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冰儿读诗康城篇一、二 (阅读2617次)



词语里奔跑的速度
――读《康城的速度》

冰儿

时隔两年,才读到康城的诗集《康城的速度》,面
对这样一本需要你全身心投入,甚至对每一个诗句,每一个词语都需进行再创造的诗集,我们
的阅读能力和心灵都将受到一次极大的挑战。在诗集里,你可以在每一首诗的每一个词语里找
到它们在宿命中为自己搭建起来的小窝,在这个小窝里,你可以尽情德驰骋你的想象,让词语
们成家立业,生儿育女。一个词语诞生出多个词语甚至整首诗。每一个语句都是注定要出现在
诗中的,它为作者本身及后来的写作者提供了多种写作和词语上的可能性。这一点在70后诗人
(尽管我不赞成这个提法,但它是是事实)中几乎是不可替代和绝无仅有的。这一点和康城本
人的诗歌观念也是十分吻合的。我们的诗歌应在文本和写作上为后来者提供一种范本或在语言
和方式上扩展更多的可能,除此无他了。写作方式及它隐含的更大意义远比诗歌内容(如早期
的朦胧诗歌,意象诗体现的象征,符号,隐喻要重要得多。康城将这种诗歌观念淋漓尽致地体
现在他的每一首诗歌中。
在<长诗及其注释里>,他写道:“你是一
个人的故乡/空间在体内裂开/你把自己解散”。似乎每一句诗都在引导你进入一个魔幻的语
言世界,在语义延伸的空间外打进词语的集中营,可分裂,可重构,每一个语句都是独立完整
又相辅相成的。而“你是一个人的故乡”则让人感到苍茫,荒凉,一种空旷又略带悲壮的孤独
。在<1996的第十二封回信>之一中有这样的语句“没有身体的桥梁把我们连在一起”。桥梁
没有身体,而我们的身体却可以互搭桥梁,桥是真实的,所以我们相通。多么奇妙的语言,我
想语言的魅力就在于此,你知道它的好,但无法说出,一旦说出则破坏了它的契合。
另外,诗集中有些诗句一触目就感气势恢弘,如“几个词成为黑夜的梁柱,你一走就要塌陷
。声音没有眼睛,导致我们无法见面。隔着水,玻璃,具体的事物成为阻拦,而进入是无形的
”《11月所能抓住的一个夜晚》等优秀的语句在诗集中比比皆是。但康城的诗中也不纯粹是充
斥着理性的语言。感性和思考的完美结合在2001年的诗里也体现得比较完整。在<东山的夜>
里他写道“裸体的鱼群无法入睡,背部的肌肉,瘦成刺。风流过,石头迅速复活。石头分裂,
在白天,1992年,在夜晚,它们则往各自的中心聚焦。”“语言砸碎石头,取出其中的婴儿”
-《桉树肉》,“关押的犯人一头未被命名的长发,不会产生坐立不安的想法,爱情是石头榨
出的水,而不是树木易生的叶子”-《毒药或新鲜空气》,这样的语言和想象都只能来自康城
,来自他对词语的天赋和敏锐的捕捉能力,无法模仿。
康城待人的真诚与善良也是少见的,这些气质与品格也
反映在它的诗歌里。如《2000年5月》里他写道“死亡笼罩最后一块岩石的咳嗽,近于破碎的
疾病,蝗虫一样袭来。咒语和祝福的血液注入,一具未完成的石像。母亲清洗阴影,掏空漆黑
的管道,中午他她到达担忧 儿子是衰老的催化剂。”没有一颗充满仁爱与悲悯之心是写不出
这样的诗句的。
01年写的一首《反光速》体现了康城在诗歌上独特的思维能力。“理由接受事实
,一根桅杆确立海平面。成见光一样从塑像上剥落,
思维有微弱的生命,诗歌到此为止。”事实上诗歌是永远不够
的,作者想要表达的远远不止这些。它是一种无限的拓展和扩张。每每读到这些诗句,我的心
便会一阵紧缩,为诗人的敏感,善良,对诗歌的虔诚与执着而感动着
。“诗歌至上”,这是康城常说的一句话,他也是这么做的。他的每首诗都体现了这一点。
甚至可以撇开生活,虽则诗歌是建立在生活基础上的,但真正的写作却是应该抛弃生活,作者
永远不在场。诗必须由词语和思想来完成,诗人在写作中已经不是他自己,他是一个藉诗歌说
话的常人,在诗歌中它是一些会说话的符号和文字,他的思维就是语言和文字所想要表达的。
康城把他整个的生活和生活观念完整的融入在一本诗集里,说生活观念并不准确,应该说诗歌
观念更确切些,对康城来说,生活就是诗歌,诗歌观念等同于生活观念,甚至没有生活,只有
诗歌。
想起康城常说的一句话,大意是“如果生活阻碍了诗歌,生活就变得可有可无了。”在生活
和诗歌面前,他毫不犹豫的选择诗歌。其实他的本身就是一首诗歌,与他交往,他的言行举止
无不散发着诗歌的气息。我记得广州诗人浪子说的一句话“没有不存在诗歌的生活”对康城来
说,这句话是最为贴切了。他身上充斥的诗歌气息和诗人气质是与生俱来的,这也是他的诗歌
之所以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纯诗的重要原因。
康城的速度是惊人的,200多个页码中收录的只是99-01年的部分诗作,。而在02-04年创作
的大量诗作中又出现无数令人惊异的诗作。最后想到一个问题,现代的写作者在创作
或者说语言和手法的创造上到底能给后来者留下些什么,我们的诗歌写作应该面对的应该是写
作者还是读者,虽则真正的写作者少之又少。对于真正优秀的诗歌来说,缺少的永远是发现的眼睛和时间的沉淀。遮蔽和忽略都是暂时
的,时间是检验一切的标准。就文本所提供的更多可能性来说,康城在国内为数不多的70后优
秀写作者当中无疑是突出的。比起当下大量千篇一律的模仿甚至是变相的抄袭无任何创造性可
言的诗歌来说,康城的诗歌写作和诗歌观念在更长的时间里一定会被更多的写作者
所接受和推崇,这是我个人的一点看法。
2004-5-27  5:04


