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6年诗存(2) (阅读2491次)



在岸上

这个人在岸上,忍受
烈日炙烤
他远处的人下水了
他身边的人下水了
这个人在岸上
只为羞涩.

老了

这样想来就老了。
老这个词就像一个烙印
心里有了,就再也去不去了。
只会越来越老啊
老到你离开了
我也不会留你。

我至为熟悉的某个人

我至为熟悉的某人
把他的生活过得
像芝麻一样。他遇上了
我至为熟悉的另一人
那个把生活过得
像黄豆样的女人
是偶然的
也是必要的

这之前,我潜水

这之前,我潜水。
水是蜜的。
在窒息中享受。
在黑暗里寻找光亮。
不断地与上升搏斗。
轻了,重了,
轻了,重了。
我轻轻地出来了
身体的重。
生 日 诗

这一天,便于记忆
关于起点和感恩的心.
到终结之日,它才找到伙伴,
否则每一天都是单独的.
这一天我想到要做点事儿,
到哪里,遇见了什么,感觉如何.
每一天都应该如此.
幸福理由

当我年老的时候,回首往事,
我不会为虚度光阴而后悔.
我会忍受贫穷疾病带来的苦痛,
平静地想,
我曾经花天酒地过.
而且是在
那么美好的年华里。

春雷

自然是一切的开始.
我听到了春雷.这是不常见的.
相比起来月亮
是很普通的了.
它常常出现在我的窗前.
这样想来,
月亮是近的事物,
春雷是远的事物.
而和我常在一起的,是更近的你
我想到的你。

心领神会

因为他在她身边,所以她在他身边.
因为他离开了,所以她无了影踪
因为说爱可以无限重复,所以说不爱只需要一次
因为想念总在沉默之后,所以沉默后不再说出
不明所以的诗

书生气与政治,是这个黄昏的语言
它们在符合我想象的东湖之中的东湖
酝酿成一杯虚与委蛇
我终于理解我所坚持的真理
是他人一眼能看出的错误
比如说他们总是在一起开会,开会
这就是我理解的政治
然后我就是传说中的书生气
把酒当酒喝,一定不醉

星星

昨夜坐在车上无意中发现几颗星星
一晃就再也看不见了.
它给我的心一阵把握后
又瞬间两手空茫.
我有时就这样看见自己
躲藏在无边的黑暗里
怀着无限的悲悯反观
与我越离越远
与远方相邻
黄昏

出门关门,下楼,出门左转,天在两座楼宇之间亲近而遥远.
每天黄昏,我有两分钟由道路到广场(借用柯小刚的词).有过一阵神清气爽
仿佛这世上所有的爱和恨都与己无关.
那一天中最后仅存的光明带着人世最深沉的惋惜
把所有的事物都变成剪影一般轻
我突然明白,这不是一种过场
在这两分钟里,我目睹了一天的死亡,它的美
日日提醒着芸芸众生:他们的活着很累的,累得忘记了死亡
是可以多么美
他想像一个孩子样过儿童节

今天是儿童节
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想过一次儿童节
他想像一个孩子样快乐
也想像一个孩子样哭泣
他想像一个孩子样争吵
也想像一个孩子样和好
他想像一个孩子一样
离爱情很远
而离成长很近
他想像一个孩子一样
还没有认识你
你甚至还没有出生
这就是一个儿童节,
他想像一个孩子样
不会对你说:爱你.
但他的未来
会遇见你,并为你
而快乐、哭泣、争吵、和好
为你老得糊涂
浮荡一生

关于我

曾经
我以我们说我
以你说我
以他说我

我们是我
你是我
他也是我

现在
我只有我是我

我的孩子也露出惊愕的目光询问
我们怎么是我
你怎么是我
他怎么是我
我无法向他解释这一切

我现在已经不明白
在我少年时,我是如何和世界混为一谈的
在我青年时,我又是如何结交兄弟的
现在,我的声音虚弱地发出wo的音
我好像更多地在听
有感

那最后的春天老于初夏
那夏天开始的热情夭折
多少人的季节里就再没有了
五月的鲜花和歌声

我日日经过的街道
只有一次真正走过
那曾经被丈量过的水泥路
已被无数次打磨翻新

那并肩而行的少年同学
我们时有相会于酒巴歌厅
歌女一曲<<春花秋月何时了>>
竟也惊起多少往事喧闹

思无所思,爱无所爱
旧梦不再眩晕.看童话的人说
如果有很多很多人在一起
那得要多大的森林
与张志扬老师,老拍夏宏相聚啤酒屋记

像这样的聚会总是会有多种指向
如许澄澈的情感使得交谈的音调
都有着和谐的旋律.
思想的光芒总是瞬间照亮
过去的日常,让它们又回归于一小盆
现实的火锅中.
老友尽管如鱼肉青菜品格不同,
但如此A等于B,一定有一个C存在.
可爱的可敬的C啊,当我们短暂沉默时,
它就显然出现.像一团氤氲之气

