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存:你我(2006年4月-2007年11月) (阅读2545次)



醉前

阳光明媚,姑娘纯洁
可爱的人都那么可爱
我寻找着你,我的美酒
在每一张漂亮的脸上
停留

冬眠

如果你无话可说
就沉默吧
如果你再也无爱
就失踪吧
如果你了无生趣
就冬眠吧
如果这都可行…

抱冰记

如果你是一块冰
我要用双倍的热情怀抱你
直到你变成一滩水
浇灌我饥渴的一生
成为你没有前生
没有来世
的恋人

习惯与虚无

我习惯于爱你,然后你成为虚无
对此,你仅是一个代词
你代表生活,也代表道路
你代表着我要改变的一切
偏偏不代表爱
因为你就是我的爱
我的空洞的那部分

你或者还是芦苇

当我想像着你像一根孤独的芦苇
身陷泥潭之中,在风中摇曳时
我同时感到了你身体僵硬的力量
是不可能用摇曳这个词的

其实我更愿意

其实我更愿意
是江湖,是大海
愿意是高山,是河流
我不愿意是雨,是风
不愿意把点点滴滴
滴在你的
干涸的大地
那里有无情的洞口
吞吞吐吐着
什么东西
我愿意接纳你的像洪水像火海一样的

不愿意你被我烧成
灰烬

风中芦苇

我想找到一个比喻来说明我和你
不能说明的关系
我想到一些干燥的事物,枯萎已久的木头
开裂的泥土,失传的故事
我想到一些封闭的事物,
两根纠缠不止的风中芦苇
被大坝阻挡的洪水
后者就对了
找不到出路是对的
它可以引诱你不断地寻找
不眠不休
直至顷刻到来忧伤

童话一则

这世上总是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

有一个木头人爱上了一块冰
他任她斫他的心啊他的心
反正他在她看来一点都不疼
她一点都不心疼

这木头人带着千疮万孔的心爱上了一块冰
他任她刺他的眼啊他的眼
反正他在她看来是盲目的
她也不影响她的晶莹

现在这木头人带着他千疮万孔的心和空洞的眼爱上了一块冰
冰说我好冷,我感觉不到你的爱啊
他燃起了一堆火----大家说,这还能有什么结局


关于空

你可能已经想到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就像我说的空.
我也许是要表明我要告诉你什么,
但实在是不知从何说起.
或者它们是曾经说过的
那么些话,你并不曾理解,
如我们对待任何语言一样,
不曾完全地理解.
这样是给了重复一个理由
但违背诗意,还是未曾表述
诗意要我们总是在误解中
生活下去,一个个误解最终
让你我的人生五彩斑澜
或者面目全非.
因为初始还是有初始
那之前的任一都不属于你.
因为其后还是有其后,
那之后的任一又会属于谁?
所以是空,
是有待描述的空.
它会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断地填充,
直至它是满载了时光与万物的
空.

湖水

至今仍不知如何称呼你。
它们声音清亮,这会惊醒你。
莫如让我们的交谈都在两人之间
一切话语都只属于你
包括命中注定的沉默
来自苍老年代的心跳
以及一根手指的温暖
它曾试图点你的穴位的

那些湖水,冰冷而湿润
你带来的欣喜和忧伤还时刻
在它们内心回旋。改变什么
又不停地流逝着。这让
一切都记起的人又孤独下去。
湖边的那棵小树,已到冬天
一息尚存,等待一线生机,
也许将是寒霜降临

芳香

这日大风大雨,却因你的来到而止息
但温度偏冷,尽管你是冰
也感觉到命运的寒意
它阻止我们隔入集体
在更多的时间里完成独立
这样我便能嗅见你的芳香,
像旧时代一样

我问你的香来源,你说你不用香水
那你的香来自哪里
这世上人皆污浊
物质也皆戴上假面
自然也不是原本
你的香啊来自哪里

它从你的皮肤处渗出
在你身外一寸环绕
玫瑰像你,你像玫瑰的刺
我的心爱的宝贝
我的贪婪的爱也变得
如此小心翼翼

我爱你到此为止

第一次我总是不会找到你,我必须返回到所经过的道路才能和你相遇啊
我一定要你原谅我,然后发现我是一个诗人,一个善良的醉鬼
这种善良是可以忘却卑鄙的人的,是抛弃自己的
是把自己放在你不懂的层面里,让你迷糊到不知爱为何事
然后告诉你这种爱就是本能的,自然的,身体的
是不能请求你原谅的
是醉到酒好处,是爱到离别时
但我会让你在你流动的血里有我的血液
在你的呼吸里有我的空气
这就是我爱你
我把它表达出来了
是你没有听说过的表达
爱情就是这样的一种酒
它把你变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就是这样,真的成为一种体液
一种不解的融合
我爱你到此为止
今日大雨

今日大雨.驱散了连日暑气.
但我并没能到你身边.
无论是大雨还是酷热
都能成为阻碍我靠近你的理由
在先前,它们什么都不能阻止
它们会像重铁一样
重重地敲打我的心
那颗日趋石化的,木化的激情之源
你的硬
                  
