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画面 (阅读4286次)



《这里》

分开的山脊
滚下落石。草木屈从季节的轮回,这些
都是可见的。唯一的你,听到枝桠马蹄铁
哒哒地声音
哒哒的声音
让消失的人在整个夏季晃动,而寂静
在苍穹以上
你倒挂在云朵上,又掉下来,和很多人一样。

《存在》

未亡人用相似的脸
告诉我们存在。蝴蝶失去飞翔
成为斑阑的标本
当我们仰头,和死者获得交谈,并再度
置身于光亮中,那些时光
和灰尘
就仿佛塔尖上的疼痛
被我们忽咯不计

《结束》

还没有开始。这空中的花朵,露水的
睡眠。我们用手指接受窗户,飞翔的姿势
我朝向你,被光线复合的
另一个
那些在我们身内死去的事物,散发出腐朽
和新生的味道
在明亮的视觉里,为我们看见。

《画面》

在黄昏我仍可以看见你
飞翔的手臂,从白衬衫的夏天里升起
几乎在空中,欧鸟疾飞
留下的欢呼
在比空气还要清晰的
视觉中停留
我想起你,被云朵隐去的奔跑
以及被海岸线困惑
的身影
我将再次和你相遇,在海水
湛蓝的呼吸里。

《看见和看不见》

泥沙落下
从内部的山谷。雨是看不见的
在拂晓,昆虫在暗处
温湿的触角,也看不见。而在
我看见你之间
隔着
你尚未醒来的睡眠。


《是的》

很快,现在也会成为过去。白栅栏。台藓
爬过的窗
落地的泡桐。滴水的伞。在一个人的注视之下
突然生动
我想你,而这也将成为过去。

《深夜》

雨声会变得清澈
雨声
就在周围。屋子会暗下来
堆积在空气里
蔷薇孤单的香气
在陌生的城镇。在旅馆
这里到那里

《站台》

然后有什么就发生了。比我更早些到达的雨
卧在铁轨上,等待车轮的
又一次驱逐。异乡人散落在站台的
各个角落,像铁轨旁
安静的碎石
我已无法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他们来自哪一个省份
要去哪里。多数时
他们被站台上推车的叫卖声吸引,买上一包烟
或一盒方便面,红色。


《想起》

很多年前
这座桥就卧在河流上
发芽的孩子
坐在上面,和柳色一样青青
你曾是其中一个
后来
你是另一个
从河水中
浮起脸
看浮萍越集越多的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