像这样的聚会总是不经意而来,
有时时间为之停止.一刀劈过水面.
十多年前种下的果实
每每还让你收获甘甜.这好像无关"革命的合法性"
却提醒你精神财富或资源.
一定与我们命定的苦难关联
那些童年的嬉戏,他国的故事
煮在一起,总是鲜艳的汤.被C滋滋喝响
然后起身,告别,相约,遗忘了
那些多少有些浑浊的啤酒

自白之一种

我读过诗,很年轻时
不只有这些 。我读过
一个老头子的文章
可爱的老头子!至今
他还在写作,但我不再读它

我种花,只是种花
很多时候看着它
和它说话。但
不曾说出口。怕人听见

时光在枝叶间穿过
开花是节日,它不常现
但可以缓慢等待
时光所剩无几
这些事 ,一生都不可能重来
我没有力量重新开始

基于偶然或可能的命运又怎能继续
并非听不见你的哀叹
你的绝望超过了边际

关于《污秽的人》一诗的说明诗

昨日午后,我们一帮无所事事的中年男人
酒足肉饱,逛至华农
不看满目苍翠葱郁
所见皆少女嫩白身体
所议皆体制外胡乱情事
所感皆我们的好年华不如他们的好年华
我们的青春是不是有点浪费了
纵然在自然真实的花草前有所停留
终是不知其名目而失去兴味
纵然能插身于一群蜡笔小新的观众里
却顾左右不敢言他,惊现背后的空虚
在莫名其妙的表演进行中
我们退场,惶惶然走向
阴影交错的前方
无了夜色那顿丰盛的宴席
喝两碗温热白粥 各各
回家
读《文楼村纪事》

沈浩波,这个在衡山认识的
可能的陌路人
今天是可能的朋友
因为他的一组诗
文楼村纪事
把我感动得流泪愤怒
那样朴素的真实的像立体的话剧一样的诗歌
要多有力量就多有力量地打倒你
谁让你沉默!让你堕落!让你无动于衷的!
你坚硬无耻地像一块石头
也滚到了一边

我并不想因此否定我们曾有的一切美妙无比的生活
也不曾坚持以为苦难以及卑微有多么了不起的温暖
甚至感动也短暂得像水流过指逢,和某位诗人谈到的爱情一样
但文楼村就像一个癌症
它痛苦的细胞不断地以几何速度扩展
今天是诗歌,明天是影像,后天是我的周围
它们和我一起瘦骨嶙峋,满目疮痍
谁也别想过完自己的一生
昨日记事:和老拍夏宏修远到房县招待所喝黄酒

终于到得老拍诗中的房县招待所
曲里拐弯地进去一条小巷
再右转就发现一户人家办酒席
不知道有何喜事,门前挤满车辆
天上搭上顶篷.老拍说,这就是了
进得屋去,一个个房里欢声笑语
我们来到过道,原来它就是所谓的大厅.
坐在大厅里颇有点晚来的味道
按老家的说法,更像是叫化子赶酒
这真是奇妙啊,带着泥土的气息的黄酒香在整个楼宇里飘荡
锅盔就着土鸡汤吃下又像是一群老农打牙祭
背上长刺的鳜鱼是小时候最美丽的鱼
现在半焦地躺在盘里露出被吃的无奈面目
毕竟是一鸟物哦
我们四个人喝了点酒,吃了点菜
有种天然要饱的样子
夏宏破天荒地打了包(后来估计一到城市中的灯红酒绿处就遗失了吧)
在这样浓烈的一家人的情份中
他酒喝到好处人就变得很硬
把我的中年的柔软狠狠地硌了一下
老拍是主人的姿态保持风度
但和修远在一起说话就更像两个古人
作揖打躬
离开招待所很远还保持敬酒的姿势
原来多年前他们认识不清
现在几杯黄酒都见了底
但我肯定没事,只要我还能叙事就不会有事
我记起我看了看房县的菜谱
能记得的菜也还是吃过的
干烧鳜鱼,土鸡野菌汤
它们的价格很高,因为他们坐车来到城里也要买车票
这是很久以前一个女孩告诉我的.她在另一个农家菜餐馆里
那家餐馆有很大的招牌
而这里是房县招待所
名符其实的招待所
不是客人找不到它的家门.


