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8年詩選 (阅读2718次)



◎在樂清

冷空氣來的急
連窗簾都來不及按上。
午夜,大片大片的月光
從稻田湧進來
床成了船

我們坐在船裡
沿著河道
去外婆家

外婆居住的房子
屋檐低小
淹沒在四周的樓房裡
但房子古樸,外公留下的藥櫃子
依然散發草藥香
人一坐下來,就
可以聽雨
──外婆在,房子的
氣勢也在。

2008.1.1





◎在浸會

清明過後,天色昏暗
辦公室對面的軍營裡,一整棵相思樹
都開花了。
透過窗玻璃,在九樓
我都聞到它的香

還有什麼?
白流蘇和紫流蘇開的正艷
小教堂前的魚木
這兩天也郁郁蔥蔥

遠處,信號山上的杜鵑鳥啼
一聲又一聲
穿越時空而來

十年之後,我又站回原地
看著同樣的花和樹
回想當年撰寫畢業論文的日子
以及走下獅子山時的心情

木棉快凋謝完了
再過些日子
棉絮如雪,會在風中飛舞
啊,春天又將逝去!

2008.4.11






◎木棉袈裟

颱風來襲
佛,坐困雨中
看木棉潰爛,相思墜地

螞蟻抬著一領袈裟
迷失在往萬佛寺的途中

玄奘西遊,鉴真東渡
我亦曾到過中土
那裡雪山延綿,絕非人間

二百萬年後
我化作樹,化作獸
化作你手中的一杯咖啡

2008.4.19







◎五月

一只鷹在九樓的窗外盤旋
五月就要來臨

鷹翅底下,
有相思花低低的開

我突然懷念老屋門前的田野
大片大片的紫雲英像地毯一樣鋪開

天上飛著紙鷂
房子就像積木一樣擺著

我們的孩子在地上奔跑。

2008.4.30






◎五月.夢

五月,巴蕉葉上午寐的眾神醒來
驚見相思花開遍山野
揉揉眼才知道,一切
都遠去了,雪山,風馬旗
稀薄的空氣

維多利亞港的黃昏
一個紅衣喇嘛在金紫荊花下閃閃發光
他想起青康藏高原
四千九百米的山巔
他見過海子最柔軟神秘的身體

2008.5.1






◎五月如此美好

或許是一年中最美的一天
溫度適宜。睡眠充足
清晨下樓,陽光
曬著住宅區的藍色大門
一團祥和。
偶爾有花朵自高樹閒閒落下
敲打等車的人。
隔壁下山小徑上,淺鋪著黃色紫色的花
相思花快謝完了
而鳳凰花會在春夏交接處頷首、等待
並綻放。
五月如此美好,宜嫁娶。

2008.5.9






◎樂清灣之夜

月亮在工業區的屋頂昇起
高高的堤上,
曾是戚繼光和倭寇決戰的地方。
外面是月光下的樂清灣
有海蚊子低低的飛
轟炸我的雙腿。
灘塗一直在後退
海水,再也漫不進屋來
這是神奇的夜晚──
閃電在院子裡狂吠
鴨子在池塘裡思過
西瓜販子在十字街口迷失
民工在宿舍裡洗澡唱歌
──那些走南闖北的人們,聊著
葉落歸根的人們
固守田園的人們。
在微腥微熱的夜裡
月亮終於迎風昇騰而起
清洌明亮,如白蓮花

2008.7補記






◎薑花歌

1.
陣雨過後,山野像刷了一層新綠
秋老虎的斑紋也消失無縱

野薑花在水田裡
無風自搖,時間開始變的細碎

2.
夜深,白瓷杯裡的水
開始滾燙

薑花一直踮著腳尖
白舞鞋在水裡透明發亮

3.
新購的水晶花瓶。

細長的芽苞穿透綠盔甲
追風逐電。

她的香
鑽進被子鑽進夢,鋪滿一地

2008.10.4夜






◎海嘯

秋天已過近半
我捧著咖啡,坐在校園微涼的
台階上,遠望獅山
感到內心深處的潮水
像海嘯襲來

秋天深不可測
一層層巨浪,隔著太平洋
自華爾街
自網絡彼端湧來
熒屏泛起水花。

秋天了,所有的堤壩都將崩潰
我們裸身入寒冬。

2008.10.11






◎負十度的天空在遠方

暖氣還在輸送途中
有些些的冷
負十度的天空
在遠方。

一隻紙飛機越過邊界時
雪就下了
白色的羽絨被
層層疊疊

你結冰。
你感冒。
你莫名其妙。

2008.1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