我终于能感觉到你在我的生里了
当我怀抱你时,我感到了你的硬
我感觉到因为你的硬我自己也硬了
从此有了重量

最初

最初我是让这一天空过去
最终我还是给你说了说话
我们是身陷于魔套中的人
纠缠来纠缠去仍两手空空
谁的绳子也不曾系住了谁

天气马上就会转凉爽了的
夜晚也会很早很早就到来
有一个小阳春千万别错过
在春天没有播下去的种子
它们会在明年的春天收获

很近了

我们现在已经很近了
近到我抬起依附在你肩上的头来
看到的人就将不再是你了
想必你也是这样的
不然你不会纠缠在一个女人身上
把她向我拉近拉近
拉到我以前可能想象到的近
然后我感到了肩头的疼痛
它让我不得不向你
又低下头来



你在做梦,梦见的不是我
你有着幻觉,也只属于生活
你在徘徊,在听凭他人的摆布
你将要去的隐居地,已不存在

透明

我空在这里,是透明的
让自己没有杂质
你却说你看不见我
我是不存在的
是的,我不仅看不见
我还抓不住 感觉不到
只在另一个世界里
把你在睡梦中瞧



我们又隔得远了
这是时间的远
在这漫长的遥远中
我没有花天酒地
我没有虚与委蛇
我除了想一想我才见过的亲人
除了孤单地和陌生人下棋
除了接受你的各种信息
就是用发呆的表情试图挽留
时间的远去

相见

我和你不得相见已经有些时了
我们如果再次相见便不需要体会技巧了
我们会一眼看穿对方的好与坏来
我们会一下子得到时光筛漏过的一切
它是很小很小的爱,像一颗种子

一个人

那些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很可能是一个人
最终一定是一个人
她们相遇在一个黄昏
守侯着一个无力而悲伤的人
他对她说,走了一辈子才走在一起
原来还是你啊

现在没有一个人能够明白
那个你究竟是谁

小世界

这世界很小
二三个平方米吧
但也有天空大地
过去未来
仅属于
我和你

种子

现在我宁愿你是一粒种子
永远不变软,不发芽,
这样就不那么脆弱,
不怕烈日,不怕狂风
不怕奔突的马蹄
和细小的虫子
我宁愿这种子硬得像一块石子
我可以随身带着你
哪怕硌着了我的肉
也不要疼了我的心






我相信了我为你杜撰的传说:

你身体上的每颗志都是
星空闪耀的宿命
它们对应着你出生的村庄
你经过的石桥
你贪恋的果实
以及某次失贞

我在你身上一一数来
每到一颗,你就打开秘密
它们隐藏的道路让我深陷于
你的身体里


雨夹雪

这场雨夹雪我们共赏吧。它多么像我们的
冷,虚弱,不断的争吵,一同堕落
又至死方休的融化,水乳不辨的爱着

肥皂泡泡

我是这样的一个人:

给我肥皂
我给你吹一个肥皂泡
给我泡泡糖
我吹不起来一个泡泡

磁石

我现在的想你
是铁想念磁石

两条直线

如果我和你是两条直线,
我们就或者重合,或者平行,或者相交。

我和你不可能重合。那样
就不是两条直线,而是
多么累的一条直线。

我和你不可能平行。那样
我们会互相张望,直至厌倦
又无法摆脱地走向无限的渺茫。

我们只能相交。像大多数直线一样
一生穿过无数的直线,
只在相遇的一霎那牵扯,疼痛

在自己的躯体上打上
对方的结。

泪水与记忆

我承认,我可能的泪水永不及你的汹涌
但它有着不亚于你的储存

我承认,我的记忆属于很深很深的一种
但你恰是很重很重的那人

树干对枝叶说

是的,你是我生命中的枝叶
你是我生命中去年开始生长的枝叶
因为你的出现,我看上去又像是新的
你经受的风雨,疼痛也连系着我的根
你身上的阳光,也温暖着我
你的活泼的性格是我最爱的
它挠着了我的痒处
你的羞涩的安静我也很喜欢
我知道你的想

睡眠

我想你已经睡了
而我正清醒着
我想你梦中的天空是清明的
而我面对的天空多么昏沉
我想我在清醒地看着你沉眠
而你在梦中对我耳语
我想我们在一个空间
却在两个世界
我想这样死死地熬下去
直到你醒来

钉子的疼痛

我如今理解了冰的疼痛
如果我真的是一颗钉子
如果你真的是一块冰
我看到春天到来时你的无助
尽管我是一颗钉子
我也有了被钉的疼痛

泪水的道路

当你流泪时,我不再给你擦拭
我想泪也会像血一样,一滴流淌的泪水
总会止住更多的泪
当你流泪时,我不再劝慰
我想这还不是绝望
泪水有着所剩的道路

沉默

沉默像漫无边际的黑暗
眼泪像划破黑暗的黎明
柔软清洁而寒冷


原地

你有另一条道路
我还等在原地

应答

我要谈一谈相爱的问题
它是个直接的问题
要么相爱,要么不相爱
前者是偶然的,是几十亿分之一的可能性
后者是必然的,是绝望的心
我们相爱了
我们互相诚实,互相认识对方的身体
互相牵扯着疼痛
互相遗忘其他
我们不相爱了
现在还是不可能的


硬与软

我会记得
你的最硬的东西是脾气
你的最软的东西是眼泪

羞于

如同我现在羞于说出真理
我也羞于说出对你的感情
这像酒在心里酝酿着
它们不再入口,过胃
它们把爱化为酒气
让心里的醉不再到达身体

进步吗

从你的绝望的青年时代
到我的无奈的中年时代
是一种进步吗


2006年4月—2007年11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