订座电话:50705698
和老拍林柳斌黄旭峰同游鄂州西山散记

    修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和尚并不是农民
当我赤膊走在鄂州的西山上
并给和尚们种植的疏菜浇泡肥尿时
突然一位居士手捧经书
笑吟吟看着我
哦,这是一方净土
由慧远老兄开垦的净土
此时此刻还是那样清净
我们走遍了西山
树丛里也发现不了****的人

我们这是才去过古灵泉寺
在进去前的片刻,老拍诸人没有发现我的犹豫
我已经有五年多没有进过任何庙宇
自从我被告知那里供奉的是偶像
并也认同之后
此次进入古灵泉寺,脚步经过大殿,还如踩在云里
到得后院"才子赋诗"处,才算落在实地
看见两颗百年铁树千年不遇地开了花
一颗开成宝塔,一颗开成莲花
莫名稀奇.林柳斌小弟一再说
两颗树为啥种得离那么远呢
答案却是在旁边的三贤亭里
亭内石壁上刻有一幅梅花石刻及梅花诗
其属“古今第一伤心人”的彭玉麟兄
这两株铁树的命运由此前定

与"才子赋诗"处相对的是"英雄避暑"
我一个人偷去瞅了个来回
那里已是和尚们生活的场所
外墙上贴着清洁值日表
让我想到这也是一个集体
一二个和尚正在用膳
喝着白菜米粥汤
三个和尚在另一间房好象在算账
我记住了他们多数叫坚什么持什么
这两个汉字就这样让我认识了
坚什么呢,持什么呢
什么并不重要的

我们这次算是在和尚的后院流连过久的了
后院原也是文人骚客最喜之地
他们在家住得久了就会跑到这里来住一阵子
也种点花草,也写点诗赋,刻点石头
要保存下来也就有了千年百年
干完这件事后还是会回去的
还有另外的文人骚客要住,要做短暂停留
就像我们一样
老拍终于和他喜爱的一座青石塔留了个影
那是一个人的法相
我还是和铁树开的花宝塔留了个影
这种自然的奇观还是我不能脱俗地喜欢啊

西山的最高处建有武昌楼
在武昌楼的最高处看到了落日
长江又是在这儿转了个弯
历史就会在这儿磕绊一下
我们这群想象中的战士
想到的却是在这里*******
并美其名曰:****
这必将成为一个典故
留在西山的记忆里
蕲春之行小记

                  我是这样到达了蕲春的:
                  在一个昏沉的睡梦中
                  我穿过了她黑暗的腹腔
                  在她的头顶上停留了两宿
                  呼吸到她呼出的鼻息
                  却对她的血肉一无所知
                  然后 我在同样的睡梦中离开了
                  就是这样
                  
                  现在 我要努力地忘却这个梦
                  让它不要干扰我的现实
                  在现实中,我的计划是
                  有必要做一只蚯蚓
                  赤身钻进蕲春的泥土里
                  或者 像一条没有穿衣服的鱼
                  游荡在她的小溪
                  仅仅如此

秩序或道理
                  一般是这样的:
                  男人在一起,谈女人
                  女人在一起,谈孩子
                  孩子在一起,谈玩物
                  依此类推
                  玩物在一起,谈男人
                  所谓心为物役也
衣服
                  我只有两套衣服.一套是诗歌,一套是散文.
                  我有一个习惯是不喜欢换衣服,一套衣服穿上了就懒得脱下来.
                  有时我厌倦了自己长时间穿一套衣服.这时就有种烦燥的感觉.呆在自己的屋子里,什么也不穿.
                  有人喜欢看我穿诗歌的样子.
                  另有人喜欢看我穿散文的样子.
                  我什么也不穿的时候,他们却看不到我了.也认不得了我.

