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南京有个《东方》文化周刊 (阅读2633次)



南京有个《东方》文化周刊

  是的,马鞍山有那么两个诗人。是的,每年的“李白诗歌节”搞得百姓们鸡飞狗跳。但要打造一个文化之城市,这些并不够。事实上,作为安徽的一个东向的前沿城市,向来是南京的附庸,却是不争的事实。看看满街书亭中卖的那些南京的二流报纸,就知道了。可以说,这个安徽的钢城就是南京的一个文化殖民地。所以,在马鞍山的书亭看见南京的刊物,也就顺理成章;而在这个南京刊物上看到有关“梨花体”的讨论则又是自然而然之事:这本刊物向来是喜欢混网络、追时尚的。原本无意购买,不过封面上一个暴露的红衣女郎吸引了我的眼球,再看,则是“我们是否应该为诗人正名”,不看内容,就知道,一定是关于赵丽华和现代诗的。原本知道,那些诗歌之外的人也写不出个鸟来,但既然就在眼皮底下,何妨买了再说,甭管写的什么狗屁。
  关于赵丽华,关于梨花体,关于现代诗歌,有这么几个人写了几篇文章:晓敏、杜梅各两篇,李黎一篇,老克一篇,房子一篇。这些人除了李黎其他人一概不知,只知道这些人不写诗,包括李黎。其实认识不认识并不重要,单看插图,就知道这本刊物的趣向了——梨花教主成为诗歌写作的机器人,写作的动力来自于诗歌软件的插头;诗歌天使的实质已成为一只青蛙。这就是《东方》对当代诗歌的认识,这就是这本杂志的编辑们对当今诗歌的认识。众所周知,南京在中国当代诗歌的地理位置的重要性,然而这种重要性也仅仅体现在韩东、于小伟等几个人身上,对于其他人,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些诗歌之外的人意气风发地对着今天的诗歌指手画脚,吐沫横飞,在贬斥当代诗歌仅仅是回车键作业的同时,有没有想过,回车键敲得叮当响的,恰恰是他们自己?
  诗歌,或者说艺术,正面临着来自大众的鄙夷,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更有韩寒叫嚣说诗歌没有必要存在的荒谬之论。且不说诗人自己的诗歌写作如何,仅仅就大众来说,当丧失了对艺术必要的敬畏时,我们还有什么权利说自己是诗歌的国度?不幸的是,很多的人,正是打着诗歌国度的国民旗号对诗歌进行着恶搞。当八十年代的颠覆脱离诗歌(文学)本体而异化为对艺术的藐视时,我们确实该为诗歌在今天的地位而悲哀了。
  这本南京的《东方》文化周刊,是否该简称为东周刊,或许并不重要,反正中国类似的荒唐足够多,也不在乎多这么一个。只是一个巨大的讽刺是:一边是报刊杂志的言论极端“自由”,另一边却是苏非舒以裸体的行为艺术暗示诗歌正确的走向而横遭拘留,两相比较,个中奥妙自是不言自明了。
  是此,此类垃圾报刊将永不再看。
06.10.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