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7年诗存 (阅读2996次)




我的一个字:性
我的理想诗:随性之书.
性乃心生.随性乃任心之生而动.
之为桥梁,从此岸到达彼岸的途径.
书乃手段,由无形之心生抵达有形之字句.
这就是属于我命里的一个字:性
它是天性,率性,索性
更是我命里需有的随性


昨日大雪记
这雪飘下来前已带着
厌世的温度,有一颗松软的良心
和老年的身体
尽管他同样听到了
窗边人群的欢呼
却何处再见
那个扑雪的少年
世事沧桑
生之洁白
已抗不过死之流水


与老尹、洁岷、江雪、修远由杨柳堤上汉江边散步得句
我们到汉江边去看了看
步下杨柳稀疏的江滩
冬日枯瘦的江水还是鲜活起来
微风吹动,轻浪逐击我包裹严实的双脚
这当然已是无法触动的情怀
我想到了那个浮生,理所当然
在自然的浮生面前它过于滞重
由此上望,夕阳安静的红像画在天空
而大雁正巧北飞,一行几公里长
那依托空气的自由和方向一致的纪律
不由让我连连叹息
多年未见这鸟类社会了
在它们漫长的回归途中
所见那人,作为一种非自然的存在
的确是可怜的被抛弃者
于此我低下头来,手捧细沙,赞美它的干净
可以随风扬起,又落入沙中,草底
不沾万物的重


云彩的爱
云彩的爱不同于水的爱
一朵云彩和另一朵云彩相遇之前,
它们朝同一个方向飞,会追逐
一朵重,一朵轻轻
会擦肩而过,记住
对方的温度,
一朵低,一朵微低

水的爱平淡,它们无论何时相遇
便已不分彼此,
让对方的温度 成为 自己的温度

春雨
这城里下的不是我认识的春雨
这雨也有着缠绵和纤细
这雨也不伤人
它们被分割在不同的空间
这儿的雨看不见那儿的雨
也找不到一块土地
落在水泥路上
很受伤的样子
分明是下错了地方

我认识的春雨被我遗忘在了故乡
连同遗忘的还有
某些年的春天
从大地上生长起来的湿润
被春雨笼罩着的村落 田原
以及蠢蠢欲动

百合花
百合花把自己开成喇叭样
这样它的香味就像那些
放大了的声音
传得很远
要到达它
想要到达的地方

那些至死不渝相爱的人
和百合就有一比
浓情蜜意
也会飘扬在
时间的天空

回乡补记
公元2007年元月27日,农历丙戌年辛丑月辛丑日,
柳宗宣,黄明山,梁文涛,汪孝雄,晓波诸兄一起陪我回到故乡--我的出生地,潜江市熊口镇新林村九组.这是我最近的一次回乡,事隔多日,补记之.

走了那么远,我去吃一碗锅巴饭
它把故乡同我的口腹之欲相连
它把怀乡埋藏在我的舌苔之中
多少年了,物不是人亦非
或许才熟悉的树木也会倒毙在一个冬日
让河流失去它的贞洁
让回乡只存在于一个动词中
回,回,回乡
让故乡只留存一个经纬
而那块黑色的泥土或许还是在的
它或许保留着所有的记忆
关于一只鸡的味道
关于柴火的气息
关于干枯的辣椒
关于第一口汤
的指认
锅巴饭,把米和水往死里熬的
热腾腾的纠缠
的命
我一出生就拥有了的命
中注定


与良明,黄斌,滕琪诸兄及王茁女生踏青汉江边小记


杨柳堤对岸是慈惠
从此岸到彼岸,汽渡不过几分钟
一个已把双腿浸入汉江之春寒流水中的女子
从生到死,也是几分钟的事情

慈惠对岸是杨柳堤
在慈惠渡口,我们读老陶的《时运》
有风南来,翼彼新苗
对岸人影穿梭,风筝飘浮

杨柳堤本是公园
慈惠本是渡口
我们从何处来,仍旧回何处去
苦水中徘徊的女子亦上了岸

一只从《诗经》中飞来的戴胜却迟缓了
我们的脚步.它无所从来的觅食
使我不禁遥望,慈惠渡口上空
那一只孤单鸣叫且盘旋向上的鸟

我的汉江印象


汉江不宽阔,也不狭窄,很多时,水很低,露出绵软的河床。
很中庸的样子。亲切,静谧。
从此岸可以大致清晰地看到彼岸,树木,野草,稀疏的人
又有着不可触摸的距离,仿佛隔着了一个重生。

