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丁字路口/止欲/他在不停地睡/梦住我/9月2日的这场秋雨  (阅读2383次)



2007.9.3 丁字路口

丁字路口坐南朝北,像一个人间的婚外恋故事,
三个方向中,总有一个是永远不通的。
今天,这个路口弥漫了大饼油条的味道,
它们使整个早晨陷于一种技术:
飘飞的雨和云烟停留在香樟树上,
久久不肯离去;
风稍稍歇了下来,人们用伞顶着灰暗的天空,
一步一步地爬行;
菜场上有豆腐和香葱,市场上没有一个挎篮子的家庭主妇;
大街上的营业厅门口,站立了许多躲雨的人。
而天并没有在下雨。
这样的天气,只是为人们在预备中餐需要的水,
人们却永远不知道它的良苦用心。
他们在丁字路口张望着从远方驰来的时光,
个个期望它在自己面前停下。他们
轻轻地抖落着沾在身上的少量的水,连同抖落了
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然后,在这个秋天的初寒中
偷偷摸摸地
等待天晴。

(写于2007年9月3日 海盐武原)



2007.9.2 止欲

总是要记住一些日子的,比如
在没有钱买蜡烛的日子里去天宁寺,
那里总是莲花盛开,水面上飘荡着寺庙的香烟,
韦陀不接待外来的香客,
我就只有四处流浪。
而那琉璃瓦正在接待这个九月的雨,
风正一点一点地冰冷,我瑟缩在佛主的身旁,不敢
咳嗽一声。
供桌上有面包和水果,还有新时代的其他供品,
千佛阁里的一千尊佛像都呆在暖暖的供房里,
它们像新世纪的婴儿,却一个个很乖,从不啼哭。
他们都好像睡了,睡得很香很甜。
然而,我饿了。我累了。我就要哭了。
我像一个刚出世的婴儿。
我向那张供桌伸出了稚嫩和可爱的小手。
我的双眼死死盯住那一个个温暖的供房。
我替亲爱的佛主接纳了可怜的众僧和求佛者,
我把他们的悲苦收藏到今晚的梦魇里,紧接着
替他们安慰自己——仅仅
为了保佑自己能得到一片面包或半只水果,
或者,一个温暖的小屋。

(写于2007年9月2日 海盐武原)

  

2007.9.2 他在不停地睡

他在不停地睡,每一个雨天,每一个
不需要活计的白天。
他不停地睡,睡思昏沉,像一只疲惫的蜗牛,
蜷曲在他人的领地,但睡意安祥。有海鸥在梦里飞
——大海是他眷恋的家,一个蜗牛的家:
小小的,螺旋形的,彩色的,发出海螺般的乐声的……

睡中,他渴望雨天的长度和宽度胜过那大海,
又要低于海鸥的高度。生计
是生活唯一的睡姿,它辗转反侧,姿态朦胧。

他还在不停地睡,太阳一直没有升起,星星
也没有爬上来,那床前
一直没有明月光。而睡思是一轮古怪的太阳,
它轻轻地照亮大海:那里有一只飞翔的海鸥,
它沿着海岸低飞,像一只盐地上的蜻蜓
不停地预报着天气。

(写于2007年9月2日 海盐武原)

  

2007.9.2 梦住我

梦住我,就是你的幸福。
紧紧地梦住我,像抱住我那样,听我的喘息
以及失望的呓语,听那一夜澎湃的流浪之歌
慢慢地穿透彼此的心肺。让梦
暂时离开那一片鸟语花香的草地,
去认真地回忆过去的每一天。

梦住我,像轻轻地拥住我一样,数陌生的流星,
去行走一片隔阂丛生的草地,说:
“矛盾、茫然与毫无秩序的言论们,
从此不要再光临这里!”一切美好如初,
像那列东方快车,快速地带我们进入到又一个秋天
——秋天有无数个,但没有一个比梦更美。

(写于2007年9月2日 海盐武原)



2007.9.2 9月2日的这场秋雨

我忘了去年秋天的雨,那场夺去我的石榴树的雨
今天又来了。
开始时,它站在海边,看我们捉蟹,玩耍;
后来,它转到城市的中心,预测人们的干渴度;
然后,它打了个回旋儿,到我的上空,开始噼哩啪啦地下起来。

它毫无顾忌。下。继续下。
今年,我把我的石榴树藏好了,不会再被它找到。
所以,我很安全。我们很安全。
在海滨广斥的盐田之上,该洁白的一切还是洁白着,
石榴花还在秘密的地方红火着。

没有人知道,在余下的时日里,这场雨还能在饥饿中
坚持多久。天空,也是那么洁白。
没有人与它对话。没有一个晒盐者喜欢它。
我们一如既往地捉蟹,玩耍,像在春天放风筝那样
不倦地期待梦的实现。

(写于2007年9月2日 海盐武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