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个人的醉生梦死 (阅读2447次)



一个人的醉生梦死

仿佛一直是夜晚
短暂的雨水,适时打开了出口
世界安宁而微醺
天涯很远,檀香很重,四只角的小兽很近
屋檐压得低低。旧日亭台,旧日天气
那些甜,那些软,会逐渐将你遮蔽
直至,你微微泛绿,无止境地慢下来
2006.9.16.




坐车,游历,摇晃的梦境光影斑驳
你微倾着身子,言不及义地赞美和歌唱
天色总是微明,偶尔出现的人依然坚持沉默
人世有沧桑啊
你说:“现在。”  
然后低头打量垂着的双手
眼中有惊恐,悲伤,但除了安静地流泪
别无他法
2006.9.19.
                                          

无轨之旅

是雨天,你裸着脚
间或停顿,飞翔,吃白色的药片
四周空空荡荡,人们已经入睡
小翅膀的鸟,背后竖起一小片绿荫
它们轻轻叫着,旧事物就继续暗淡下去
灰的,细小的孤单
沙沙响着,渐渐就没了声息
2006.9.28.


欢颜

漫无边际的飞絮,看不清面容
试着停下来,坐到更低处,张望,犹疑
大地荒芜,更多人从身边经过
但不说话。你闭上眼,忍着泪水
忍着突如其来的病。很快的
那些风,那些青苔
就要覆盖上来了。你一动不动
仿佛看到了曾经的,细碎的喜悦,叮叮当当响着
2006.10.2.


她梦见

火车呜呜叫着,一个人站在路边
漫不经心地摇晃。更远处
下着大雨。人们撑着伞,擦肩而过
慢慢地,四周的人变得模糊
最后就消失了
她坐在车子里看着,觉得好奇
后来就累了,后来就睡着了
后来,另外一些人,再也没看到过她
2006.10.3.


她梦见

长时间无语。笛声渐残
一个人在很远的地方,长白发
风无边无际地刮着
她去过很多地方,见过许多人
不过都不记得了
郊外,似乎有人在哼唱什么歌谣
又似乎没有。月亮照着脚趾
有时快乐,有时悲伤,一切近似于盲目
2006.10.4.


荣耀

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光
新鲜而饱满
弥漫到,更低或者更高,更远处
人们互相亲吻,但不提及内心的柔软与美好
蜻蜓轻快地飞,整个下午都被擦亮
你抬起头
遍及全身的光辉
辽阔,清澈
2006.10.5.

无所事事

日子冗长,她可能睡着了,翻身
呢喃
周遭空无一人,细细的线无限延伸
时间仿佛停止。只有风还在吹
头顶上是蓝蓝的天
她把脚提了起来
跳一下,再跳一下,反复着,倒下,爬起
咯咯地笑,大地好像更空旷了
2006.10.7.


变形记

她蹲在路边,用尾巴把自己圈住
天就暗了下来。她乐于这样的转变
并且顺势进入睡眠,把整个身体缩进骨头里
成为一点。又想着变成庞然大物
长六只角,十二条腿
二十四双眼睛
2006.11.12.


去北方

想起2005年8月,坐着列车去北方
那巨大的铁箱子不停地发出
“咣当,咣当”的响声
让整个大地近乎悲哀地空了下来
陌生人来来往往,他们的脸若隐若现
像渐渐浓起来的雾
2006.11.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