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秋夜闻书】(2008,长诗) (阅读1832次)





1、

一堵诗书之墙,亦如一团黑暗
思想者的黑暗,磁场,阻隔我们的身体
墙体中不断渗出异样的雾气
在屋子中飘浮,弥漫,不断渗入
沦陷中的沙发,破旧的电视机,收音机,以及

这干净而清冷的双人床第,这闹钟,这香水
这窗台边倾斜的画架,这风干的女郎
这卫生间的白色马桶,这阴暗的下水道
这客厅里的咖啡杯,这中药罐
这秋风翻阅的诗经,易经,魏碑,宋词,时光野史……

……这复杂的,异样的,沾染着思想者的气息
足以让这个灰暗的城市,在十月,重新怀上怪胎

2、

黑暗中的手艺人,掘墓者,都在努力培养自己的气味
孤独的气味,革命的,灾难的气味
然后像指南针一样,秘闻这个时代的地下通道,通往哪里

3、

夜深人静,这堵墙成了回音壁,偶尔会发出
铁一样的声响。我并不可怕,但我怀疑
梦中发出的尖叫,笑声,是否来自这堵墙,或者
来自回音壁中,某个被历史沉冤的
主角,配角,小丑,一群被活活剥皮而杀死的魂灵,以及
那些书籍中埋下的密码,眼神,乞求,奢望
仍然在黑暗中闪耀着不死的光辉……

……我相信,他们是一群不可靠的叙述者
羊皮卷中到处充斥时间的耻辱柱,阴谋与玩笑,还有那
摇摆不定的门神

4、

沉浸在自己的黑暗中,我们不宜戴上性感的面具
更不宜裸露松骨般的胸怀,我们不再习惯做一个时间的沉默者
我们不再习惯关起门来疗伤,回忆,抚慰黑窑时代的人们

5、

一介书生,自作多情,这个时代不再需要苦吟者
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这青灯下的生活,这桌上的伪币,浪漫之吻,陌生人的诗草
这逼窄的人间过道,酒肉穿行
这闻书起舞的漫步者,低音炮,静止的钟摆,夹住诗人的耳鳃
这哲学的迷醉中,天花板上演鬼魅之舞
美人和武士,从书中双双逃逸
这十月的饥饿,从历史干瘪的乳房中挤出几滴墨汁……

……是夜,先生挥毫,泼墨,掐指,闭目,不养神
十年生死春色尽,夜半郎中抱月归
秋风起,秋风落,病中人,隔江还唱后庭花

6、

时间之船,把剩余者放送灰城,黄荆山脉的高处
充溢时代快感的刀光剑影,海市蜃楼
剩余者在醉生梦死里,阅读前世和今生,乌托邦的命运

7、

有人熄了灯,在黑暗中摸索彼此的脸
我无法隔离,外省的歌手与戏子,在楼下
磁湖梦里的悲欢,嚎叫,出卖,人群中夹杂着调酒师的表情
像往日一样,把祖国贴在性爱的墙壁上
中年记忆,继续沿着它旅行
城市的垃圾之歌,进入地下管道
以书掩面的人,书生意气的人,置之不理……

……我的烟头在某个地方烫了一个洞,发出光亮
烟雾上升,灵魂开始出窍
奔跑的骨骼,理想中的畸形儿,根源于那个洞

8、

流星飞过屋顶,时间之塔在黑洞中盘旋
有人在解构理想的书城,让发光的魔毯覆盖衰败中的心脏
有人在夜空中埋下一个个发射夜明珠的窗口

9、

屋子里,三盏灯。
白炽灯,钨丝灯,用于晚间做爱的蓝萤灯
桌子上,床头边,天花板上

白炽灯,阅读,记忆,伴随词语中的风暴
钨丝灯,室内的蟑螂、壁虎和长脚蚊的生活见证
蓝萤灯,幽灵一样,不会熄灭,一直到午夜……

……屋子里,三盏灯
正如你,社会主义时代的三条腿,分工明细

10、

一个怀揣诗艺的无产者,依旧夹着一条理想主义尾巴
有人趁着暮色,在灰暗的广场,继续演说
有人继续偷窥,时代的后娘,伪君子和虐待狂的搔首弄姿

11、

醉醺醺的,回到室内,换另一种偷窥人类的方式
在书中去偷窥:死的魂灵,活的思想

像去年夏天,醉卧于窖白水库大坝,笑看旧山河
红色的,白色的,黑色的蚂蚁,相安无事,爬满肮脏的街道……

……街灯下,恩爱情仇,城南往事
书山有路,何为径,琴台望断,清水未长流

12、

狗年月,浪淘沙,故乡风流人物
如今,书生打马还乡,远眺南山,落荒于松坡下
忆当年,洪水拆了独木桥,少年与落水狗,落花流去也

13、

深秋的人们,午夜里裹着风衣,在钟鼓楼一带出没
江风像往日刁民,占据繁华小街
一个没有前朝的身躯,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游走
诗人和妓女,农夫的后代,继续饥饿
他们的家乡,无边落木萧萧下
诗人的脸色,依旧矫情
妓女的乳房悬挂在他乡的低空,松松垮垮的喂养
工棚和老屋,依旧漏雨……

……有人在今秋,指望明月,诗歌,下半身,都有好收成

14、

阅读的快意,无名小寺的钟声,一夜间变成
长春禅林的雪花,覆盖黄瑰堡
依然活着的,仅剩老村那一段被深埋的铁轨

15、

你曾经为我充满叹息
不能幻想,不能读书,不能写诗,不能游走
那感觉匆忙,羞辱,起落,颠荡
就像红男绿女们,穿着裤子在火车上做爱

我们跑得那么快,都造出幻想的孩子
爱情,饥饿,斗争,彼此不详
他们,不像我们
节日纪念节日,鱼尾纹,隔着厚厚的毛玻璃的脸……

……他们,像袋鼠一样,快跑
像猴子,淹没在云山雾海,并且以人类的名义到处裸奔

16、

多少年,风沙剪影,人生苦短
多少年,火车一次次地在午夜穿过老村,一啸而过
多少年,沉默是土,挥霍是金,一笑而过

17、

那些来历不明的车辆,在城郊划弧,兜圈子
一夜间,乡村变得愈加瘦弱,无力
我看到异乡的女人在石灰窑一带,声色飞扬
城里人,正在乡村音乐中狂野交欢

今夜,我的耳朵和眼睛,再一次迷失……

……这个事件,让我陷入城市的夜雾中
而那些模糊的影像
暴力,抒情,柔媚,变脸的巫师

18、

“你还记得那个传奇的乡下说书人吗?”
“每个人都记得。”
“记忆留守故园,身体死于他乡。”



2007.11.13-2008.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