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十三首 (阅读1626次)




1、《营盘街》

走在营盘街,另一个我也走在这里
也许,还有许多未知的我也走在这里
街旁低矮的女贞树
被园艺工人们修剪成各种好看的造型
从不知名的山的脚落,绵延至湘江河畔
没有主人。我反复咬着辛辣的生姜
意识,时而浮上来,时而沉下去
就像现在,天空下着雪,稀稀拉拉的大片雪花
在孩子们嘻戏的欢呼声里,打着旋儿着地
从辰时到子时,低矮的木屋消逝在暗夜
街心的社区公园,秋千上人影时大时小
正在建造的大厦工地上,巨大的铁手臂的投影
拉得老长。大横幅的商场广告,暗示着五彩的新精神

沿着低矮的女贞树,走在营盘街
生姜的味道甜而辛辣,不知从哪里搬来的光秃秃的香樟树
却时不时发出漫无目的的嘲笑

                                 2006年1月

2、《老屋》

手指在凸凹不平的青砖上滑过
就是这老屋:木楼,黑瓦
几代人进进出出夯实的泥土地
暗色青砖隐隐散发的紫色暗光里
我看到了曾经也在这里的
比这老屋更老的屋子
比传说里更真实的地方
爷爷老了
他浑浊的眼睛深处传达着老屋遥远的生气
这里曾荡漾他和他十几个兄弟姐妹的笑声
他儿童时代的树长大了,又砍伐了
卖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他还记得他和他父亲种树时的情景:
私塾先生的太公长衫飘飘
挖坑种树的样子有些笨拙。
如今老屋前的菜地,已瘦得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他扶着锄头说,还得种点蔬菜,你去挖挖吧
他坚定的神态让我想到屋顶上木雕的仙鹤飞檐
老屋坐在阳光里,我温润的手指从它身上滑过
宽厚的墙面,像情人的肌肤,接受我多情的抚摸

                            2006年2月

3、《低眉顺眼地走过》

那些人像我一样走过。低眉顺眼
心事重重。新开张的“新帝KTV”
她们红朴朴的脸蛋儿,足以把疲惫的
路人推向兴奋的中心。下雨的街道湿气阴沉
而雨点像企图窥视人心的孩子,顺头发而下
爬进脖子,胸膛
我们成了神秘的童话城堡,里面有米老鼠、唐老鸭、有加菲猫
在漫无拘束地嬉戏

行走在街道上的人们,为雨点们经营着童话
而我们,已经旁若无人地流泪
走吧,碰一下姑娘们热辣的目光,让小雨点们继续快活地幻想

                              2006年2月

4、《错误的叙述》

从辛弃疾的营盘街到贾谊故居,再到杜甫江阁
有人试图进行的一场宏大的叙述。听众如潮。
在老板椅、讲台、办公桌上,在小摊点,在休闲广场上
发布悲悯的心事
悲悯地怀想粗布麻衣显耀的消逝,怀想那振臂一呼的力量

而由他到她,都是附庸的存在
那些的背影已经没落,在这个华丽的秀场
模特们按照导演们的设想,以最佳的姿态呈现
在虚拟的巨大城堡里,迎面而来的风让我们倒立行走
如一只只杂耍艺人鞭影下的猴子