有关太平山
                  关于太平山,我也有要说的话
                  它是我坦然居住的最高的地方
                  当命运已经决定
                  它将无辜地接纳我时,我和它
                  已完成一段由陌生到想念的爱情
                  
                  是的,直到离开时我还在想
                  它不是我爱的
                  我爱的是理念中的蕲春
                  它的东西人物,水土草木以至山川河流
                  它们足以构成我独有的蕲春地图
                  
                  漫漫无垠的怀乡病呵
                  它让我对任何不曾停留的土地
                  满怀凄楚.而在高高的太平山上
                  爬向更高.看那片越离越远的平原
                  越来越清晰

呼喊
                  在鄂州西山上,我大喊过一声
                  啊--------------------------
                  我感觉到这一声像一记闷棍
                  打在西山那条光滑的柏油路上
                  
                  在蕲春太平山上,我也大喊过一声
                  啊===========================
                  这声音像一只软绵绵的口罩
                  罩住了太平山的山口
                  
                  其实它们是相同的
                  无论是硬的声音,还是软的声音
                  出去了就不见回来
台风桑美
                  我看到风驱赶着雨兵侵袭大地
                  我看到膨胀的水像头野兽肆虐
                  我看不见一只鸟,一只动物
                  人民流离失所
                  
                  我听见有人声嘶力竭
                  风吹歪了他的脸
                  他在风中只为了向不在风中的人们证明
                  大树也被连根拔起
                  道路已变成河流
                  如果风息雨住
                  那些此刻消失的人会继续
                  蝼蚁的一生......
我说我爱潜江
                  我说我爱潜江
                  我与生俱来地爱它
                  因为我的家族史很单调也很简单
                  我没有其它故乡
                  我对于我祖父以上的历史都知之甚少
                  因为大约他们一直是农民
                  在潜江这块土地上繁衍耕耘
                  便使我可以骄傲地称祖祖辈辈
                  都是潜江人
                  
                  但尽管如此,当我的潜江朋友问我
                  是否在我的诗中出现过潜江
                  我想了想,确实没有
                  我有了一时的羞赫
                  以为自己是个不孝的人,虚伪的人,冷漠的人
                  但现在我有大的勇气说
                  我是真的爱潜江
                  我回到它的土地上,血液就会变温暖
                  这种爱已经改变了身体的基因
                  它把我同潜江这块地方的树木植物以及语言
                  牵连在一起 一起到达美丽与自然
二十年后见高中同学
                  作为一个从小就关心非现实之物的我
                  我的同学曾经都不见了
                  而前两天又一个个冒了出来
                  报出他或她的名字让我认出他们
                  二十年的光阴并不能改变什么
                  那些胖了的人也不能
                  让他们的眼睛和鼻子大起来
                  这样那些我注视过或注视过我的人
                  我承认他们是我的同学
                  那些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
                  也没有暗恋过的女同学
                  因为我们却听过那么多共同的话
                  而且还能谈起我也知道的糗事
                  我承认她们是我的同学
                  还有他们称呼的班长,我也要情不自禁地
                  称他为班长 天啦 我一直以为我也当过班长
                  原来这竟是非现实的吗
                  我是你们的同学,一个永远游离在班级之外的人
                  现在也游离于单位之外
                  当我有幸面临绝境
                  我也是一个游离的人,离生
襄阳这座虚构之城
                  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看看襄阳的古城墙
                  顺便也看到了那条史上最宽的护城河
                  这座我一直以为是虚构或传说中的城市
                  突然展现在我的眼前,是如此恬静
                  和我看到的真正的江南没什么两样
                  
                  古城墙既高大又厚实 如果它真实地存在着
                  那么郭靖和他的战友们也一定存在过
                  只不过,它的北边 我还是无法承认
                  那是北方强悍的游牧民族撒野
                  的地方,以及北方固有的苍凉
                  
                  古隆中我就一定不去看了,孟浩然是否在这里
                  长大 我也不想那么关心
                  襄阳这座虚构之城一直在我的远方
                  我现在住在它的黑夜里
                  如同它的人民把它遗忘,或者放它
                  在诗歌和小说中飞翔
在"搜狗"上搜中国地图
                  在"搜狗"上搜中国地图
                  放大到一倍就可以找到我现在在的武汉
                  放大到两倍就可以找到荆州
                  再放大就可以找到我的籍贯--潜江
                  再放大就可以找到熊口镇--我的家乡
                  但我遗憾的是再也无法放大
                  我因此找不到我出生的地方
                  它先属于贡士村,贡士村找不到
                  它后属于新林村,新林村也不见了
                  我只找到一个地名叫马场
                  它是新林村的邻邦,我最近的异乡
                  
象.形
                  老拍说出象形二字
                  我在中间加了一个点
                  一帮走向穷途的人
                  就这样认定了回归旧道德的命
                  又不得其终
中秋
                  今夜,如果你是月亮,
                  你就是孤独的.
                  你旁观着他人的欢乐
                  因为你是亲人,你是朋友
                  是那个被想念的人
                  而你想念古代
                  夜如水洗过的白昼

2006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