我曾经向对岸有过呼唤。没有回应。那声音像落在了沙里。
我曾经向对岸招过手,就飘过来一朵云。
汉江边的鸟不会过江觅食。牛也如是。一边的蒲公英飞不多远。
几公里间的地方就会有一处渡口。我是到彼岸即转头回来的人。


时间是可爱的
我说时间是可爱的
我这一生会吃下多少口时间呢
这时间现在是白色的,是雪
之前它是流动的,充满了感性,是河水,也是泪水
再之前它是无,是空.空非空,是空气.
我肯定在某些时候和某些人一起时
我的时间是空气,或水
我在孤寂的冬日,我和我的可爱的时间相遇了
我吃下了它,像吃下了一口雪
无滋无味

四月二十一日游古隆中记
我在襄阳大地上写下文字
我才到隆中参拜了诸葛孔明的躬耕之地
今年是他出山的一八○○年
这意味着一八○○年之前他亲近土地
他像一个诗人一样以另外的方式观察天下
如果天下太平,他的生命就会完结于空谈中
就像我们现在的一帮人
游山玩水,感悟季节变迁
不知生死的奥秘,饮酒而醉于榻而已
上山下山,有什么值得留下来
天下天下,存在于几十年前罢
朗朗乾坤,亦无隐居处,亦无迷踪
古隆中,作为最后的潜渊
我看到春雨滴入六角井
六角井已成为一帮看客的俯首处
他们面对着地底下涌出的水
已无甜蜜与感恩

四月二十一游古隆中诸葛亮躬耕处有感
我多想去躬耕
但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
躬耕 是诸葛孔明的事业
是陶渊明的事业
也是苏东坡有过的事业
躬耕者总是不止于躬耕
他们足立于泥中 手握木耜
在大地上谋划诗篇或大政
他们的果实可以哺育更多的人

现在我就站在传说中诸葛孔明的躬耕处
看满地的油菜花开尽
一粒粒油菜籽像一颗颗字 写出
密密麻麻的大文章
微风吹动,仿佛有谁在朗诵
我侧耳倾听,听到无声
回首望望,一个老农在半山上
担篓走过
不是长沮,桀溺,也不是荷蓧丈人


四月二十二日,农历三月初六独游襄阳汉江边米公祠
我是一个不识字的人
米公的字便不是用来识的
它就像米公祠里幽静的植物
开满桂花的桂花树,四百多年的银杏
一百多年的铁树,一年荣枯的紫藤
是用来嗅,与观,与闻的
暮春三月,小雨初歇,景物清明
米公祠里的字散发出清香,展露出秀姿
它孤独地等待着我,一个并不认识它的人
像一场梦游般地闯入
我分明遇见这个爱山,爱云,爱石头的癫人
他化为一团白色的春雾
在这样一个没有日影的春天
清净得欲哭
而在高处,飞檐之上,小麻雀们嬉闹的声音
安慰了一颗苍老的心



麻雀礼赞
麻雀
我喜欢这种鸟了
因为它是我的天空中唯一的鸟了
这种几千年前只存在于低空的鸟
现在仿佛是鸟的本身
是仍能够离开大地展翅飞翔的精灵
尽管它飞不远,飞不高
只能徘徊在我生活的边缘
叼食那沾满灰尘的食物
并且发出并不动听的
感激之声


湖边饮酒小记
当风变得凉爽时,夏天就来了.
湖波荡漾,诸友相聚.
美酒滋润着干渴的日子.
语言都是重复的.因为
这地方还是老样子.
对岸的山黑暗依旧
已没有了歌声.
年轻时代的声音都是
高亢的,咏叹调的,
这里最激情的人
是沉默着的那个.


和黄斌诗《为季节代谢而作兼怜己》
垂老的人一季为一代
春天在他们滕下承欢
冬天己墓已拱.
我已是夏末初秋
形单影只,瘦如一江水

季节,在汉语中更替
冬去春来,忽而今夏
大地像最大的花朵
每个人是一片花瓣
天碧云,夕阳静


湖边饮酒偶得
暴雨间,这黑暗有似冬天
记忆中湖对岸的山峦
应如龟
我的酒杯早空
想接一残落之雨水饮
山若有灵
当起身一醉吧

无题
这之前我想,不要再有爱
不要再有非血缘之爱
比如说情爱,友爱,祖国之爱
我足不出户,按部就班
我没有肝胆相照的朋友
也没有呕心沥血的知己
我是一个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人
我是从树洞里钻出来的人
我是从泥土里捏出来的人
我笨拙,僵执,不通人情
时刻怀念石头的故乡,树的故乡,泥土的故乡
我没有身份,我与你素不相识
我是人类中的动物,动物中的植物
我是泥土中的水,水中的泥
我被践踏,我被宰杀
我被保护,我被歌颂
我不是我,我不是谁
我是爱而无能的人
我是一条返乡的狗
大道向前,我不断回头