我们在某个人的叙述的水上飘流,如当年杜甫的扁舟
冰冷,神秘。在某个系缆处,仅仅希望得到一碗温暖的鸡蛋汤。

注:营盘街、贾谊故居、杜甫江阁,均为长沙市景点。

                                  2006年3月

5、《游岳麓山》

之一

从拱门进入,又一道拱门
穿行于无数弧形拱门建构的迷宫
其文漫灭
长满青苔的石头,压在我们头顶

之二

平静的步履,爱的风暴
站在山顶,俯视遥远的城市
拂开触手可及的枯叶
脚下古老的石器已不可找寻——

我们都曾手握重兵,无所畏惧
成为时代的装饰,骄傲地站在广场中央

之三

一座连着一座,墓地
沉睡。
而我们,以游客的赞叹与抚慰
表达对某个时代的敬仰
为了证明我们还活着,是的,我们必须忍耐。

之四

古麓山寺禅堂。空空。
一缕光线。在窗外,在眼睛里
飘游。
洁白的茶花在庭院开放
谁在试图阐释这自然的声音
而禅师,食指放在嘴唇上

                  2006年3月

6、《向北,向北》

向北,向北
终于看到的,杂货店和泥泞土路
如今,成了不明所以的模仿
有人站在泥泞中央:骄傲,自足,唾沫横飞
我们学习点着脚尖从这里走过
左顾右盼,貌似听众
汽车驶过,刺鼻的轻烟里,溅一身泥水
车上的女人长发飘飘,某位曾经见过的姑娘。
无可理喻地的瞬间——
她抵消了这杂货店、泥泞土路
演说者的话语,以及溅在新衣上污泥的恼怒
同时抵消的还有那辆汽车,还有——我们

                          2006年3月

7、《一场雨》

而真诚,而一场雨。如今很少提及。
四月,清明。草长高了,树尖上
是你的身影,那么的遥远,那么
嫩那么绿。孤立于草地之外
我乘车从长沙心脏穿过,而你
穿越了我无垠的心脏。那场冬天的雨。

                          2006年3月

8、《柞树》

试图掩盖的,现在已显现,成为可笑的把柄
如今蔑视已成为时髦,谎言在嘴唇上重复
我们发誓不再借助他物
我们就是事物中心不可替代的他物
病入膏肓,却气韵流畅

向晚的墓碑一字排开,在夜色里那么凝重
柞树,沙沙,沙沙沙,晃动。鬼魅般笑容可掬。

                     2006年3月

9、《暴风雪》

第三场暴风雪,旋转在人群上空
冬天蓄意延长。立春?时令形同虚设
冷风里,我们觉悟,却陷入绝望
街上的香樟树更加苗条,小贩更加忙碌
心存侥幸的热馒头,引诱匆忙的人群

地下通道里的瞎子,二胡拉得越发苍茫
呼吸暴风雪埋葬下的冷气,倔强地吟唱
试图召集暴风雪中心,劫后余生的幽灵
  
                      2006年3月

10、《睡眠》

水滴,在身体里慢慢凝聚。凝聚。
然后像石头一样砸下,然后我就醒了
看到对面的城镇,更远处是村庄
一条条焦虑的鱼在奔逃,或者晾在脚手架上
耳朵里有汽车马达的轰鸣
树枝密密麻麻的伸进来,企图遮蔽我延伸更远的目光
于是拿起一本书,进入
另一个时代,以看客的姿势
坐在柳芽初爆的河岸,像看小人书的男孩
兴奋,自得。或许,这样可以平息
枝桠上那位多愁善感的男人羡慕的怒火
翻个身,书在手中滑落,再次进入睡眠
另一滴水在身体里慢慢凝聚
直达另一个睡眠充足的终点
                      
                       2006年3月

11、《我和汤凌》


进入最细微的部分,是我的根须
我们必须忘记那些过往的枯叶
(虽然曾发誓终生不忘)。并且贪婪地
要求它们尽快腐朽,消弥于地表
抵达根须,成为现今的养分
正如我们无法成为必然的我们
是的,不必拯救
这个城市一天天成长,一点点光亮起来
又一点点黯淡下去,再也找不到昔日的华彩

                   2006年3月

12、《桃花》

从最俗的事物开始,比如桃花,比如
红色,粉色,以及桃花下兜售T恤衬的小贩
桃花的四月,在这里。
避不开的灼热,照亮河边失意于流水的人们

衷情于意外,没有意外
如果有,也只能是桃花,焕发几朵白色的异彩

                          2006年4月

13、《红茶花》

被吸引的红茶花,春日午后,晴朗得
耀眼。大朵的红,纯粹的鲜艳,开在宽阔而绿
的叶丛,像童年记忆里,布谷鸟的啼唤
大红的茶花,开放。红得让人生出的怜爱,滴在花瓣上

就这么静静地站着,放弃叙述。任红色
漫延开去,一直浸润到我们的感觉所触摸不到的深远
红茶花,深深吸一口气,苏醒
在蝴蝶振动的气流里,在这个晴朗的春日午后

                          2006年4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