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秋日絮语》(组诗) (阅读1352次)



《秋日絮语》(组诗)


《蟋 蟀》

沉沦于抒情的,蟋蟀,你的声带断裂
抖动的翅膀让人误以为激动地舞蹈
往上,是虚妄的枝叶,往下,是虚妄的土地
你是草叶尖上虚妄的痛苦。
哦,悲哀的蟋蟀,那么多人在你面前长眠不醒。

《秋天的阳光》

我坐在骨瘦如柴的长沙边缘
照着满月般的镜子
整个屋子散落着似曾相识的文字和图片
秋天的阳光仍旧给长沙镀上了金色的油彩

若干年前,是谁?定格了那只猫头鹰
瞪大着黄澄澄的双眼
如今,这是它惟一的栖息之所
还有什么不可以理解
亲爱的,谁在真正探求他们存在的空间?

《抚摸》

我想它们应该需要抚摸
那只被雨淋湿的小狗、那堵被火烧伤的墙和从指间流过的空气
它们的拒绝将令我伤心欲绝

《2001年3月,北京》

从长沙到北京,3月愈来愈瘦
一个叫沙河的小镇是我的终点
再过去30分钟的路程,有一个镇叫昌平
曾经生活过比3月更瘦的海子

2001年3月
北京的风沙、柳絮和挂在干枯枝上的白色塑料袋
因我的记忆而更加丰满

《摄影者》

没有什么可以拍摄了
或是进入太深,或是没有进入
任何痛苦的理由都与痛苦无关
存在的事物终于令我们无所适从

一切都安静下来
一个老女人柱着拐杖走进了黑幽幽的老屋

《绳子》

那根打了无数个结的绳子
那根从二十米高的树尖高高垂下的绳子
已经腐朽

我们都应该快乐
唱歌、跳舞,与喜欢的男人女人生殖
并且拒绝另一根绳子的诞生
我把这些定义为我们的终极使命

《晚秋的长沙》

秋天即将过去
这座城市的街头已看不到柔软的大腿
我们将走向更加萧条的尽头

就像曾经的岳麓山
无法拒绝从近郊变成城市的中心
就像我们正醉倒在臆想的酒杯
就像一滴雨从高空坠下。分解。不知所终。

《传说中的童话》

现在给你们讲一个童话,每次她都这样开头:
一只火红的狐狸,在雪地里寻找她的王子
为了抵御寒冷,不停地奔跑……

这个从未听到结局的故事,至今仍然纠缠着我
因为,每次的此时她都会被打断
被她的母亲、她的丈夫、她的儿子中途劫走

听过她故事的伙伴,至今忘不了她仰起的圆圆的下颌
并期盼她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这个据说很美丽的童话。

《碎片》

漫天的歌声和愤怒中
像石头一样下沉
一直下沉到河流的底部

我多么希望享受沙砾和淤泥埋葬下的宁静

《无题》

与一只羊散步,与一只蚊蝇共舞
拙劣的姿势让我们自残形秽
那是无法抵达的深处
当我们脱下所有华彩的衣裤,露出淡黄的牙齿
一只只直立的怪物,散布漫山遍野


将首先点燃仇恨的火焰

走在无边无涯的森林的道路上
雨不停地下。我想,没有其它的结局比这更圆满

《偶然路过》

楼下的挽歌响起,一切都在臆想之中,有人划分了生者和死者的疆界
亲友们起立,默哀,他们送走死者的躯体和灵魂,留下身体里的血液
拥挤的人群里,不会有相信轮回的人们,更不会相信歌声的见证
或许已习惯了这样,身后,洁白的羽毛飘起,在七色的光环里徐徐飞舞

《一群老鼠》

与一群老鼠共枕,深入到凌晨四点
这是一只灰色的老鼠,那是一只红色的老鼠
还有几只光腚的小鼠,睡眼惺忪的模样
它们允许我睡在它们身畔
我允许它们睡在我的身畔
不幸的是,我看到它们在巨大的转轮中全部无疾而终。

《街道》

抱着你
在石头叠着石头街道的尽头
拐个弯
进入另一条街道
只有呼吸
只有无穷无尽灰色的石头

《死于倦怠》

某一天
岳麓山渐渐枯萎,干涸的湘江河畔
那些奔走的影像,那些整夜不眠的文字
和沉睡在石头里的城市
将期待一对偶然经过的情人唤醒它们的记忆

死于倦怠。不仅是你,不仅是我
摇动如细草茎般的影子
——坚决拒绝另一只孤寂的手的抚慰

            2004年10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