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石城:为了那个永远在的人 (阅读2327次)



为了那个永远在的人
    ——仅以此诗送别蔡其矫老师



那个从模糊的记忆中突然清晰过来的人,是谁
就是那个面庞红润,目光坚定的人
那个人已经被时间夺走
那个人即将被时间夺走
他将被明天夺走
他将被明天的冷酷的手
从今天猛然夺走
并永远藏于黑暗,不再露面


多么熟悉的人,微笑的人,亲切的人
一个老人,一个怀揣诗歌的火种
点燃大地的人,一个坚韧的人
一个与时间拔河的人
一个曾经在上世纪的一条小巷尽头
两次迎我进屋,同样握手,让座,喝茶
同样谈论诗歌并从此让我铭记的人
他一共给我写过三封信,通过两次电话
便从此失去联系,现在又
透过电脑莹屏那冰凉的玻璃在看着我


现在,疼痛正在从我的身体开始
从血管,皮肤,每一根头发和十个脚趾
以及密布全身的细小的神经
那个人已经完全和我合成一体了
现在时间将他从我的身上夺走
怎么办?如果我放弃挽留
我就要面临他被夺走后所留下的巨大虚空
如果继续挽留,我将不得不经受这撕裂的疼痛

2007/1/11





    今天是蔡其矫老师的忌日。这是前不久,去年12月,我与作家禾源、诗人后井通顺等一行数人去邻县古田采风时,当地青年诗人关山亲口告诉我的。这再次勾起了我对蔡老的怀念。去年的今日,我正在埋头攻读法学,并已经为此离开诗歌将近五年时间,因此对诗坛发生的一切都宛如隔世,毫不知情,包括蔡老的仙逝。直到去年1月11日,偶然一次打开网络,突然看到蔡老那张身着红茄克,面庞方正阔大,表情刚毅,目光坚定的半身近照赫然在目,我才意识到,大概是发生了什么。当我确知蔡老已经仙逝的时候,一种突然遭遇的打击、揪痛、愧恧、感激、哀伤和缅怀,甚至更多的难以言状的复杂感受猛地汹涌而来,一下抓住了我的心。那时,我几乎是颤抖着手指在键盘上打下了上面这首诗的。这首诗虽然一直深藏在我的心底,但它再一次点燃了我对诗的强烈的渴念,并从此再次拿起了诗笔。啊,怀念蔡老感谢蔡老!如今时隔一年,我将这首诗贴在这里,算是对蔡老的一个追念,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鞭打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