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车上的浮士德 (阅读3406次)



            

你必须拨动雨刷才能看清世界。
如果后面的玻璃上也有雾色涌来,
前方的那棵树会不会因而远离?
车开进一个秋天,
它在你的诘问中低垂双眼;
当它把自己的身体染成或红或白,
你疑心冬天和永恒,究竟谁才是它的近邻。
在窗内的热气和外面的雾之间,
无数颗菊花骤然出生、凋零,
这难以捉摸的际遇,
把那么多个秋天送到你眼前。
你想开车穿过十年前的操场
或者五年后的湖面,直到
雾黑的天空把你变成
一部芬芳却陈旧的电影:
左手是一次次序幕,右手仍在黑暗中
难以说清。
那也没什么不同,你想,
书页间的蓝天正在桌子上等待
你下一次的纵身跳跃。
下一次,它真的会变作海,
在你用胳膊组成的圆环里深深呼吸;
其实你是一棵树,
终将穿破那辆车僵冷的顶端。
你钟情的秋天还不能完结,
它轻轻触摸雨刷,
你得以破土而出。

L.j
10/18/200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