语词中的存在――康城2002年至2004年诗歌阅读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语词中的存在――康城2002年至2004年诗歌阅读(冰儿 )

早在半年前就接触到康城的诗歌了,厚厚的《康城的速度》当时读来比较吃力。这源于他独特的写作方式和独一无二的充满创造性的语言。我想对于大部分与康城不太熟或者阅读他诗歌不多的读者来说,康城的诗对他们的阅读相对论坛其他的诗作的确要复杂些,甚至是晦涩的。对现代诗缺乏了解或保守的读者更是难以进入他的诗歌。康城对语言的要求太过严格,力求每一句都有其自身的意义,每一个语句都可以作为单个的诗句出现,语言之间的跳跃性非常大,张力十足。写作和思考的方式都呈纯开放型,其时正值他创作的旺盛时期,源源不绝的灵感和无所顾忌的表达使得他的创作达到一个令人瞩目的高峰。

2002年,康城的诗歌在语言及创作方式上又有了突破。相对而言,我更喜欢读他这段时期的作品,我以为后期的作品无论在语言的节制,语境的营造,诗歌本身在不动声色中体现出来的爆炸力都为他的诗歌辟开了一片更广阔的天地,他自由地游曳在充满灵性和张力的各种语言之间,在诗歌的天地里如鱼得水,将原来已经咄咄逼人的诗歌推向一个新的平台。

最初使我感到惊讶的是他一首名为《瑞竹岩》的诗歌,诗作看似游历,但诗人通过其独特的语言和特殊思维方式将诗歌表达得令人诧异,从未见过哪个诗人在一首描写景致的诗歌里将情感的纠缠,对事物的特殊认识,对灵魂与自我意识的叩问表达得如此隐蔽而完整,各种复杂的情绪在一首几十行的诗作里被呈现到极致。“呈现和水里不同的状态/岩石在山上/没有摆出对抗的姿态/生命的细微和幻化/保持不动的姿势/无从判断/石头是不是灵魂们的汇集/在水里/它们隐藏内心的矛盾/那些导致内部裂开的原因/.。尤其中间一节,“半山亭/风把眼珠和大部分器官吹出身/空荡荡的空间/山脚下是九龙江平原/无数的风在此交汇/ 原谅我不再提寺庙/我驻足的土地从来不分是非无数的人登临这座山/但没有一个人将与我的生命纠缠/到这里人类才懂得顶礼膜拜/ 一块石头,木片或者刺过树木的猛裂阳光/让人晕眩!” 应该说诗人通过语言呈现出的画面感和对情感和心灵的深度挖掘是人触目惊心。精神,情感,宗教,生命的信仰等等在短短的一节里糅合纠缠,它所带给人的思考和对心灵的撞击力远远超出了诗歌本身。

“我被分裂成两块/从外表你看不出来/真正的矛盾在内部/事情的起因可以确定/一块石头进入我的视野/当时她还年轻/肌肤光滑漫长的时间/周围的事物改变/我们的接近是一种偶然/需要/地球一瞬间的开恩! /我无法闭上眼睛/流泪/正如你所见/没有手可擦拭/”。诗歌与事物之间的联系被表达得几乎无懈可击,语言的奇妙之处就在于此,或者说真正的好诗歌就是作者能将个人的内心世界和外部事物恰当的衔接在一起,甚至能让文字本身呈现出来的远比事物本身和作者想要表达的更多。在这首《瑞竹岩》里,康城将自然环境与自身的各种复杂感受结合得准确而清晰,抽象与具象在此被抹掉最后的分界线,理性与感性的揉和使得整首显得漂亮而不失深度,这首诗歌读了多次,个人感觉是他目前写得最好的几首诗歌之一。