湖边饮酒小记
今夜我看见光明了
它们是远远的窗灯,身边的路灯
远远近近的车灯
它们表面上是安静的
和这夜的湖水山峦一样

    我们正在谈论行尸走肉的问题
这漫长的时光里多的是行尸走肉
像我们四周飞舞的蠓子
无毒,无刺,无色,无味
围着光明飞舞
自取灭亡而不成


知湖边饮酒必望之山名南望山记
这山叫南望山
它在说些什么
我努力压制我耳边
那一声高过另一声的聒噪
想听听它对它脚边的浪花
说些什么

每次饮酒,我必面对着它
每饮一口,必看它一次
即使在浓黑的暴雨之夜
它就是整个黑暗
我也相信
这山在那里沉默


家乡的酒
我是带着家乡的酒回到异乡的
我手里抱着半坛
胃里装着一杯
我仿佛把家乡的粮食和它的香气
抱回了我永远飘泊的家
请原谅我无知与寡闻
我的家乡的酒是最好的酒
我喝着它在异乡宁愿一醉
我愿意在醉中哭泣
为失去的爱和回忆
为我那美好的家乡
它那么美好,而我
不在它身边


参观家乡钻头厂有感
这沉重的金属
闪亮,光滑,坚硬
它将击穿大地母亲的皮肤
它将探询大地母亲的膏脂
它将抽出大地母亲的血液
它将冷血,无情,疯狂
带着人类集体的意志
却把大地母亲的爱
献给我自己,一个在绿色中
走马观花的人,一个忐忑不安的人
一个深知生命渺小看不到前方的人
像这沉重的钻头
愿意钻到大地母亲的深处
不要出来


垂死的祖母
祖母,我已把你当作已死的人
在你心中,我何尝不也是这样
这次回乡看你,你已认不出我来
但你对我说了很多话
你的儿子,你的儿媳,你的其他孙子
他们都转达给我了
你把他们都当成了我,
当我站在你面前,你再对我说话时
我知道你在对远方的我说话
对离开你身边已二十年的我说话

现在我在完成一个自私的事
为你写一首诗
但不会念给你听
你不会懂我在说什么
就是你还清醒时也不会懂
你一辈子都没有听说过诗这个字
现在我为你写一首诗,并且眼含泪水
我很自私地想我是不是还了一点你的爱
你的一生那传统的
都给了我这个长子长孙的爱

我是一个出生就没有了祖父的人
也因此,我叫你爹爹,这称呼原本是属于祖父的
我一出生你就基本上没有下过田了
你用你残疾的右手开始抚养我
三年后,我的大弟出生
六年后,我的小弟出生
十三年后,我的大堂弟出生
再之后十年间,你又添了五个孙子
你的四十岁后的四十多年里
你的奶哺育了你自己的儿女之后
又被九个调皮的孙子吮吸
现在它干瘪,枯萎,没有活力,也没有羞耻

我要这样叙述你的一生吗
我要叙述你的一生做得最多的事是
和你孙子们一起与你的儿女们战斗吗
我要叙述你的儿女们也因为你的坏脾气而互相战斗吗
我的十八岁之前在你身边的日子里
听厌了那些贫穷境地上的争吵
啊,你们都为了爱而争吵
而现在,你的儿子们吵你
你听不见了
他们再也不会争吵了
你也不知道了
你痴呆了,你就是一个已死的人

祖母,这一次我是把你当一个已死的人了
因为所有人都希望你死去
你的活着已是受苦
你也是在死亡的迷梦中生存着

你问我,见一面问我一次:给我找到了没有
我知道只要我不在你身边
你以为我给你找死后住的地方了
我很怅愧,我并没有给你去找啊
我离开你就没有想到你死的事
我在你身边也体会不出你的快乐在哪里
你脚下的土地哪一块不是你要寻找的土地
你这一生八十多年的光阴呆着的土地
有哪一块又将是你的秘密呢

三个月前,我在老家看到你一个人晒着冬日的阳光
坐在矮木椅上,两眼眯缝着,只手拄着拐杖
你还能叫出我的名字。尽管,
你九个孙子这时都只有了一个名字
你说你是金发吧,你是金发
你拉着我的手很淡很轻
我一抽去像抽走了一缕空气
我极少的回来使你并不记得上一次了
时间对于你本是多余
这次我没有把钱递在你手里
你的儿子们说你已不知道它们的多少了

