己还活着,即使
阳光不再,它也早已心静如水。
它在逼仄中诉说一段鲜为人知的经历,
那里生长过美丽,也生长过它的病。
这就已经足够它到下辈子都能幸福地笑,
人们不解的,只是生活中
那些被他们过分高估了的能力,或者
被他们低估了的品德,以及生活的坏成分。

(写于2007年9月29日 海盐武原)



2007.9.27 给秋天的一封信

你不停地掉叶子,就像
从我的心中砍去一棵又一棵的树,
直到把这个世界弄得一片荒芜;
你爱美的天性骤然消失,
就像爱人的远去,没有一丝喜悦的声音。
风还在嗖嗖作响,
你过早地埋没了夏天的温度,
抑制了许多美妙的声音,比如花开,比如雨飘。
中秋节,你若无其事地散步在大街上,
倨傲的表情摧毁了一大群人类的设想,
最终,还是不了解花开的速度、花朵的品性。
而晚餐颜色鲜明,有
上海青、大白菜和西红柿——这些
都是夏天给予的,它们本来不属于你。
如果有一天
你再也吃不上它们,不要紧张,也不要怨恨,
当冬天来了,就可以结束绿叶和花朵,
让温暖远飘而去,即使
无边的寂寞正在袭来,也不必回头——

(写于2007年9月27日 海盐武原)



2007.9.26 后退

我有一群艰苦的人,他们背着秋天的柴禾
站在我身后。他们枯竭的背脊上站满苍凉,
月亮升起时,柴禾无声,默默地从人群的肩头滑落,
像一轮轮没落的太阳和月亮,像一颗颗没落的星星。
当秋天告知我们生活就是这最后的时间,
我就要后退。退到他们中间去,一点点地,
直到成为一个小圆点,直到完全消失。
这最后的时间短暂、奇妙,具备冬天的特点,
它不认识我,以及我身后这些艰苦的人。
所以,谁也不必为谁负担。至于
那些沉重,那些秘密,那些晦涩的目光,我们都可以不要。
但是,如果生活已经把它们给予了我们,我们就要珍惜,
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悉心照顾。

后退,是一种先进又科学的方法,它教会我们
与自己最亲爱的人保持秋天的温度,让秋天的风雨
打坏衣襟,让衣襟破出那么一个小洞,然后
趁着落日还有余辉,月光正要照耀上来时,
就着一点被上帝欺骗的感觉,就着夜晚棉被里的凉意,
让微弱的光辉进入身体。大山可以不要,
河流可以不要,道路可以不要,季节也可以不要。
但是,不能不要白云和蓝天,以及阳光。
如果再能有一只海鸥,那就更好了,
让它带着我们的人群飞,飞到十米开外,千里以外,
让它带走我们的柴禾,使人们渐渐地昂起头,从
漆黑的秋夜中探出头来,张望自己后退的表情:
紧张,快乐,豪放,无所畏惧。

(写于2007年9月25日 海盐武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