而在《痛苦的时差里》,在情感对于身体的折磨,感情与理想之间的矛盾,康城的表达却是感性而热烈的。很少看到他这么情感外露的文字,“我握着她的无意识/手指一节节地接近/诗还年轻/但眼波已经会流转/已经会用声音来削弱距离/我希望能接触到更多的身体/灼热/正在分裂的身体/痛苦的波浪在血管里/最终将到达她的尝试和克制/那些痛苦/仅用一个手指/接通我的全身/ 时差带着痛苦的表情走向我/她们坐在台阶上/并排/她们携带的不仅是气息/一些情绪的幼苗/恩赐、确定或是折磨/这三者中的一个将选择我们”。 这种在现实与内心中互相冲突的矛盾情绪轻易将人击溃,就其对心灵的冲击力而言,几乎要达到我们心灵所能承受的极限。

类似情绪和感觉的的还有诸如《新年的诗》 “新年把遥远折叠成亲切的小木桌/你眼中谦虚的人/从未考虑自身的人/不幸的比喻附上一杯酒/ 夜晚的手电划出不同大小的光圈/面前空无一人/我在想象中隐居/几乎丧失人的地位// 灵感最好的归宿是一张纸/一小节空白/ 栖息这样艰难/新年/一座会移动的房子/把静止抛出门外”。 还有下面这首《你在电话里哭》“你在电话里哭/哭得很仔细/在断续的叙述里/栏杆颤抖/拐弯/ /我代替你哭/文字湿了纸张/哭声储存在衬衫的斑渍里”.几个简洁的词语“谦虚,不幸的比喻,冲击力,昏沉,移动的屋子,颤抖拐弯”,诗人善良的心灵,敏感的捕捉能力,对事物之间丰富奇妙的联想在诗歌中呈现。再一次用语言证明了词语之于诗歌的伟大力量,它们是检验一首好诗歌最重要甚至唯一的标准。

另外还有他的一首短诗歌《搁置十年》也写的很奇妙,“一个人的名字搁置十年/再也不会有欲望/一个名字捆绑十年的重量/仍不能让记忆下沉// 周末/晕车吐出的压抑/代表长途的忠诚/但有谁肯接受一堆秽物//扶着一棵树/阳光才不致跌倒/ 站在湖的中心/四周都是不认识的声音/再次击打我/十年前的样子”。简单的文字饱含思考,它们是有力度的,在由事物表面向核心潜行的过程中再现了词语的魅力。在《11月所能抓住的一个夜晚》中,词语的魅力再次被体现。“几个词成为黑夜的梁柱/你一走/就要塌陷/掩埋一堆抵触心理//不同颜色的线条捆绑着人/这些足以阻挡我们挥发/互相渗透/直到观点在镜子里慢慢消失”.。前面两句对读者心灵的强行介入和结尾举重若轻的中止体现了诗歌技巧和对词语运用的得心应手。
2004年,康城的诗歌又有了新的变化,在这些诗里,他追求简单的形式,准确的表达,感性与理性的结合在他的一些短诗歌里得以体现。如一首《荒废》“荒废了/ 纸上的森林/大片的泥土/草/我们在上面建立交桥/还有倒塌// 一瞬间就看得见/ 眼前这些荒废”。《夜晚》“每个晚上/从字典里抽出一个词/填满纸张/需要多少个词/才能填满一个夜晚 /重叠、堆积/有的词语被压得喘不过气/有的词相见遥遥无期”.《可以想象,但未必》“直到慢慢有感觉 /嘈杂中传来金属清晰的敲击/一个词渐渐出现/一个女人/和她照亮的四周// 像一个陌生的词/站在面前/可以触摸/但不需要对话 ”。这些诗简洁明快,短小却精悍而厚重。词语的流淌与诗人感情流淌交汇成一条畅快的溪流,在形式上为自由和开放。
认识康城近半年,与他接触,无时无刻不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诗性,他的诗歌观念和诗歌态度(之所以不谈生活态度,是因为在他将生活几乎彻底地用诗歌的形式处理了)无孔不入的灌输给周围的人,并且用自身的状态甚至整个生命深入到生活的每个细节并使之完全以诗歌的形式呈现。
康城的诗歌极具可能性,我想诗歌和作为诗人的最大意义正在于此。最近看到里尔克的《致俄耳甫斯十四行》第二部作后一节的最后几行“如果尘世忘记了你的名字,且对寂静的大地说‘我流动着’,对迅疾的流水说,‘我存在着’”因为实在喜欢,就以此作为文章的结尾吧。相信康城的诗歌状态与他的诗歌将在更长的时间里永远奔流并且存在着,在语词中存在。
2004-9-23



多少好花空落尽
未曾遇着赏花人



本贴由冰儿于2004年9月24日20:29:22在〖第三说诗歌论坛〗发表.

--------------------------------------------------------------------------------
郑 重 声 明
1. 任何言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与乐趣园无关;
2. 禁止发表反动、色情和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信息;
    3. 禁止利用本论坛进行赌博、非法买卖等违法行为;
4. 禁止发表恶意攻击他人的言论;
5. 任何转载或转贴都应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

--------------------------------------------------------------------------------
搜狐搜索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论坛   超声波
热门词:


--------------------------------------------------------------------------------
本贴跟从标题:
在词语里奔跑的速度及回归――读康城诗集《康城的速度》 冰儿 20:32:21 9/24/04 (6K)
康城2002-2004年部分诗歌 冰儿 20:35:30 9/24/04 (9K)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