九个月前,那是夏天,你孙子中最后的一个大学生产生了
我和弟弟们又回来看你
一大群人都是你子孙,他们并不多理你。我也是
我喝小酒,吃肉,谈天,给亲人们讲讲大城市的生活
我总是能瞟到你徘徊的身影
颤巍巍地走在猪圈、牛棚和厨房边
其实你什么都不能干
你以为你走近了就还能干着点事儿
然后才能扒拉着你的一碗饭
我目睹你没有一颗牙齿的嘴用牙帮鼓囊囊的咀嚼
那生活的滋味不知道在你嘴里有没有过变化
但它依然给予你硬朗的骨头。尽管你的背
越来越佝偻,你的步履越来越迟缓
你的破烂的床上的躯体
已喂不饱一只蚊子

这又是个酷热的夏天,但你的血液里已没有了温暖
受着去年冬天的寒冷
你身着厚厚的棉袄,在我们中间
仿佛是一个来自阴间的人
你的儿子们说着让你回去的方式
你沉默着,或者自言自语
并不理我们的喧哗
现在你的语言只属于了自己
有时我几乎相信你还能认出我
你眼眸里唯一的光亮在我身上发光
这让我相信了
你并不孤独

寄存在你无法感知的躯体里
那份活着的意念还在陪伴你
尽管你屎尿都不能自理
你也闻不见你身体的气味
但你的脚步会探过那座石桥
它永比你年轻,那条隔断你的儿女们的小河
亦如是.
你的周围还有什么比你更老呢?相比你
一个活着相当于死亡的人,
我的奶奶,我的爹爹
我的祖母.

四十年前,你目睹了我的出生
四十年后,我想你肝胆欲裂,语无伦次
我把生活赋予我的所有痛苦都交与你承受
我无聊,失去对生活的认识,爱以及乐趣
我无力,害怕老年的时光如你一般
我羞愧,并没有勇气和你共度一点点光阴
我活在热闹纷繁的世界
时常忘掉你是我未曾腐烂的最后的根

祖母,我爱你
为了你给予我的四十年的爱


关于漫游
二十年前,我是一条年轻的鱼
所以我漫游,把世界当水
透明柔软,没有天地

与良明、黄斌、钱省、虎城、文德诸兄登荆州古城墙试作
荆州古城墙是一种留念之物
诸君皆老矣
对旧物亦淡漠
无风有雨
依稀是楚王多情,三国黄昏
美人安在?白日梦

在高速公路上
我不能说它是快的
我是慢的
在高速公路旁,那些一掠而过的
野花,鸣虫,牛羊
渺小而安宁的人物
现在还在我的身边
不曾离去
只是我像根有力的橡皮筋
那么快被抛到了远方
那么快又回到无力
这生活的慢性病中


我的候鸟父母

他们像候鸟一样往返于城市和乡村
在城市,他们做一个乡下人
不会坐车,不认识站牌,不知道大商场
没进过公园
父亲没有手机
母亲不会跳舞
她路过一群清晨跳舞的老太太
很羞涩
他们关在城市的笼中
有时互相抚慰
有时莫名争吵
吵那些几十年来的旧话题
父亲一个人时听收音机,多少年的习惯
母亲一个人时就有些发呆
她是个没文化的人,尽管很聪明
比父亲要聪明
会试着研究家用电器的用法
他们实在是一个朋友都没有
也没有能说话的邻居
儿子儿媳有自己的事,
孙子会陪他们打打超简单的扑克牌
那是在确实不知道大把闲散时光如何度过的无奈之举
一点趣味而已
他们像候鸟一样又飞回乡村
在乡村他们是城里人
穿得工工整整
吃饭把骨头吐在桌子上
行走缓慢,小心路上的土包
遇见人轻声问候:
您回来了?
是的,回来了,您还好吧
他们是乡村的客人了
他们呆不了多久
那些树木还在生长着
那些庄稼总要成熟
他们做不了什么了
他们要到哪里去呢

我是一个透明的人
我是一个透明的人,这意味着
如果你是光,你将穿过我
如果你是黑暗,你将遮蔽我
在很多时候,我的真正的朋友
他们是光明,他们穿过我
一无所有的身躯和灵魂
他们应该有着轻松和愉悦吧
而另一些人,他们是黑暗
他们遇到了一座墙
阻止着他们欲望的进发
这真是一件很郁闷的事情

