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像一条蝰蛇,潜入你的人生(07年10、11月的诗) (阅读4282次)



《初吻》

灌木低矮,你们俩蹲下去
说些严肃的话
小便清亮,顺着马蹄草的茎叶
向低处流去
要经过妈妈的菜地才能到屋东的池塘
不敢走过去,钓鱼的大叔太多
还有高过你们的芦苇丛
木木,你的头发真黑
小慧咬着嘴唇说
昨天,你们接吻了,像电视上那样
你吓得一晚上在思考
如何对妈妈解释

2007.11.30




《我像一条蝰蛇,潜入你的人生》

突然起风了,玻璃哐当哐当的响
她走进来掌灯,
我们的样子都有些变形,纠缠在黑外套里。

这么多年,她的短发长到了脚踝
可是双臂依然悬挂在夏日午后的红砖墙上

知了乱飞的日子,落单的小女孩第一次看到
恐惧的阴影慢慢占据内心,像一只身着隐身衣的毒虫
轻咬过每寸肌肤。

她是童花头,眼睛像秋草里的羊羔一样温顺
胆小怕事,除了躲在房间里和小伙伴接吻那回。
那也是个夏日
长大后,她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女性。

她还是懦弱,说话不敢大声,时常在午夜想起那片红砖墙
像树林般生长的房子将她环绕其中,
她的背靠在墙上,深深的
陷进去……
她不知怎么来到这个地方,梧桐遮蔽了所有的光亮

多年后某日,她在街上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
黑皮,如杜仲树干。
无法停止的寒战让她蜷曲在地上,
似乎是死了。

我走过她的身边,带她回家
为这一天我谋划许久,自那年夏日……

2007.11.27




《苦夏》

夏季给我的,超过其他所有季节
每年都是如此。

有年七月,我住在江边的小房子里
马路上日夜都是人,可我依然不敢随意外出。
房子狭小,堆满老旧的家具,单人床落满灰尘
我睡在厨房的地板上,任由蟑螂爬过四肢。

那时我喜欢抽烟,为了买上一包,会给自己裹上许多层的衣服
最后从头裹上黑色的大披肩
我像个犯罪的人,低头,蹑手蹑脚走过那些路
如果有人看我,他看到的
会是一个眼含泪水,极力掩饰紧张的人

现在我还记得从迈出大门,到第一个便利店
需要走上5232步。地上全是灰尘和垃圾袋,
运气好的话,会看到一些坠落的紫荆。
有一次我的路线有所变化,遇到一群榕树
它们的须垂到泥土里,长成一棵棵新树拦住我的去路
我真想留在那树上。永远。

偶尔我坐在江畔抽烟,只能会是夜晚。
那些东西就在我的身后。他们都戴着帽子,像是正义的法官。
我并不怕死。我怕他们,从不回头去看。
接下来我会睡着,醒的时候却一定是在那狭小的房子里。

那年夏季异样缓慢,经常下整夜的暴雨
我安静的躺在黑暗里,仔细辨听所有声音
刹车声,喇叭声,人们的喊叫,
铁门生锈了,起台风了。

当时,可真年轻呀。
夏季的某一天是我的生日。

2007.11.27




《计划》

那些塑料人埋在地里
摆出奇怪的姿势
他已经是第十天来到这里了
每次来,会带上新买的塑料人
让它们立着、合十、抬起胳膊、抚摸下体,
或者只是仰望。
为了显得更有生气,
他带来了几捆树苗。
这次的工作异常辛苦,
半个月后,他才种下所有的树。
他高兴的躺下了,
在他的塑料人里割去最后的气息。

2007.1127




《出走记》

你为什么孤单的坐在床边
像是刚睡醒的孩子赤身裸体
灰蓝色的墙壁有许多污渍
这幢房子是谁的
金红色的鲤鱼摇着尾巴漂浮在空中
它们是那么多,那么多
像你曾经茂密的头发
那天,你梳着新发型从外面回家
却又立刻严肃的走出去
走到一间陌生的房间,躺在陌生的床铺上
当你确定这一切都是陌生的
你终于像个孩子似的心碎哭了

2007.11.27




《房客》

那段时间我住在桂城
街道细长,树木众多。
我的房子对面是幢高楼
无论白天还是夜深
那个女人多次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她正对着我这一层
白色的吊带睡衣,胸脯总是露出小半
和我一样留长头发
我们经常一起站在阳台上看路的去向
吃方便面,化浓艳妆容,交换视线。
后来,我要搬离桂城
临行前去她楼下散步
麻将馆阿婆说,七楼那房子真难租啊
三年了,还空着

2007.1127




《隐秘》

他特别瘦,长袍里
空出许多缝隙
照亮佛堂、菩萨。
似有似无的声音,
勒住喉咙。
他来到院中
手上拿着佛珠
以前,母亲是喜欢念经的
一家人淳厚良善
除了弟弟
他闭上眼睛
还是看到心爱的……被拧断的脖子……
后来,
后来是怎样呢
他出神的捏住衣襟
真冷啊,
快要下雪了
……冰面坚硬光滑
他跟在母亲身后飞快的跑
那条缝
在身体里越裂越大

2007.11.29




《你留在了苏州城》

苏州是什么样子呢
04年1月,我和你去了
嘈杂的火车挤成一团
我看不到窗外
薄寒的冷夜许多刺
钉住我的眼角、关节与心口。
你只顾抹甲油
摆弄新烫的头发
说那个男人的坏话与好话。
所以,你必然不会注意
她的出现
她从五号车厢来,坐在我们中间
望你好久
像曾经望我那样执着
你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胡说着那男人和你的秘密。
“快乐的像个小妓女”
我们凌晨两点下火车,他到后的第一句话。
我想带你离去
可你,从铁轨上朝他撒欢的跑过去
真不要脸,我骂着,跟着你们。
这是第一次来苏州
空气稀薄,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远远听见狗吠,没有你闹
脚下的乱草与石子太多
我走的十分慢
她在旁轻轻叹息。
后来她除去黑色毛皮大衣披到你身上
你不由高兴的说
苏州冬天不如合肥冷。
苏州两夜,
我在失眠,你们在做爱
第三个晚上,
她走了,我也决定去北方看病
胸口的刺生的越发大了
北方好像有药引。
你终于感到一些忧伤,
抱住我呜呜的哭。
我走后,再也没能见到你
听说药片并不多,
只有48片。
我的病全好了,她也不来了
有时很内疚
如果早点说出这一切
你会活着吧。

2007.11.30


《病人简历》

屋顶上有个人
穿着奥特曼的衣服
(他从网络截屏给裁缝的款式)
每天,等所有人睡着了
他就跳上屋顶,像奥特曼一样
魁梧、矫健,还有帅气
他享受这一刻
便延长了呆在屋顶上的时间
以前他只躺下来抽烟
现在他把餐桌也放到屋顶上去
后来他还叫了应召女郎
在屋顶上,和他,和奥特曼
进行一次性事
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直到他再也按捺不住
白天跑到屋顶上对着所有邻居喊
我是奥特曼

2007.11.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