苦难
我的小姨喝了农药
这就是苦难的开始
一个月前,她七八个小时
停止了呼吸
一直待一个黎明到来
才能睁开眼睛看看
一尺见方的人间
那些贫穷的亲人们,曾经幸福的亲人们
曾经争吵不休的亲人们
围在她的身边
以默哀的方式表达着对死神的感激
而苦难今日还永未结束
她不能进食,她的食道堵塞了
医生要打开看一看
她的身体现在真正成了一个器官
她坚韧的丈夫,正要读研究生的儿子
也不禁泪流满面
这是怎样的苦难呢
整个家族都要陷进去了
没有人能够欢乐起来
只有我的仍在痴呆着的祖母
她是幸福着的吧
她的身体已不属于人间
这多好啊

读老拍《春鱼》一文的伤感与喜悦
今之时离春甚远
春花春树春江水
春色远去
新春遥遥不可及
这些情感触动灵魂颤动的
春之物 已不如老拍之春鱼
蠢蠢欲动
活在混浊的江水中
和炎炎的夏日里



秋凉
秋天来了,凉意升起
遗忘吧,遗失而忘记
时间越来越紧
渐渐地包裹住我
一个身躯

流星
流星在深夜里出现
这颗渺小的太阳只为着
一亲大地芳泽
而选择化为灰烬
我记得的还是它的光芒
孤独而迅速消失
这唯一的存在
没有永生
秋 远

秋远是说离别
是一阵风来去
是沙间的追逐
似近实远
不是秋高
是望不见的苍茫
在沉沦中
在纠缠中
相思白了头
是无涯

秋散
秋风吹散了炊烟
和月光
吹散了书信

这样一个旧秋天
老秋天
总是慵懒人

秋 无
我梦到秋静
我成为你的背影
我无有归处
前方是莫大的静
是莫大的无
没有过去

深夜回家经过的南望山
抬头即见的南望山
在不灭的路灯光中
愈见低矮,朴拙
在我的靠近中
愈来愈妥协
像一个去势的男人
趴在浩荡的湖水边
风过而留呜咽之声


关于蚂蚁的新发现
蚂蚁的小是可以无穷尽的
我曾经见过更小的蚂蚁 现在
我看见的是一只比一只小的蚂蚁
一大群的小蚂蚁

中等蚂蚁把巢做在我的花根里
它们纷纷从花根里长出
到枝头

所有蚂蚁天亮开始出行
天一黑,一只都找不见了

我踩死过蚂蚁,它们是
扎成堆的蚂蚁
翻过院子的台阶进入内室的蚂蚁
后来,我的身上有蚂蚁爬过
这是真的

我用水流过蚂蚁
灌过蚂蚁的巢
阿弥陀佛,上帝
我不想成为一个看得见的罪人


诗所在
屈原把诗写在绢上
他之前的人把诗写在竹子上
更早的人把诗写在龟背上
陶渊明开始把诗写在纸上
那纸很黄,是黄麻的黄.
到了李白,他把诗写在墙壁上
或者石壁上,月光上
杜甫把诗写在草上,茅草
也有写在泥土上,国土
苏东坡把诗写在水上,西湖水,长江水
那以后,写诗的人就很无味了
他们的诗无了在的地方
现在我把诗写在电脑上
写完它就跑远了
不如写在心上罢了

丁亥年暮秋在舞钢得句
那些沸腾的钢水应该冷落了吧
那些烈火的轰鸣应该安静了吧
我手执一把生活的小钢匙
舌尖品味着初冬的凉

在外面,是胜似江南的石漫滩
舒缓的水面映衬着宋朝的垂柳
像老妖怪,亲爱的老妖怪
把一切的速度揽入怀里

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
唐朝的天很蓝,云是白的
长江的水是清的,云落在水里
打湿了,还是白的
孟浩然和李白在初春游历
赏花饮酒,在涛声中醉
黄鹤楼上终有一别
在扬州有朋友和女子相约啊
多么纯洁的情谊
都淹没在烟花浪漫的时光里

楠竹赋呈黄斌
这些在风中成长的骨头
长成一根风骨
它一生只有一死,死后不复生
无论根有多漫长
有多纠结不清
它刷刷的写字声
总是惊醒了秋天
沉默着的人
那是秋声中的旗帜
和一根刺在一起


谢修远赠水仙过冬迎春
这一夜我提回的水仙
到明年春光熹微之时
便会明亮起来
它满溢的清香便会化解
苦闷的寒冰
三年来,我用你赠与的水仙
过冬迎春
水清清兮叶翠绿
花弱弱兮香扑鼻
它清贫的日子是美日子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